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半人鬼》主角胡玄乎大结局免费试读

《半人鬼》主角胡玄乎大结局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1-01-05 05:35:31    编辑:指间流沙
半人鬼

《半人鬼》作者:深湖,都市类型小说,主角:胡玄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无人敢去的山谷,流传着诡异的传说。我和伙伴深夜闯入,只为解开禁区神秘面纱,不料却遭遇怪物,是人还是鬼?为什么伙伴离奇失踪?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作者:深湖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半人鬼》 小说介绍

深湖新书《半人鬼》由深湖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胡玄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做嫌疑人的滋味真不好。那不是开玩笑的。不过目前看来这种情况远未发生。只是胡多多失踪了而已。我冷静下来,指了指她手中的手机说道:“既 ...

《半人鬼》 第5章:寻访

做嫌疑人的滋味真不好。那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目前看来这种情况远未发生。

只是胡多多失踪了而已。

我冷静下来,指了指她手中的手机说道:“既然你收到了他的微信,至少说明他的人生安全没问题,目前并没有出事。”

“他安不安全是另一个问题,至少我要知道他为什么失踪,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穆佳玉说是不是多多被人绑架了?

我也说不清他有没有被绑架。我甚至还不知道他那天跟我分手后一直没回家。

这就太奇怪了,他没回家是失踪了,可他怎么给表妹发微信,叫她向我来寻求他的去向呢?

我脱口说道,会不会微信不是他自己发的,是他的手机落在别人手里,有人冒充他发的吧?

如果他被绑架了,那就是绑匪发的。

不过这也说不通,绑匪给家属发信息或打电话,总是为了谈赎金吧。

穆佳玉冷冷地看着我说:“是不是要由你来告诉我该拿多少钞票才将他赎回吧?”

“怎么,你真把我当绑匪了?”

“这个问题要你来回答。”

我知道如果再隐瞒下去就难解嫌疑,就只好说胡多多那天是跟我一起去了我们老村寨。

“怎么,你们果然去了贵村老家?”穆佳玉皱了皱眉头。

“是的,你好像知道这一点?”我听出她话里的话。

穆佳玉这才告诉我,多多的微信里的原话是:我和金童去过贵村,有什么问题你跟金童联系向他打听。

早知道胡多多这么跟她说的,我也不必拐弯抹角。我责备她为什么一开始不提呢,搞得好像不知道我们去过贵村似的。

“我就是想看看你老实不老实。”穆佳玉冷冷地瞟我一眼。然后话头一转问道,“请你告诉我,他的话里蕴含着什么意思?”

现在轮到我皱眉了,分析说:“他既然提到去过贵村,难道暗示跟这事有关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他当然不可能自己玩失踪吧,一定被什么力量给控制了,而他不提在哪里,什么原因不回来,却只提了跟你去过贵村,还叫我有问题向你打听,这是不是证明他失踪跟去过贵村有关?而且答案你是清楚的。”

穆佳玉分析得头头是道,我不由夸赞她将来当个刑侦专家吧。但换来她一撇嘴,叫我别打岔,说正事。

我摊摊两手表示糊涂,真不知道胡多多为什么失踪,他给穆佳玉发微信只说明是从贵村回来而已,我跟他是在半路分手的,他七天未归,我哪里能判断是什么原因呢?

穆佳玉问我,你们在贵村有没有碰上过什么?

之前我只跟她说我和胡多多去过贵村,但还没有提到在村里的遭遇。不说实话是不行了,我就提到了胡多多声称见到一只大眼睛,还有他和我都见到的神秘人。

穆佳玉当即认为,多多的失踪肯定跟这两件事有关。

特别是那个神秘人,太有嫌疑了。

“你是说,多多可能被这个神秘人绑架了?”我问她。

“你认为呢?”她又反问我。

我认同她的说法。那个神秘人太诡异了。从他的外表上看貌似挺强壮,也许正属于匪徒特质。

但也有一个关键问题,他要绑架胡多多干什么呢?勒索钱财吗?怎么一个星期都不向家属开口?是因某种冤仇要加害胡多多?那怎么过了一个星期反倒是胡多多向表妹发微信来呢?

穆佳玉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报警吧。她摇着头说早报过了,警察说一个20岁的青年只离开家几天,不能算失踪,而且也没有证据表明他是被人绑架了,不能立案。

“那你认为要怎么办?”我又把问题踢给她。

她手一挥说道:“我想去你们老村一次。”

“你去干什么?”

“很简单,实地查看一下那个场面。”

我犹豫起来,事情弄到这个样子,确实太出乎我意外。我不能不想到爷爷提到过的胡大光,当初他就是莫名失踪的,而他曾经靠近过城墙,现在胡多多也失踪了,恰恰他也摸过城墙,两者是类似吗?

穆佳玉态度坚决,一定要去贵村实地查看一番,还要我陪她一起去。如果我不陪她去,那么她是不会放过我的。

没办法,我只好同意陪她去一趟。

我们乘上公交车,从县城往贵村方向去。

这样的旅程本来千载难逢啊,我跟这个早在幼年就倾心无比的美眉并排坐着,嗅着从她身上散发的芬芳,一路该是多么惬意欢畅。

可她的脸绷得紧紧的,毕竟她的表哥失踪了,她几乎是逼着我陪她去探查现场,只差拿把枪对着我脑袋了。

所以你可以想象我心里多矛盾,想跟她轻松地聊一聊,但她的小嘴闭得紧紧的。我偷偷瞄着她的侧面,真想在粉嫩脸颊上亲一口。

不过一想到重回鬼村,我就心里不安宁。

会不会又碰上那个神秘者?

