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葬尸档案
葬尸档案

葬尸档案 龙逸 著

已完结 林蓉那林蓉

更新时间:2021-08-07 11:54:48
龙逸新书《葬尸档案》由龙逸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蓉那林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随着社会发展,人类处理尸体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但多数人还是相信入土为安这种说法。 每一具尸体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种族,每一个时代的墓葬方式也不尽相同。 葬尸仪式错综复杂,举行之時必须得万般谨慎,稍微走错一步都有可能跌落万劫不复的境地!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12章 一路惊魂

“呜……呜……”

没有灯光,那山楂树上传来的呜鸣似乎更大声了,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夜空之上发出暗淡的白光,其实在这个时候,我宁愿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因为奶奶说过的“眼不见为净!”

现在我却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周边景物的影子,远处山楂树底下漆黑一片,仿佛就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又仿佛这条路是通往幽冥地狱。

“这车灯好端端的,怎么熄了?”

我心中咒骂,这辆摩托车是强叔的儿子新买的,还不足三个月,按道理说不会这么废柴才是。

我心中有些着急,伸手去摸车灯,希望能将其修好,然而当我摸到车头的电门锁的时候,心中猛地一紧,整个人都傻了。

插在电门锁的车钥匙不见了!

“怎么可能?钥匙怎么不在车上?”

我简直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伸手在车头摸了个遍,钥匙果真是不见了,此时我发觉自己的额头不断有水滴落下,不知道是自己的冷汗还是头发上的水滴?

一条钥匙好好地插在电门锁上,怎么说不见就不见?刚刚还好好地在那里,若不是有人刻意去拔出来,它根本就不可能会掉。

但在这荒山野林,况且又是大晚上的有谁会来这个地方?就算是真的有人从这一条山路经过,如此近的距离不可能不会发出声音,可我刚刚什么声音都听不到,钥匙就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若是其他人,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拔自己的车钥匙?若是贼,更不会只拔车钥匙而是直接将摩托车开走,唯一有可能的是,刚刚将车钥匙拿走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这个猜想令我有些承受不了,只觉眼角不断有泪水渗出。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感觉到害怕的时候,泪水就会不自主地流出来,根本就不受控制。

想到刚刚有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脸上挂着狰狞恐怖的笑容,我就不由自主地流出一身冷汗,只觉周围有什么东西正藏在黑暗中盯着自己。

“啪啪……啪啪……”

忽然,我似有所感,猛地朝山楂树望去。黑暗中,只见那条路上出现了一个黑影,像是一个人,没错,是一个人,他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子正在地上翻着什么,发出啪啪的响声。

风一吹,周围树叶沙沙而动,山楂树发出的呜呜声更是刺耳,加上那条诡异的黑影,令我几乎就要窒息。

几张黑影随风朝我飘了过来,不用想,那定然是火纸。

我后退了几步,脚边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当啷的响声!

“钥匙?”

我心中大喜,慌忙打开手机电筒,微弱的光芒之下,在我脚边果然躺着一把钥匙,不正是摩托车钥匙是什么?在钥匙的旁边还有一张发旧的卡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伸手去拿钥匙,顺手将卡片拿起,将钥匙插上摩托车的电门锁,周围黑暗的空间顿时大亮,我扭转车头朝山楂树方向照去,只见满地洒满火纸,刚刚那条诡异的黑影却是消失不见了。

“特娘的,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是看到那些诡异的东西?莫非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难道是传说中的‘鬼影眼’?”

