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完结版精彩试读 巴茗赫连琛无弹窗完结版完整版

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完结版精彩试读 巴茗赫连琛无弹窗完结版完整版

发表时间:2021-09-20 14:34:24    编辑:大脚板
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

火爆新书《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是杨家坤少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巴茗赫连琛,书中主要讲述了:【完结爽文】初见,她大姨妈来,洁白裙畔血迹斑斑,被搂着情人的他嗤之以鼻。  再见,他和情人约会,却正好被手拿相机的她拍个正着。  三见,相亲的咖啡厅里,滚烫咖啡从他头上淋漓而下。  “我巴茗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花心男。你这样的男人,我死都不会嫁!”  她拉下他领带,气焰嚣张到不行。  “听说,你还是老处女。”    他薄唇缓缓吐出这句,墨色瞳仁满是促狭笑意。  她俏脸黑的彻底……

...

作者:杨家坤少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是杨家坤少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巴茗赫连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他蓄著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 ...

《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 第十一章 阴谋?

他蓄著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啧啧,人长的这么玉树临风,可惜了,是个衣冠禽兽。

巴茗在心里不停地腹诽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赫连琛端起桌上的咖啡,微抿了口,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如黑夜星辰般幽黑的眼瞳散发出幽深的冷意,嘴边扯出意欲不明的笑意。

“巴茗小姐,在心里腹诽我腹诽的爽吗?”

他的眼瞳一直灼灼的盯着巴茗,似乎想要从她身上盯出个洞来。

突然的声音让巴茗猛地一震,抬眉正好迎上赫连琛幽深的眼瞳,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嘲讽。她愣了愣,这男人会读心术不成?

巴茗为了掩饰自己心底的慌张,赶紧端起眼前的饮料抿了一口,抬起手腕看看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找个借口遁了再说。

她藏在桌子底下的手偷偷地拿起廖小彭的手机,点开联系人,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早在相亲开始之前,她就和小彭把手机换了过来,想必现在那丫头正悠闲的喝着咖啡吃着点心,可她却苦兮兮的在这里陪着眼前这个衣冠禽兽打哈哈。

“小彭,赶紧给我打个电话。”她抖着手指打出了一句话来,廖小彭如果还有智商的话,就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眼看着巴茗不再和自己争论,反而一脸沉着冷静的瞄着桌子底下,不用多想也知道她在叫帮手帮助她,或许过一会儿就能听见她说“对不起我家里着火了”或是“我姑***二舅的外甥女的表妹出车祸了,需要回去一趟”之类的借口。

他来相亲之前的打算原本是和她一样,聊的差不多便找个借口离开,但是在见到自己的相亲对象居然是她的时候,这个念头飞快的在他脑海中消散。

既然上天都注定了他二人之间的缘分,他又怎么会轻易错过呢?

这时,巴茗手中的手机如她预料的响了起来,怪异的铃声充斥着整个咖啡厅,周围的人已经第二次投来不满的目光了。

巴茗不动声色的瞥了赫连琛一眼,夸张的说道,“哎呀,是我家里人打来的电话……”

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扬手示意她请便。

然后巴茗就在他的注视下接听了电话,还故意把声音扬得很高,就像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一样,“喂?我在相亲呢……什么?家里的狗难产啦?好的好的我马上回来!”

挂掉电话,巴茗清澈的眼神中含着歉意,“真是不好意思啊赫连先生,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实在是没办法要回家一躺,这一次的相亲就到此为止吧?再见……哦不,再也不见!”

“好啊。”

赫连琛出乎意料的爽快,这让巴茗心里生出了几分疑虑,盘算着这个男人真有这么大气?该不会暗地里有什么阴谋?

“那我走了,咖啡你结账啊。”来不及多想,她现在只想早点离开这个男人的眼前,和他在一起总是觉得浑身上下都跟长了痱子一样别扭。

“廖小姐……”

身后传来低沉清冷的声音,巴茗疑惑的回过头去,只见他唇边勾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眼底意味颇深,唇轻轻动了动,“我还会联系你的。”

说罢,他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那里面可存着廖小彭的手机号呢!

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
杨家坤少/著| 言情| 完结
火爆新书《悍妻来袭:总裁请接招》是杨家坤少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巴茗赫连琛,书中主要讲述了:【完结爽文】初见,她大姨妈来,洁白裙畔血迹斑斑,被搂着情人的他嗤之以鼻。  再见,他和情人约会,却正好被手拿相机的她拍个正着。  三见,相亲的咖啡厅里,滚烫咖啡从他头上淋漓而下。  “我巴茗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花心男。你这样的男人,我死都不会嫁!”  她拉下他领带,气焰嚣张到不行。  “听说,你还是老处女。”    他薄唇缓缓吐出这句,墨色瞳仁满是促狭笑意。  她俏脸黑的彻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