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庶妃当道》主角燕姜沈逸在线试读最新章节

《庶妃当道》主角燕姜沈逸在线试读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21-05-13 10:02:56    编辑:张广宁
庶妃当道

《庶妃当道》是墨七攻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妃当道》精彩章节节选:逆天改命,血泊中乱世重生。  她是公主,也是怀抱仇恨的一缕幽魂。  夫君虚情假意?姐妹两面三刀?皇后紧逼迫害?再世为生,她又怎能任凭旁人欺辱!  斩夫君,惩小三,迫皇后,步步为营!  怀中秘宝成了掌控天下的钥匙,各路美男接踵而来,谁是真心谁又是假意?  然她浴火飞翔,管你是真是假,只要敢算计,她定叫那人生不如死!  携手天命,这乱世,终将在她脚下臣服!  且看娇弱公主如何睥睨天下,傲世为凰!

...

作者:墨七攻 状态:完结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庶妃当道》 小说介绍

《庶妃当道》是墨七攻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妃当道》精彩章节节选: 在场几人中除了燕姜外全都愣住,尤其是萧锦瑟,在看到来人后甚至顾不得手中抱着的观音图,腿一软便跪倒在地。“参、参加陛下!”燕姜亦是 ...

《庶妃当道》 第九章 当头棒喝

在场几人中除了燕姜外全都愣住,尤其是萧锦瑟,在看到来人后甚至顾不得手中抱着的观音图,腿一软便跪倒在地。

“参、参加陛下!”

燕姜亦是随着这一声高呼缓缓跪地,只是她面色平静,气态清和,毫不似其余二人那般狼狈。

燕王一身常服站在门外,眉宇之间皆是风雨欲来的冷冽。而在他身边好巧不巧正站着的是林思齐,见屋内情景,唇角微抿,却是没有说话。

“你们好大的胆子!”燕王冷声怒道,眸光杀至几人面上,“朕下令不许任何人靠近这珍宝阁,你们当儿戏不成!”

“父王息怒!”没给萧锦瑟开口的机会,燕姜徐徐拜倒在地,不卑不亢道,“儿臣并未忤逆父王之意,只是事出有因才不得不来这里。”

燕王冷冽目光打在燕姜身上,像是要将她看个通透。然而盯着半晌却只是冷哼一声,面色不善:“有何原因?”

“儿臣年幼时,母妃曾留下一直簪子。原本那东西好端端放在西凉殿中,但却于昨日晌午的时候无故丢失了。”

燕姜见燕王并未打断自己,不自觉挺直了腰杆复而开口:“儿臣派人寻了很久都不曾找到,心急之下听得宫人建议才来了珍宝阁看看。儿臣不过是想寻到那支簪子以示念母之心,绝计不是想要违背父王之意的!”

燕王的眼睛眯了眯,没有说话。

木贵人曾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却也是最让他失望的女人。因着前尘旧事,连带着她生出的女儿都让自己厌烦。只是看着燕姜眉眼之间似曾相识的样子,尽管心中依旧恼怒,但眼神却柔和了许多。

“找到了吗?”沉默良久,燕王蓦地出声。

燕姜神色掠过诧异,很快低头道:“尚未找到,不过因此扰了父王心情,儿臣着实罪该万死。儿臣见父王与三殿下似是有事要办,便先退下了。”

说着,她起身行礼,先是快步走到萧锦瑟身边将她拽起来,示意她将观音图重新挂上去。

而后又侧身对初晴点了下头,初晴正欲将怀中东西悉数放下时,却听得身边柳岸惊呼一声:“呀,这不是公主的簪子吗?”

