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还君明珠:棺材王妃
还君明珠:棺材王妃

还君明珠:棺材王妃 盛夏雨儿 著

完结 唐妮王妃

更新时间:2020-05-09 03:46:33
火爆新书《还君明珠:棺材王妃》是盛夏雨儿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唐妮王妃,书中主要讲述了:前生恨幽幽,一缕芳魂化为异世灵魂附身,于棺材中苏醒,从而满身戾气,又遇强人欲耍“非礼”,吓退强人方知两世记忆下的情路艰险。前世今生,我穿越而来只为还君明珠。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宁王府中,宁王爷南宫成看着家丁正把所有的白幡扯下来换上大红的幕帘。这白幡也才挂上去没几天。本应挂个七七四十九天的,只是皇帝发下话来,要他与公主尽快完婚。府里得有准备,只好把这才挂上没几天的白幡换下来。宁王是世袭的外姓王,到他这里已是第三代了。他的祖爷曾是开国功臣,南宫家到现在还很受皇室的重用。当今皇帝更是夸不绝口,曾多次说要招他为驸马,只是公主一直没到适婚年龄,好不容易永宁公主可以招驸马了,他的发妻却在这个当口没了,接着圣旨就下了,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和平静。让他几乎觉察不到背后有什么阴谋。

“王爷,王妃的牌位要请到后堂去了,请问摆在哪?”一个家丁来报。

“摆在哪,当然是摆在王妃该摆的地方!”南宫成有些愠怒,平日王妃静娴虽然话不多但对下人都是极尽宽容和仁慈的,王妃的娘家原与宁王府是世交,只是她家提早衰败了,她曾提出解除婚约的,但是他想既然是上辈定下的婚约,为了对逝者的尊重还是要履行比较好,便选了个好日子迎她过门。婚后两人虽没有太大的波澜,但也相敬如宾,她十分安分守己,做事从不让人落下话柄,老王妃曾对她有微词,但都让她巧妙地化解了。她对老王妃也是极孝顺的,只是遗憾的一点,进门三年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反应,不过也不能全怪她,他常年在军营中,两人一年难得团聚几次。所以老王妃让他纳侧妃的时候他一口拒绝了,这次回来他本想好好与她呆一起的,尽量让她能够如愿所偿。但是她却香消玉陨了。她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平静,那么……他无法形容,直到她走了,他才发现他的生活里到处都有她,只是他一直没有发现而已。回到他们以前的卧室,他要求家丁不要动这里的所有东西,包括白幡。家丁虽觉不妥,但也不敢说什么,他站在屋内,好象这里还有她的体香,她的气息。总是温柔地呼唤“王爷!”

愣神间他仿佛真的听到了她的叫唤。脚上一动,绊到了什么,他扶起来才发现,这是静娴生前没绣完的一幅作品,上面绣的是荷花。一朵还是花骨朵,另一朵正在怒放。上面还停了一只蜻蜓,叶子绣了一半。看着看着仿佛都有荷叶的香味传来。他身上的衣服,还有用的帕子都是静娴的作品,以前他受用着觉得很自然,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这些是多么奢侈的物品。

“王爷。”怔忡间他听到屋外有人在喊他,才从恍惚中醒来。苦笑了一下。慢慢出了屋子。

“什么事?”管家站在外面。

“老王妃有请。”管家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王爷的脸。南宫成回头看了看这间屋子。

“我交待过了,这间屋子要保留着不要动的。你回头跟他们再说一下。”

“是,王爷。”管家依旧低着头。好象充满着愧疚一样。等到王爷一走,他马上招来家丁,三下五除二把里面有关前王妃的东西全给清掉了。

“傅总管,这样王爷会不会怪罪下来啊?”一个家丁看到那件没绣完的荷花图,边撕边问道。

“怕什么,这是老王妃的吩咐,再说了,公主要来当王妃了,哪还有她的位置呀?”

“啊?那刚刚王爷让把王妃的灵位放到后堂王妃的位置上岂不是要坏事?”那家丁慌了起来。

“什么,你不要命了。”管家在家丁头上叮了一下,“还不快去给撤了?”

“撤?往哪撤?”家丁有些无语。想想王妃温柔的样子心里还真有些不忍。

“当然是往边上撤,这个王妃又没有生出过孩子,当然死后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再怎么着将来的公主是要居正位的,哪还容许她有一席之地?你们真是脑子坏了,这个都想不明白。”

“是是是,管家说的对。”家丁们点头称是,更加放肆地砸摔着屋内的物件。

南宫成路过花园的时候听到了两个宫女一阵窃窃私语声。

“听说了吗,咱们王妃死的可是不明不白呢。”一个宫女道。

“啊,不是说暴病吗?”

