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喜雀在线阅读精彩阅读 丁家堡白雀全文试读完结版无弹窗

喜雀在线阅读精彩阅读 丁家堡白雀全文试读完结版无弹窗

发表时间:2020-09-23 21:39:21    编辑:遂意
喜雀

火爆新书《喜雀》是夏忻然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丁家堡白雀,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上人人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长明阁圣使、桀骜冷艳的大杀器白雀,居然能被一块人形膏药粘上了......她发誓,自己来这人世走一遭绝对是为了正事,只是这事态似乎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坑品保证,小树苗求喂养(???_??)?)

...

作者:夏忻然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喜雀》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喜雀》是夏忻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丁家堡白雀,书中主要讲述了: 无庸山庄庄主大寿,宾客尽欢,本来就准备了不少好酒,只可惜这些酒都让醉生拿来帮着烧主事堂了,现在空余满地酒瓶,还小小地助了鄢列一把 ...

《喜雀》 第9章 非礼勿视

无庸山庄庄主大寿,宾客尽欢,本来就准备了不少好酒,只可惜这些酒都让醉生拿来帮着烧主事堂了,现在空余满地酒瓶,还小小地助了鄢列一把。

挽兮都要气笑了。

“混蛋!快放我出去!”她咳嗽了两声,扯着喉咙大喊。

外头提着小酒瓶子的鄢列,听见里头不断传来的细小人声,皱了皱眉,捏了个诀拍在那瓶身上,顿时世界都清净了。

杀又杀不得,带上路又麻烦,他从来没做过如此困难的选择,若不是因为阁主的缘故,何人能强迫他做不愿意做的事?如今这样,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麻烦总算解决,他舒展眉头,很满意。

里头的挽兮自然不知道外头鄢列的小动作,她喊得筋疲力尽,嗓子都快要破了,才在浓郁的酒香中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鄢列是在三天后才想起来,自己扣留了个姑娘这回事儿的。

彼时他刚处理完自己的事情,恰好看见林中有汪清澈的湖泊,便想洗去连日以来的风尘与疲惫。

坐在湖边,人一放松下来,自然就会忆起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这时候他才想起自己之前收进了一个酒瓶子,里头还有个大活人。

关在里头三天了,寻常人不吃不喝恐怕要活不成了吧?那位姑娘虽有修为在身,不是普通人,但是万一……

想到这里,鄢列的指尖在瓶子上敲了敲,瞬间去掉了隔音术。

瓶子里头静悄悄的,一片死寂。

鄢列眉头一蹙,屈指弹了弹瓶身,瓶子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噔噔”声。

“听见了么?”他对着酒瓶子问了句。

酒瓶仍旧寂静,没有半点回应。

鄢列眸色沉了沉,拔开瓶塞,念动术法,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快得不可思议。

术法念完最后一个音,眼前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位姑娘,她背对着鄢列,静静躺着动也不动。

别是弄死了?那可就麻烦了。

鄢列的眉头紧紧皱着,大步走过去,俯身探了探,察觉人还有气,长眉才渐渐松开。

他把姑娘的身子翻了过来,看到她双眼紧闭,脸色驼红,呼吸绵长,显然正在酣睡之中,此时恰好有风在两人之间吹过,卷起了一阵浓郁的酒味。

鄢列刚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折身回到湖边,取了水来,迎面浇到了姑娘脸上。

挽兮就是在这一阵冰凉中被刺激醒了的。

她愣愣地坐了起来,手在脸上抹到了一把水,可是这一觉睡得太长,她的思绪仿佛还在混沌里起起伏伏,一时间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了。

直到有人在她旁边问道:“清醒了?”

她才扶着额头勉力回了句“醒了”,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有点晕痛。

鄢列束手在旁边冷眼看着,见她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才又回到湖边坐了,自顾自地梳洗起来。

挽兮坐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她抬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四面都是高大的林木,不知道他们处在哪一座深山老林中。

不过她现在没有心情管这些,睡了三天,口干舌燥,现在她唯一极度需要的就是水。

从地上爬起来,挽兮拖着酸软的身体踉踉跄跄地往湖边走,毫无形象地喝了好大一捧水,又洗了把脸后,才感觉自己总算活过来了。

她转过头,朝着鄢列原本坐着的地方望去,本打算说什么,没想到这一眼瞧了个空,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不见就不见吧,可地上留下的那一叠整整齐齐的衣袍,让挽兮的脸色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还没等她整理出个所以然来,耳边忽然听到湖面上传来细小的声音,她把视线挪向声音传来的那方,便见那里泛起了轻轻的涟漪,借着日光的照耀,似乎有尾银鲤在湖面下畅游。

随后,涟漪的波纹忽地变大起来,在挽兮猝不及防之时,一道银影从水里分出,水花四散。

“银鲤”背对湖边而立,只能看到被水打湿了的银发服帖在线条紧实的肩膀上,有水珠子不断从上而下蜿蜒淌落,让画面无端添了几分遐想。

这湖面风光可真好呀,虽然那人大半个身子还在水下,可是这半露不露的,不是才最有意思吗?

一时不慎,挽兮的心就像马儿一样跑远了。

感受到身后强烈的视线,鄢列不悦极了,过了两秒钟那道视线还盯在身后,不由着恼了,他没想过居然还有这么大胆的姑娘。

挽兮正漫无边际地走着神,忽觉眼前水花四射,她不由得闭了闭眼,再张开时鄢列已经在湖边穿戴齐整。

“姑娘可知非礼勿视?”他淡色的双眸漠然看了她一眼。

“你能如此我为什么不能看?”挽兮眨巴眼睛,理直气也壮。

鄢列一噎,没想到这姑娘当真厚脸皮。

“再说了,你又不是真脫光了。”看着犹自整理衣襟的男子,挽兮还补上了这么一句。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穿着裤子,刚才岸边那叠衣服堆放得那么整齐,有什么没什么一眼就瞧清了,再说了,她也就看了他小半个肩膀罢了,男人嘛,又不是姑娘家。

鄢列彻底转过身去,连看她一眼也不愿了。

睡了三天三夜,这会儿恢复了精神的挽兮居然觉得有点饿了,估计是被人世的吃食养出了习惯。

“你有吃的吗?”看着那边盘腿坐着,闭目养神的男人,挽兮小声问了句。

鄢列不答,端坐的背脊挺直,纹丝不动。

“你有吃的吗?”挽兮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没听见,于是朝他走近了些又问了一遍。

鄢列还是半个回应也没给她。

“我饿了。”挽兮走到他身前蹲下看他,她这时候也知道他是故意不理会她了。

鄢列闭目调息,本不欲搭理她,谁知忽地听姑娘叹了口气道:“唉,不就是被我看了个肩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你还想像姑娘家的让我负责?况且我又不是自愿跟着你的,我原本逃也逃了,你又硬把我重新抓回来,困了我这几天不说,现在还不管饭……”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没留意对方越抿越紧的唇线。

喜雀
夏忻然/著| 玄幻| 连载中
火爆新书《喜雀》是夏忻然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丁家堡白雀,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上人人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长明阁圣使、桀骜冷艳的大杀器白雀,居然能被一块人形膏药粘上了......她发誓,自己来这人世走一遭绝对是为了正事,只是这事态似乎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坑品保证,小树苗求喂养(???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