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洒金笺
洒金笺

洒金笺 leidewen 著

完结 雅卿郝仁

更新时间:2021-01-02 18:22:31
《洒金笺》是leidewen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洒金笺》精彩章节节选:重生的花魁雅卿,重回九岁。家未抄,父兄依旧在,再遇小冤家。只是为什么我回来了,大冤家也回来了?大冤家,小冤家,两世恩仇,看我不报仇,只报冤。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回惟一的变数,就是此时坐在车中的高雅卿。她是高雅卿,只不过是,十年后那个因家逢巨变,父兄双亡,成为罪人之后,被迫打入教司坊,委身于仇人,最终与仇人同归于尽的那个高雅卿。

雅卿重生了,她没想到自己回到抄家的那一天,忙乱之中,她做不了更多。她刚刚在书房之中,并非闲情读书等着父兄夜归。

父兄夜归也不是一次两次,父兄再如何,也不会让她在外院等着他们回来。她在书房,只是为了毁灭致父兄于死地的一项重要的证据罢了。

趁着入夜无人,她偷溜回外书房里。这里她熟门熟路,纵是不开灯,她也是知道东西在哪的。只不过,她不是真的九岁的雅卿,而是已经死过一次的牡丹阁名妓卿卿。

她点上灯,拿了一本志怪话本,书摊在桌面上。然后才低下头,在父亲书桌暗格里找出了那封信。

父亲暗格里,也里面只有这一封信,她把那信抽出,把柔软的信纸揉进了嘴巴里。信封她没有销毁,而是特意放入了一张她从闺房带出的粉色洒金笺,再把那信封原样摆回。她左右看看,又去书架边上的匣子里拿出一打银票,放进了密匣之中。

内心觉得有点对不住父亲,但是这里是外书房,每家的外书房里都会一个放特别重要东西的地方。高家几世清贵,家里不算豪富,但积累了几代人,总归有点家底。

只是父兄都是文人的禀Xing,银票什么的就随手放在书架柜的木匣里,他们家库存也没有更的多压库金银。

现在她把银票和洒金笺放进去,一是让人知道,这匣子不重要,二也是因为牛皮信封不好销毁。既然说,那信封没有标记,那么放一张香艳的空白洒金笺,便是一种**的暗示。

毕竟母亲去世多年,家里一个姬妾都没有的情况下,老爷子有个暗处的红粉知己,也不算什么大事。最多算是一点私德有亏。而父亲从来就不是个迂腐的人,这点小节,他不会在意的。

信她没有打开,因为上一世,她已经看过了。上一世,她还是烈Xing的天之娇女,她的坏脾气是几世的贵气给宠出来的。她不服,她用十年的时间来憎恨带队抄家的郝仁;当然,她更恨的是自己,竟然成了他之禁脔。

所以当十年后,表哥云塔因为战功,被新皇召回了京城。事隔十年,她再见表哥,恍如隔世。

她一直努力忘记,曾经,姑母是要把她嫁给表哥的,现在他们都大了,他也回来了。但又能如何,她已非曾经那个天之娇女的雅卿了。她是教司坊的罪奴、牡丹阁的名妓卿卿、靖国小侯爷的‘红颜知己’。

云塔请她把那封信找出来,她没有问原由,既然表哥要,那么她就去找好了。不过找到了,她却还是忍不住打开了信。

一封不知道是谁写的,也不知道是给谁的信。没有排头,也没属名。内容是,‘新皇矫诏登基,逼死贵妃。内中蹊跷。终其原由,定是其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请老大人找寻先皇遗诏,联络宗亲与重臣,归还天下之正位。’

字迹也不知道是谁的,但那时的雅卿却有种直觉,那是表哥给父亲的,为什么她不知道,但就是那么觉得。不过她来不及深想,郝仁就回来了。她虽不怕郝仁,但也知道,这是她带不出去的,只能一口香下,完成对表哥的托负。

郝仁还是看见了,那天郝仁很生气,他们吵得很厉害,最终,她拿自己的头钗刺向了他的胸口。郝仁是袭的是武侯,而本人多年负责大理寺查案,身手本就了得,她根本就没指望能刺中他。但那天她剌中了,血喷到了她的脸上,她觉得脸好烫,烫得她都以为那一定是梦。

郝仁倒下了,她也跟着倒下了,因为当时他是抓着自己的肩膀。不过在她倒下时,他的手滑了下来,不是放开了她,而是搂住了她的腰。

她倒下时,丰凯进来了,看到此情形,一把袖箭就打入了她的后心。她那时不觉得痛,反而有种安心的感觉!伏在郝仁的胸前,闭上了眼。好像这一刻,她等了好久,终于她解脱了。

但那时,她却回来了,回到了抄家的那一天。而她与郝仁在争吵中的话,都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之中。郝仁的话却仍旧打击到了她。那信就跟她想的一样,是云塔写的。

而这信,就是在她家当年被抄出来的那一封。就凭这信,当时就已经能证明父兄意图谋反,所以她的父兄全是被这信害死的。现在他让她来偷这信,就是想害死她!

只不过那时的雅卿是听不下去的,她的心被仇恨与羞辱蒙住了,而回来了,有些事,她虽然还没想清楚,但这信却不能留下。

既然这封信这么重要,那么,现在就让它消失好了。至少,大家都干净了。此时,她就只是为了自己的父兄这么做。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吃了信,再跑回房间反而更加凶险。她刚刚跑出房间时,其实便已经想好了,特意避开人。进来就点灯,还特意翻开了一本志怪话本,一切一切就是为了让人不查觉。

等着郝仁进来时,就只能看到她大大方方的坐在书桌前,安静的看书、吃点心。

只不过,看到郝仁时,她还是一恍神。上一世最后看到的,也是他的脸,而回来了,她第一眼看到的人还是他。突然想起,他躺在地上的脸,也不是愤怒,而是平静。他和自己一样,觉得活得太累了吗?

也是,那个暴君有什么得罪人的事,都是他在做,若是她,也会觉得累吧。谁让他是天煞孤星转世!最后一句是他常挂在嘴边的,因为他是天煞孤星,于是他不成亲、不生子,若大的侯府,就他们两个人而已。

她又摇摇头,她怎么会想到那个,侯府不过是她住过,但她怎么能说,那侯府就他们俩?

真没想到,这一世,再见,他救了自己,而她却也好像不能像上一世那样,对着他,两人相互依存,却也是相互憎恨着。

好了,上一世,他们同归于尽了,他们就算就此揭过好了。她这一世不恨他了,她明白了,他不过是天子手中剑,父兄之事,真不能怪他,所以这一世,他们就这样,各自好好生活吧。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