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代弃后
一代弃后

一代弃后 只爱牛仔裤 著

完结 夜岚苏丽娜

更新时间:2021-09-04 11:18:30
新书《一代弃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只爱牛仔裤,主角夜岚苏丽娜,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夜岚,台湾当红女艺人,首度向内地发展却不想遇上天灾人祸,血溅拍摄现场。一朝穿越,她和她,同名同姓,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人生和境遇,却冥冥之中纠结在一起。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摇身一变,成了一代弃后。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呢?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沉稳而有磁Xing的声音响了起来,愣是让欧阳城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

“微臣欧阳寒叩见皇上!”

说话的人一身军装打扮,轮廓清晰的脸上充满着一种刚毅坚强的气质,说话让人不能拒绝的气势,一看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什么将军级别的人物。

“皇弟?”欧阳城惊讶地地转头看向跪在门口的欧阳寒。

“快快平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还火冒三丈的欧阳城这会却是满面Chun风,快步离开夜岚,转而向门口的男子走去。

欧阳寒一从边关回来,安顿好火炎国的议和使节后,就直接进了宫,想向皇上报告最新的边关军情,经过广寒宫却不巧遇上皇上。虽然他常年驻扎在边关,鲜少回京,可对这后宫之事还是略有了解。据他了解,这广寒宫是皇后夜岚的寝宫,可是一向不喜欢皇后的皇上从来不会进这广寒宫的,今天这是怎么啦?不但皇上亲自移驾广寒宫,各宫的娘娘们也到聚到这了。看看地上的淑妃如此狼狈,再看看站在不远处涨红了脸的皇后,他的眼里充满了疑惑。这到底演是哪一处啊?

“微臣有急事要和皇上商议!”欧阳寒抬起头却只见站在不远处的夜岚向自己投来一个感激的目光。他微微地点头,算是回应了。

“莫非边关出事了?马上移驾御书房!”欧阳城面无表情,三步并为两步,头也不回得离开了广寒宫。随即,两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皇上——”淑妃看着欧阳城头也不回得扬长而去,对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叫出了声,可是欧阳城好像是没有听见似的,自顾自地走了。

淑妃顿时泄气得瘫软在地上。

终于走了。夜岚重重地呼了口气,如释重负。刚刚真的好险。要是皇上真的打下来,那本姑娘这张脸就彻底毁容了。虽然不是自己的容颜,可是古时候圣人说过,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既然现在进了这个身体,就该好好爱护它,要不然实在是对不起这身体原本的主人和她的父母。

突然觉得好累,眼前也开始晕炫起来,夜岚踉跄了几步,还好小瑶及时扶住她。她好想好想睡觉啊!

“你们还不滚!”先赶走这些讨人厌的家伙才行,要不她肯定是睡不好觉的。

各宫嫔妃也自觉无趣,三三两两得就往外走。淑妃被一个丫鬟搀扶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宫门口移动,临出门还转头瞪了夜岚一眼,眼里全是杀气。

罢了,罢了,好不容易请走这些瘟神,夜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想着,她就往床榻走去,一翻身就窝在了床上,沉沉得睡去。

御书房内。

欧阳城端坐在上方桌案前,仔细地批阅着刚从欧阳寒手里接过来的奏折,里面记录的全是这几个月来和明睿国毗邻的火炎国屡次侵犯我国边境的军情。他的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让人琢磨不透心里的真实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城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脸上也有一抹笑意,终于放下手里被捏得都是汗的奏折,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一直伫立在大殿中间的欧阳寒。

“皇弟,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一直为我明睿国镇守边关这么多年。现在火炎国终于有意议和,皇弟你真是功不可没啊!”

“皇兄,严重了!这是为人臣子应该做的。”见皇上从位子上站起来,朝自己走来,欧阳寒谦卑得退到一边。

欧阳寒乃出自贵妃,而欧阳城却是已逝皇上的嫡系太子。虽然欧阳城和欧阳寒不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可是打小在所有阿哥中就属他俩关系最好。

当年,先皇立欧阳城为太子,不久就驾崩了。只有十二岁的欧阳城在太后和少数大臣的辅佐下继承皇位。那时,皇上因年纪太小,尚没有培养他自己的势力,全仰仗着一些朝中忠于先帝的老臣,和太后娘家的在朝中的势力,自然没有多少人信服于他。朝中一些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孤儿寡母。当时,只有九岁的欧阳寒自小聪明过人,胆识过人,深得先帝的赏识,无奈并非嫡系长子,朝中一些图谋不轨的大臣就想废了欧阳城,转立欧阳寒为帝,但是欧阳寒断然拒绝,反而和欧阳城联手,一举铲除了欲造反的Jian党余孽,稳固了明睿国的江山社稷。

待局势稳定后,欧阳寒自动请缨,要去镇守边关,保卫明睿国的边境,多年来从未回过京城。这次要不是火炎国使节送来议和书,事关重大,非要欧阳寒亲自送回京城,他是万万不会回来的。

身为臣子,欧阳寒自是熟谙君臣之礼,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以免招来杀身之祸。伴君如伴虎,小心使得万年船。虽然娘亲已随先帝而去,可是从小娘亲的教诲始终萦绕在他耳畔,至今不敢忘。更何况,现如今,他手握重兵,要是稍有不慎,落人口舌,以什么造反等莫须有的罪名定罪,那岂是他所愿意的。

月是故乡明,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多少年来一直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在阔别十几年后重新回到京城,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不是原来的面貌了,却依然给他很亲切的感觉。

“火炎国的使节现在何处?”欧阳城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回禀皇上,使节现在暂住在臣弟的府上。”

“嗯,如此甚好。皇弟一定要好好礼待火炎国的使节,切不可有所怠慢,以免有所我明睿国的国体。”

“请皇上放心!臣弟自当竭尽所能。”

“嗯!这朕就放心了!”欧阳城拍了拍欧阳寒的肩膀,又开口道,“皇帝,今年有二十了吧?”

“上月刚过二十诞辰。”欧阳寒不解皇上怎么突然问起他的年龄来。

“嗯,这么多年,皇弟一直为国事Cao心,现今国家安定,百姓安居乐业,你也要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做准备了。”

“谢皇上关心。只是,微臣年纪尚轻,还未有娶妻生子这方面的打算。”

欧阳城深知他这个臣弟从小就不喜欢女人,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好,明天朕就设宴,好好得为皇弟接风洗尘。借此,朕也想见识见识火炎国的使臣。”

“皇上英明!”

“好了,今天你我兄弟二人十几年没见,不要这么繁文缛节的了。朕今天要和你不醉不归。”

“皇上,这恐怕不行。火炎国使节尚在我府上。我看这喝酒的事情还是等处理完两国议和的事情再说吧。”

“嗯。有道理。那就有劳皇弟了。”

“皇上说笑了,这乃是我们这些作臣子的该做的事情。那微臣就先行告退了。”

“嗯,去吧!”

看着欧阳寒毕恭毕敬得离开御书房,欧阳城托起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虽然这么多年不见,可是他们兄弟俩再也不像儿时那么亲近,什么话都说了。当年,要不是寒儿鼎力支持,朕的江山早就不保。要说这皇位,都是寒儿让给自己的。这么多年,他自己一个人孤身在外,从不踏足京城,为的就是不让人猜忌。他的这份苦心,朕哪能不知。寒儿,朕真是亏欠你太多了。朕该怎么补偿你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