想到这里,我立刻朝四周打量,还好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我将手中的卡片往灯光下一招,原来是一张身份证,朝那身份证的头像一看,我整个人都完全呆住了,下一刻,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猛地将手中的身份证扔掉,然后骑上摩托车,飞一般地离开。

“刚刚的那张身份证居然与今天下午从幔布上掉落的那张身份证一模一样,虽然只是匆匆地看了一眼,但我记得很是清楚,那慈眉善目的老人,还有他的出生日期。”

“那张身份证,我下午的时候明明就已经扔到田里面去了,可它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它自己有脚?不单有脚还会跑不成?”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胡思乱想,山路虽然小而陡峭,但我平时走得熟悉了,此时速度很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前面的拐弯处,一条黑影忽然从山上窜了下来。

我心中一惊,猛地踩刹车,车头一摆,差点就冲下山沟“什么鬼东西?”

我定睛望去,只见那黑影一闪,钻进了路边的荒草丛中消失不见了:“袋鼠?”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的那东西,居然有些像袋鼠。

怎么可能是袋鼠?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也没有看到过袋鼠,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因为是匆匆一撇,我有些不敢确定。

“管他是袋鼠,还是什么鸟鼠,关老子屁事!”

我再次发动车辆,拐了一个弯,一座山坟出现在路旁,光秃秃的。我心中一狠,猛地一捏油门,从山坟旁边呼啸而上。

过了山坟,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但想到剩下的一段路还有几座山坟,心中又忍不住大骂:“那些人做山坟居然做在路旁,这不是摆明着吓人么?他姥姥的亲大舅!”

路旁种的都是些松树,还有一些杂树,很是荒芜,整座山里只有摩托发出的声音,此时,我感觉自己放佛就像是闯进这片密林的一个不速之客。

山上的路黑兮兮的,虽然我对这一条路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此时仍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诡异,阴森,放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身后跟着自己般,但当我扭头朝身后望去时,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风吹得我全身发冷,握着车把的手抖得厉害,更重要的是,我发觉背后一阵阵的阴风吹来,还悉悉索索地传来声响。

我开得已经算是够快的了,这样的速度,估计不用十分钟就能回到大爷家,但偏偏这个时候,我从车头的后视镜中,忽然看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着一个人,不!那根本就不是人!

那东西有着一头散乱的长发,湿漉漉的遮住整苍白的脸庞,露出狰狞之色,一双手正高高地举起,正想朝我脖子后插来。

“妈的!”

情急之下,我猛地一低头,开着摩托车便往山路里面的土坡倒去。

车子停下之后,我马上滚在地上,抓起一根枯枝朝身后望去,但此时,在摩托车后面那里还有什么东西?连鬼影都没有一个,周围是密密的荒草树木,寂静无比。

我擦去眼角流出来的泪水,眯着眼睛,沉默了半响,然后将摩托车扶起,发动车辆,再次开始爬山。

小时候奶奶曾经提醒过我说:“晚上不要照镜子,不要梳头,不能扫地!”

我问:“这是为什么?”

她却不说话,但我隐隐约约地觉得若是那样做可能会招惹来什么不好的东西,现在看来,奶奶说的似乎并没有错。

我扭转摩托车的镜子,不再照向身后,心中想道:“下次一定要弄些佛祖开过光什么的来带带。”

走了一段距离,我总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人,但我不敢回头,就这样一直开,直到来到一处破旧的鸡栏,能够看到村子的灯光时我才停下来。

下了车,我猛地捡起路边一块大石头朝身后扔去,破口便骂道:“你再跟着来,老子让你好看,别以为我真的怕你了,靠!”

此时我满肚子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死了就死了,还跑出来吓人干什么?吓人就吓人,居然来招惹老子,你活腻了!”

我骂着骂着,忽然发觉在山路之下的一处草丛中有一条黑影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滚!”

我拿起一块石头朝那黑影扔了过去。

石头跌落荒草之中,枝叶摆动,那条黑影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好!你还不滚是吧?那就让你尝尝老子的童子尿!”说完,我真的朝黑影淋去,事实也确实是尿急了。

“瞄……”

荒草之中,那黑影忽然尖叫一声,我只觉枝叶一摆,便失去了它的身影。

“鬼呀!”

我全身一个激灵,怒气消失得无影无踪,骑上车子便朝大爷家赶。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