“什么暴病啊,王妃生活简单,身体一直很好,哪来就得了暴病啊?”

“啊,那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伺候王妃的锦儿的舌头叫老王妃给割了呢,还有哦,那个兰儿给投到井里去了。”

“天哪,有这种事吗?我们怎么不知道啊?”

“这都是很秘密的事情,哪能让所有人知道,我也是听管家酒后透露了几句才知道的,我只告诉你一人,小心你的嘴巴,走露了风声,可是要命的呢。”

“知道了,知道了,姐姐,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干么要跟我说呀,不说多好呀?”另一个带着哭腔。

“我跟你最好呀,这些闷在心里真的很难受呢,还有哦,以前老王妃对王妃的婆家并不是很好呀,除了王妃有时偷偷将自己人的月银扣点出来贴补娘家,但是王妃一死,听说老王妃送了好多金银珠宝给她娘家呢。”

“有这事吗?”

“你们在嚼什么舌根子,不想活了吗?”不知哪里来的怒吼声。吓得两个宫女抱头鼠窜。

南宫成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重起来。他也不明白,他只是进宫跟皇上回个话,回来他的王妃就暴毙了。然后老王妃就一直不让他去见她,说死人身上不吉利,况是刚死的,恐有脏东西还没有散开。直到她入敛时她才见了她一眼,而且是远远的看到的,之后送灵老王妃都让别人代劳了。锦儿和兰儿的事他也听说过,但老王妃说锦儿是恨自己没有及时请大夫才自责地咬了自己的舌头,兰儿是想追关静娴去的才投的井,但是现在看来这中间存在着诸多的疑点呢。

“母亲,您叫孩儿?”他慢慢来到母亲的住所。芳华阁。

“成儿,坐。”老王妃满脸慈祥。南宫成坐了下来。

“下个月初,公主就要进门了,皇上日前说,公主进了门可不能冷落了人家,你在军中事忙,以后可不必那么忙了,至少要有半个月待在家中,你可得上心了,能娶公主可是咱们宁王府无上的荣耀。”

“可是母亲,静娴刚刚去了,儿子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娶新人,儿子明儿就进宫跟皇上说把婚期延后了吧,至少要过了七七呀,这才半个月还没有,儿子真的很不适应。”

“这有什么,你那个八棍子打不个闷屁的媳妇有什么好?家庭背景也是可怜的很,哪象有公主做靠山,你要飞横腾达,指日可待呢。”

“母亲,儿子有今天,是儿子一点一点努力得来的,除了这宁王爷的头衔,其他哪样不是儿子自己赚来的,哪还用得着靠别人往上爬?”南宫成有些不高兴。

“糊涂,有个皇帝老丈人你岂不是要省很多事,当娘的当然肯定你的能力,但是看你起早贪黑,当娘的心里当然是舍不得的了。如今有个公主儿媳妇,你就可以清闲下来岂不是美事?”

“唉,娘啊,您根本不知道儿子想要的是什么。”南宫成叹了口气。这时管家走进屋来。老王妃抬头看了看他。

“事情都处理完了?”

“回王妃,都清理干净了,东厢房收拾出来做储物间了。”管家低着头回道。

“嗯。办得好,去领赏吧。”老王妃笑着道,南宫成听得迷糊。

“东厢房,不是儿子跟静娴的卧室吗?母亲你……”南宫成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忙起身冲出了屋子,朝东厢房跑去。眼前凌乱的场景让他大吃一惊,这里哪里还有刚刚静谧的感觉,哪里还有静娴的气息,里面的所有东西尽数遭到了毁坏。门前堆着一大堆的赏赐物品,公主人还没到,宫里的赏赐却源源不断地运了来,足见皇帝对这门亲事的满意程度。

“这怎么回事?”南宫成揪起了一个家丁吼道。

“王爷,王爷……”管家气喘吁吁地跟了过来。“这是老王妃的吩咐,奴才们只是照办,老王妃刚刚发了话,说您要是有什么不满尽管去找她呢。”南宫成气得推开了家丁,冲出了家门。一个人街上游荡了起来。

“静娴,你真的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吗?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我只是进宫了一会会呀。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你还是那么温柔地对我笑呢。你我虽然话不多,但是总能感觉到你的细心呵护,以前不觉得,你才离开几天,我就觉得好象生活失去了重心一样。”南宫成在心里喃喃着。

“南宫,怎么是你?”欧阳境遇,当今太子在大街上碰到了南宫成,看到南宫城失魂落魄的样子。将他带到了太子府。陪着他喝举棋不定解闷。

我在村子里转了半天,面对一双双异样的眼光,饿得肚子咕咕叫的我只好厚着脸皮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