在场诸人沿着柳岸的视线望去,果然见到初晴手中正拿着一支簪子,预备将其放进首饰盒中。

燕姜一个箭步冲过去,夺下那簪子仔细看了许久。她眼中含泪不住抽噎着,面上皆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谢天谢地……”她小声低吟着,将簪子按在心口,一副视若珍宝的样子。

“公主适才不说没找到簪子吗,怎地忽然就出现在这宫女手中了?”此番情景说这话明显不适合,但林思齐站在门边却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疑道,“莫不是那宫女知情不报?”

燕王听了他的话后眉间平添蹙痕,冷冷瞪着那宫女,而后看向燕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是、许是初晴她没注意到……”燕姜犹豫着开口,可那神情却像是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公主护短也要分场合,依我看,这宫女不是没注意到,而是存心的吧。”林思齐不嫌事大,有理分析道,“明知你是来找簪子的,却刻意不告诉你。也不知那簪子到底是早就在她身上了,还是顺势偷得……”

偷盗宫中物品,其罪当诛。

林思齐此话一出,初晴急忙磕头哭道:“陛下明鉴,那簪子是公主让奴婢拿的,奴婢没有偷东西啊!”

燕王尚未开口,就见燕姜身子一晃,随即用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初晴:“初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怎能如此胡说八道!”

初晴身子一抖,心中猛然升起不好的预感。而不等她再度开口,燕姜便抬高了音调道:“我是让你拿那白玉簪子过来,何时让你拿这支金簪了!分明是你另有私心,我有心保你,你却还要倒打一耙!”

燕姜说着身形便有些踉跄,幸得柳岸扶住才方站住脚。她眸中含泪望向燕王,竟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事情到此便已然有了结果,燕王自是比谁都清楚那盒中放了什么,是以燕姜的每一句话他都不会怀疑。

“来人,拖下去杖毙。”轻描淡写一句话,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燕姜站在原地脸色苍白,可那掩住的眸中神色却是冰冷无疑。她从未想过要与任何人争斗,但偏偏这些人不放过自己!

与其日后被他们算计,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初晴,你怪不得我心狠,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结果!

初晴的叫喊犹在耳畔回响,气氛顿时有些冷凝。燕姜对着早已经吓傻的萧锦瑟使了个眼色,二人行礼告退。

燕姜在经过林思齐身边的时候,余光竟能瞥见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心中顿时起疑,却不等她细想,就听他高呼道:“这是什么!”

侧头见他正好俯身,从萧锦瑟裙袍下摆拾起一样东西。

竟是一块玉石!

燕姜眸中募得滑过一丝明了,然她还未开口,就听萧锦瑟略带薄怒:“三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话应该我问萧小姐吧?”林思齐邪气一笑,将手中东西呈给一边的燕王,“陛下不妨看看,看着东西是否属于这珍宝阁中?”

燕王扫了一眼便确认这是木贵人生前最喜欢握在手中把玩的玉石,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掠过玉石投射在萧锦瑟身上。

冷怒不言而喻。

“父王,此事定有蹊跷!”燕姜见状,急忙站至萧锦瑟面前,焦急道,“萧姐姐是专门来珍宝阁帮忙寻簪子的,又怎会……”

“萧小姐是公主邀请前来的吗?”林思齐却打断她的话,直接问道。

燕姜一怔,音调低沉:“不是……”

“不是你邀请的,便是自发前来。这珍宝阁明明是陛下禁止进入的,她为何表现得如此热忱?”林思齐头头是道分析着,“且看她最初见到陛下时的惊悚,若不是心中有鬼,又怎会那般反应?”

“三殿下你别血口喷人!”萧锦瑟终于反应过来,咬牙喊道,“我才没有……”

“若是没有,那这玉石又该如何解释?”林思齐回眸点了下那玉石,适才他做得巧妙,在场诸人不会有人看出端倪。

萧锦瑟百口莫辩,一张脸由红到白,终是磕头在地哭诉道:“陛下,臣女绝没有偷东西!陛下明鉴啊!”

