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老女人摸逼 老女人逼逼

老女人摸逼 老女人逼逼

发表时间:2021-06-19 13:31:12    栏目: 资讯

老女人摸逼 老女人逼逼

老女人摸逼 老女人逼逼

    十方葬地第五百八十六章:百家讲道王长老,大尊巅峰,是与老狐狸同一辈的人物,且是三院元老,身份无比尊贵。

    就算是现在的孔院院长柳幻雪见到他也得行晚辈之礼,恭恭敬敬的叫声王老。

    可就是这么一个学识渊博的前辈,此时却激动的老脸泛红,甚至紧张的额头浮现出了细汗。

    看到王长老激动的朝他们走来,木尘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这下不可能下去装“新生”了。

    边上,还知情的杜淑媛还以为是她带来的新生无意间冒犯了王长老,急忙迈开修长的美腿先一步冲到了木尘等人面前。

    “你们几个刚才!还不马上向王长老道歉!”

    她呵斥,暗中却在不停的对他们使眼色。

    而此时,王长老已经到面前了。

    “长老,新生年纪小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我这就让他们给您道歉。”少女连忙说道。

    老者闻言冷汗那个流啊,这可是三院的荣誉大长老和一众荣誉长老,且还是有封号的鼻祖。

    上不拜圣人,下不跪皇主,城主见人行礼,大贤对面弯腰。

    让这么一群牛人给他道歉,别说他只是一个三院长老,就算是皇主都受不起。

    等等,方才他们貌似对自己弯腰来着,这是要折寿啊!

    想到这,王长老脸色苍白,对着木尘等人就要行大礼。

    “王老,使不得。”

    木尘阻止了他的动作,这下四周的新生包括杜淑媛全都傻眼了。

    什么情况?堂堂的三院长老居然要对一群新生行礼,而且态度还是那么的无比恭敬。

    事实上,如果按辈分来算,木尘他们虽是圣贤,但毕竟年纪太轻,本是当不起对方的大礼。

    但问题是他们的身份太超然了,有正经封号的人族之子,且三院能有现在的繁华,亦是因为他们的缘故。

    可以说,在世人心中,木尘这些人就是新的百家,而领军者木尘,位同诸子中的孔圣。

    杜淑媛是个聪明的女子,震惊过后很快就想起了一个可能,惊呼的看着眼前这个让她觉得很熟悉的“新生”。

    小乌龟慢慢的从木尘怀里爬到了他头上,随后,改天换地之法散去,一群人正式亮相。

    死一般的寂静。

    新生们机械似的看向不远的雕像,然后再看向他们。

    下一刻,声响冲破云霄。

    ……

    “木尘回来了!”

    消息飞传,很快就惊动了整个孔子学院,所有学子院老得知后立马蜂拥而来,连那些在闭关的年级学子也是如此。

    很快,整个百家广场给围的密密麻麻,大排长龙。

    看着四周将近三万的学子,木尘的脑袋当场就大了。

    院老们先后上前和他们交谈。

    “回来啦。”

    “一去多年,可让我们这些老骨头好想。”

    “这几年来的新生想见你们都想疯了。”

    “一定要在学院多待一段时日。”

    寒暄过后,罗思媛不禁问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学城不是早就建好了,怎么还有这么多学子留在此地?”

    “今日是半月一次的百家讲道之日。”一位姓赵的院老回道。

    这亦是三院的传统,从学院建立开始,诸子百家每隔半月都会举行一次公开布道。

    不分种族,没有界限,什么人都可以来聆听。

    回想古时期初,百家讲道那不仅是学院的大事,同样也是人族的大事。

    圣贤亲自论道,这可是大机缘,每每都会引来无数修道者,繁华鼎盛。

    尤其是孔圣布道,就连皇主和外族之主也会前来听道,号召力众所周知世界。

    当然了,这些都是以前。

    随着诸多子的陨落,百家讲道虽然一直在继续,但号召力就开始呈断崖式下滑,赶来的人也愈来愈多。

    到了后来,来听道的基本都是三院的学子,外人几乎可以远大于。

    盛极必衰。

    这也是历代院长和院老心里的痛,尽管他们都想让百家讲道重现辉煌,奈何实力不够。

    就如这一世,三院院长都只是处在大尊巅峰,这个级别的强者讲道虽也有娱乐性,但对于尊级以上的修道者就毫无太大的作用了。

    铛铛铛!

    院钟响起,悠悠扬扬,传音极远。

    这是表示百家讲道即将开始的钟声。

    广场四周的学子原本还想多瞻仰一下木尘等人,可一听钟声,只好无奈的找个地方坐下。

    百家讲道不仅是先人留下的传统,还对三院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谁也不敢破坏这神圣的时刻。

    万众收声,无人喧哗,静静的等待着讲道开始。

    这一次的讲道者是王长老。

    钟声响了九下停止,王长老走入广场中心,先是焚香敬天地,歌颂先人,然后伸出手对着天空一抓,白云落下,幻化成一个蒲团。

    然而,他并没有坐上去,而是对着四周学子说道:“有请三院荣誉大长老木子木尘为大家讲道!”

    不远,木尘一愣。

    台下的学子这时再也按耐不住澎湃的心情了,一齐的高呼木尘的名字。

    王长老走到他面前,恭敬道:“大长老在此,老朽自是不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还请大长老为我等解道。”

    “这不好吧。”他面露犹豫之色。

    其他长老见状纷纷开口相劝。

    “大长老请不要推辞,三院之中,没人比你更适合开坛布道。”

    “能倾听大长老的道音,是我们的福气。”

    “以您在学子眼中的地位,在场之人无人能比,就当是为了崇拜你的后生,这次的百家讲道非你莫属。”

    “那好吧。”

    话都说成这样了,木尘自然不好拒绝,迈步不急不缓的走向广场中心。

    众人见木尘真的走进了广场,全都激动的不能自己,有着女学子甚至兴奋的抓破了身旁人的院服。

    面对将近三万的学子,木尘定了定心神,伸出手做出往下压的动作。

    瞬间,万籁无声。

    另一边,王长老施展神通将木尘的雕像移到了他身后,因为记载中曾经的诸子在布道时亦在自已的雕像前。

    看着自己的雕像,木尘无奈的笑了笑,盘坐蒲团上。

ed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