还有城墙上的大眼睛,我该不该亲自去验查一下有没有?

到了再说。

我们在大路站点下车,步行进山。

来到那座小山包了,她也一样先要俯瞰一番。在下山前我说道:“玉女,咱们先说好了,到村里顶多逛一个小时,如果出来晚了,我们可能赶不回去的。”

她却淡淡地抛来一句:“赶不回去就在这里住一晚,不行吗?”

“不行不行,”我连忙摇手,“这是个废弃村落,夜里不知会跑出什么东西来。”

“你是说可能有鬼吗?”她冷傲地看着我。

“是不是有鬼我不好说,但有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有没有危险很不好确定。”

“那你确定真是人吗?”

“我也不确定。”

“既然要调查多多失踪的原因,最好能见到这个神秘者,弄个清楚。”穆佳玉很爽快地说,“我就是冲这个神秘者来的,多多的失踪可能就跟他有关。”

我说如果真要在村里过夜,必须要有所准备,可我们什么都没带怎么行?

她却拍了拍她背着的双肩包,说她早就作了一些准备的。我问她带了什么,她说是打火机,手电筒,面包还有矿泉水,甚至还有水果刀,防虫喷雾罐。

难怪她背的包似乎挺沉的。

我觉得让一个美眉背着就过意不去,提出由我帮她来背。可是她居然拒绝了,说了一句令我惊愕的话:“万一你也失踪了怎么办,我一个人没吃没喝没手电筒没打火机,夜里怎么熬?”

额,居然有这种考虑,什么心态嘛,咱俩一起出来探险,不应该同舟共济吗?她倒好,先设定我会失踪,她要保证自己能逃出去。

那好吧,反正我是这里的土著,光手光脚呆一夜也没什么,还是让她背着包享受安全感吧。

我们下了山包往村里走。她要求我把我们上次来的行动轨迹依次作介绍,而她就按照上次胡多多的行动线路走,先拿着手机到胡家旧宅前拍了一下。

我站在我家老宅前,这次我要好好注意一下里面有没有人。我捡了一根枯枝当防身武器,索性推开门进去,果然里面一股子老鼠尿味,熏得我差点吐。留下的那点破家具上布满灰尘。

屋子里又暗又潮,充满了霉味。

我的目光停在那些布满的蛛网上,特别是地上的灰尘,让我立刻感到不对劲。

如果有人在屋里活动过,这么茂密的蛛网一定受到破坏,地上积着的灰尘上应该有脚印。

可是蛛网的构造很严密,地上的灰尘很原始,没有任何痕迹证明屋里进出过人。

照片上显示的人脸就在门左侧两米处,我站在门里看得到窗口下的地面,根本没有搅动过灰尘的迹象。

“喂,有人在吗?”我故意大声朝屋里喊。

我们家的屋子是四间平房,还有后屋,如果有人躲在另外两间里就看不到。

没有人响应。倒是几只老鼠从角落里窜出来,从破了玻璃的窗口跳出去。

地面上留下一串细碎的小脚印。

老鼠脚印跟鸟脚印差不多,完全可以忽略。怎么瞧都瞧不出屋里进过人。

一个大问号又挥之不去。

难道我那张照片上显示的窗里的人脸,不过是光线折射形成的虚影吗?

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灵异照片,看起来蛮像一回事,其实很多是PS出来的,也有原始照片因光线的巧合留下的。我那张也如此吗?

但我否定这一点,因为照片在电脑上放大后,可以清晰看出里面的人脸,根本不可能只是光线造成。

我还以为趁这次重回,可以发现一些屋里呆着人的证据呢,没想到证据竟然证明屋里不可能进过人。可能在我们离开后就没有人进出过。

我连忙退出去。

再从外面仔细打量窗户,看不到里面有人。我举起手机又拍下几张照片,在手机上调看,照片显示里面没有人脸。

这时穆佳玉给胡家拍了照后,就对我说去看看城墙吧。

我忙问:“你以前听说过城墙的禁令吗?”

“当然听说过,我小时候不是常来作客吗?我姑夫姑妈多次强调过的。我也算半个贵村人吧。”

我迟疑地说:“可以去看城墙,但千万不要靠近城墙去。千万千万……”

但她没听完我的话就向树林走去。

刚进树林,我就听到背后有沙沙的声音。

回头一看,什么东西也没有。

但听声音分明是有人踩着草地走路。

“喂,金童,你磨蹭什么呀?”穆佳玉在前面叫着我。

我不想吓她,就跟在她后面走出树林。

拐过山壁,只听她嘴里轻声哇了一声。

她在草地上站定,愣愣地观望着前面的城墙。

我也瞪大眼睛望去,上次胡多多用手扒拉开的那道藤蔓口子早没了,几天之内被迅速封住。

穆佳玉问我,多多当时从哪个方位靠近城墙的?

我不放心地说:“你不会也想去重复一下他的动作吧?”

她居然说是的,她也要去接近城墙。

半人鬼
深湖/著| 都市| 连载中
《半人鬼》作者:深湖,都市类型小说,主角:胡玄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无人敢去的山谷,流传着诡异的传说。我和伙伴深夜闯入,只为解开禁区神秘面纱,不料却遭遇怪物,是人还是鬼?为什么伙伴离奇失踪?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