燕王冷冷看着萧锦瑟,没有吭声。

见此情景萧锦瑟更是一颗心跌倒谷底,自己这位姑父的Xing格,她在皇后身边观察多年自然相当了解。

对方喜怒莫辨且手段残忍,若是今日真得信了林思齐所说,只怕她Xing命难保!

正在形势最紧张的时候,门外却传来几道匆忙的脚步声。而后一道“皇后驾到”的呼声,打破了这方迥异的气氛。

各人神色莫辨,萧锦瑟满目惊喜,林思齐好整以暇,燕姜眉宇轻扬,燕王冷眸无视。

当萧皇后进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四张脸。

“陛下,臣妾听闻珍宝阁出了事便赶了过来。”她犹自说着,目光微沉,“都是臣妾管教无方,才使得她们这般胡闹!”

“哼,你的确是管教无方!家门中女儿竟然如此手脚不干净,也不嫌丢人!”

萧如意心中一僵,适才她正好在旁边的园子散步,听到出事就赶了过来。对事态发展她多少也听宫人们说了,见燕王对此深信不疑,不由换上一副悲戚面貌,下跪道:“陛下息怒,锦瑟往日里虽跋扈了些,但也不至于偷盗啊!她好歹是萧家的女儿,怎可能做这种糊涂事!定是刚才不小心挂在了身上,所以才引起误会!臣妾还求陛下明鉴啊!”

“是啊父王,萧姐姐出身萧家,什么没见过,又怎会贪图一块玉石呢!”燕姜闻言,不由出声在一旁帮衬着,然而这话听在燕王的耳朵里,却变了滋味。

“好,好一个萧家!听你们的意思,这宫中御赐之物竟是比不得你们萧家了!”燕王怒极,将手中玉石愤然砸在萧如意身上,毫不留情面。

萧如意心中忿忿,对于燕姜刚才的帮衬恼火不已。可眼下怎样平息燕王的怒气才是最重要的,她急忙扬声:“臣妾并无此意,集合整个萧家也抵不过一件陛下的御赐之物啊!只是锦瑟这孩子是臣妾从小看着长大的,萧家家风严正,怎会容得子嗣乱来呢!”

燕王眉头不自觉跳了跳,忽然觉得头疼不已。

事实上他也不信萧家的女儿会做出偷盗一事,但想想最近萧家在朝堂及市井中的盛气风头,便有意提醒他们一下,谁才是主子!

“萧锦瑟,擅闯宫中禁地,罚闭门思过三月,抄《女戒》一百遍!”沉吟片刻,燕王眸色稍缓,但语气冷凝,“萧自正教女无方,罚俸半月,着其明日于上书房见朕!”说罢,甩手离去。

燕姜听着燕王缓缓离开的脚步声,心中说不失望是假的。

林思齐虽然出其不意借助此局将萧锦瑟拉下了水,但此番惩罚结果却是最轻的,也是她最不愿看见的。

原以为能将萧锦瑟正法,不料萧家势力过大连燕王都无法强制行动,看来她若想成功,只得回去后细细谋划了。

“燕姜啊燕姜,你可真是好手段!”

正出神之际,忽听得萧皇后冷笑一声。燕姜抬眸,与其对上,却是不卑不亢,态度清平。

庶妃当道
墨七攻/著| 都市| 完结
《庶妃当道》是墨七攻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庶妃当道》精彩章节节选:逆天改命,血泊中乱世重生。  她是公主,也是怀抱仇恨的一缕幽魂。  夫君虚情假意?姐妹两面三刀?皇后紧逼迫害?再世为生,她又怎能任凭旁人欺辱!  斩夫君,惩小三,迫皇后,步步为营!  怀中秘宝成了掌控天下的钥匙,各路美男接踵而来,谁是真心谁又是假意?  然她浴火飞翔,管你是真是假,只要敢算计,她定叫那人生不如死!  携手天命,这乱世,终将在她脚下臣服!  且看娇弱公主如何睥睨天下,傲世为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