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喜雀》主角丁家堡白雀免费试读大结局

《喜雀》主角丁家堡白雀免费试读大结局

发表时间:2021-01-19 23:18:01    编辑:陈医生
喜雀

火爆新书《喜雀》是夏忻然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丁家堡白雀,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上人人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长明阁圣使、桀骜冷艳的大杀器白雀,居然能被一块人形膏药粘上了......她发誓,自己来这人世走一遭绝对是为了正事,只是这事态似乎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坑品保证,小树苗求喂养(???_??)?)

...

作者:夏忻然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喜雀》 小说介绍

《喜雀》是夏忻然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喜雀》精彩章节节选: “很好。”懒散的嗓音幽幽从墙头传来,“你可以回去了。”黑衣女人没动,竟有些迟疑,“ 可是大人,整个别院都有暗哨,那小姑娘要怎 ...

《喜雀》 第30章 好戏开场

“很好。”懒散的嗓音幽幽从墙头传来,“你可以回去了。”

黑衣女人没动,竟有些迟疑,“......可是大人,整个别院都有暗哨,那小姑娘要怎么出门呢?”

“你说得有理,如果她出不了门,岂非白费了我一番心思?”墙头的人换了一个姿势,以手托腮,“所以我早就给她算好路了。”

“大人指的是?”

“地鼠尚能给自己多钻两个洞,诸葛青那老狐狸,怎么会比地鼠更差呢?”那人嘴角渐渐勾出一个艳丽的弧度,“只希望小姑娘千万别让我失望,否则,大戏少了主角还怎么唱?”

别院里的挽兮果然没辜负这人的期望,很快就和他想到了一块儿去。

那留纸条的人若是真心想要引她出去,又怎会不清楚她眼下的境况?如果不想算盘落空,那必然是认为她能出去的。

可是出路在哪儿呢?

她抱臂,盯着院门看了许久,强闯大门而出是肯定不行的了,偷摸爬墙出去嘛,这别院一定有诸葛先生的岗哨。

那么剩下的唯一一条神不知鬼不觉的出路,就只有在......

推开院门,她的视线重新落在了自己的房门上。

若要无人得知,那最好的地点自然就是在自己屋里了。

修行者普遍喜静,也不需要多进饮食,所以平日里并不会有人来送吃喝,而作为别院的贵客,更不会有不知规矩的人来打扰。

今日是诸葛青与鄢列约定的日子,那么她只需在晚上之前赶回来,就无人能知晓她今天外出过。

主意一定,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挽兮急迫地进屋寻找了起来,柜子、抽屉、床底、博物架......能找的地方绝不放过。

“好像没什么异常啊。”挽兮摸着下巴沉吟,这些东西看着不像是有藏机关的样子,难道是她猜错了?

如果她是诸葛先生,会把密道入口藏在自己家哪里呢?

那暗中之人既然笃定她能出去,那么这个可猜测的范围也绝不会很大。

屋子里会有客人,万一被误打误撞发现了密道可怎么办,这么一想,屋子里的猜测似乎也不是那么牢靠了。

又将屋子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仍无异样后,为了掩人耳目,挽兮掐了个隐身决,才又在院子里翻找起来。

最终,她把视线锁定在了后院那口深井上。

别的院落有没有水井她不知道,但是她的这一口井,乍眼看去并没有什么问题,仔细一看才发现少了个部分。

“没有水桶?”挽兮嘀咕,尽管一般人也不会在这打水,水桶被拿走了也属于可理解范围,但是现在她抱着怀疑的态度,再看这口井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探头朝井中望去,井深并不算浅,井底偶尔闪过的粼粼波光,也说明这是一口有水的活井。

挽兮思考了两秒,忽地从旁边的花坛里找出一块石子,用力投入了井中。

石子很快就落入了水里,没有激起水花,也没有半点落水的回声。

“真的是幻象。”挽兮终于露出了笑容,松了口气,“总算找到你了。”

既然密道已经找到,她不再浪费时间,纵身投入了井中。

轻风拂过,空气里只余少女淡淡的幽香,再不见人影,而这一切一如所料,整座别院无人知晓。

......

井底下,这里的一切并不如挽兮猜想的那般阴暗,反之,灯火通明。

精美的琉璃器皿里承放着鲛人油膏,据说一丁点儿就可以燃上数天而不灭。

挽兮心系帝药的线索,看见这四通八达的地下密道,只觉一阵无力。

也不知道这些密道都通往何处,可有死路或陷阱,为今之计只能先把有空气流动的通道先找出来了。

摊开手掌,青蒙蒙的微光化作丝丝缕缕的长线浮现,这些发着光的线条就像有鼻子似的,在各个岔道口打着转,遇到新鲜空气再延伸进去,周而复始,最终把消息传递回挽兮身上。

“有四个出口,这么多?”挽兮皱了皱眉,光是“活”出口就这么多,那平日里封闭的出入口岂不是更多?诸葛先生莫非有许多仇家,否则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地准备那么多跑路的通道?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挽兮在地底下粗略辨认了一下方向,决定选最远的那一个,免得绕来绕去最后还是在别院里没出去。

她的这个决定做得还是正确的,不到两盏茶功夫,她站在了远离别院五里地的一座林子里。

挽兮回头望了一眼出口,竟然是一株三人合抱的老树,光从外表看,谁能想到这棵树其实已经空心了呢?

想起纸条上的留言,东南十里,已经不远了。

深吸一口气,挽兮攥了攥围在肩脖上的红绫,对方意欲何为,且让她一会!

御风而行,她转眼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此处位于官道边上,除了一凉亭,别无他物。

“我已经来了,还请暗中的朋友现身一见!”

清甜的嗓音在空旷的林地里回响,又渐渐淡去,自始至终,只有姑娘的这一把嗓音。

没有人。

挽兮蹙眉,莫非是时间不对,那人还没到?

这般想着,她坐在凉亭里,又等了一个时辰。

太阳偏移,逐渐来到了正中的位置,依旧没有她要等的人前来,旁边官道上偶尔有路过的车马,辚辚萧萧,并没有人关注她。

既来之,则安之,挽兮倒是沉得住气,巍然不动,打坐养神,直到日头西斜,太阳已经逐渐要落山了,她这才睁开了眼睛。

写纸条的人莫非是在耍她?眼看着都快要到晚上了,还没半个人影,再这样等下去,她就要来不及赶回别院了。

就在她的耐心要彻底告罄之际,一股特殊的香气,渐渐从远处随风飘散而来,很淡,但是熟悉得让挽兮浑身颤栗。

她一个激灵,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体已先于大脑的反应,朝着气味传来的方向,如风一般掠了过去!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远处掩映在枝叶里的一双眼睛,看着姑娘离去的方向,愉悦地眯起。

“好戏,开场。”

喜雀
夏忻然/著| 玄幻| 连载中
火爆新书《喜雀》是夏忻然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丁家堡白雀,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上人人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长明阁圣使、桀骜冷艳的大杀器白雀,居然能被一块人形膏药粘上了......她发誓,自己来这人世走一遭绝对是为了正事,只是这事态似乎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坑品保证,小树苗求喂养(???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