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司茶皇后
司茶皇后

司茶皇后 意千重 著

完结 钟永帝

更新时间:2021-01-02 10:32:01
经典小说《司茶皇后》由意千重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永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帝登基,她从风光无限的茶道天才女官,沦为记录安排新帝最隐私之事的彤史,日夜跟随,逃无可逃,管吃管穿还管睡。新帝傲娇闷骚,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最要紧的是,他居然是曾经被她抛弃的二师兄……拖油瓶,你的亲娘到底是谁?!书友交流群:472274518,报书中任意主角名可加入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重华既然不肯放过她,那就如他的意吧。

钟唯唯毫无滞顿地跪下请罪:“罪臣钟唯唯,向陛下请罪。恳请陛下大人大量,高抬贵手,饶了罪臣。”

重华沉默片刻,冷声道:“钟唯唯,你后悔吗?”声音既远又高,像是从九重天上而来,里面透着彻骨的寒意。

钟唯唯毕恭毕敬,分外惶恐:“回陛下的话,罪臣后悔极了,如果时光能倒流,臣愿拿十年阳寿换回那一刻,啊,不,二十年!三十年!”

当年,她离开苍山进京,重华曾撂下狠话:“钟唯唯,记住你所说的话,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会叫你悔不当初。”

现在终于到了悔不当初的时候,她却不后悔。

再给她一万次机会,她还是会离开。

重华冷笑:“可惜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吃。”

钟唯唯点头,十分诚恳地建议:“的确,所以请陛下把臣驱逐出京或是赐臣一死,以免污了您的眼睛。”

“你做梦!只要朕活着,你就别想称心如意!朕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重华越加愤怒,一脚踢翻面前的案几,转身就往里走。

“陛下别走,陛下息怒……”钟唯唯喊得惶恐,重华却越走越快,转眼就不见了影踪。

钟唯唯无奈叹气,她的态度不够恭顺吗?

他要她后悔,她便立刻后悔了,要她惶恐,她就立刻惶恐了,这样还不满意?

那是要她怎么办?

郑刚中鬼鬼祟祟地走过来,蹲在旁边好心劝她:“我说小钟,你不要这样倔好么?陛下又没说要怎么处置你,你就安安心心地待着,何必非得惹怒陛下?出去了又有什么好?今天要不是我到得及时,你就吃大亏了。”

钟唯唯摇头:“老郑,你不懂。”

她和重华之间的恩怨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就算认输,也只是因为被逼无奈。

郑刚中叹气:“难道你就这样不吃不喝跪一夜?等到明天,你这膝盖就废了。”

“那你去替我求情啊。”钟唯唯翻个白眼,神色却缓和了许多。

她的膝盖有毛病,小时候她一个人带着弟弟过得辛苦,看到河里的鱼馋得和什么似的,只要能填饱肚子,哪里管得是冬天还是夏天,只要能抓到鱼吃就很好。

一来二去,竟然留了病根,每逢天气变化就疼得厉害,更是不能受寒受累。

义父给她调理了好几年,始终没能去掉病根,先帝怜悯她,特许她不用经常跪拜,还常常赏药。

现如今那两个关爱她的人都不在了,只有郑刚中记得她这个毛病。

郑刚中愧疚地道:“刚才的事对不起啊,我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赵宏图帮你说两句好话。”

“谢了。”钟唯唯已经不怪郑刚中帮着重华说假话了,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郑刚中也难。

郑刚中飞快地塞了两个鸡蛋给她:“快吃。”

钟唯唯泪眼婆娑:“老郑,你真好。”

郑刚中越发羞愧:“是我对不起你。”

清心殿大总管赵宏图的声音陡然响起:“陛下问郑副统领,当值时玩忽职守该受什么惩罚?”

郑刚中火烧屁股地跑了:“臣惶恐,这就去巡查。”

钟唯唯咽下一口鸡蛋,挑衅地看着赵宏图。

既然重华什么都看得见,那她倒要看看接下来是不是要把她的鸡蛋给没收了。

赵宏图却是视若无睹地转身走了。

钟唯唯又跪了一会儿,又有人来赶她了:“陛下要就寝了,不许清心殿外有闲杂人等逗留喧哗,钟起居郎早前一直在先帝座下当差,难道不懂得这些规矩吗?”

不由分说,把钟唯唯拉起来赶到了一旁。

钟唯唯没地方去,只好尽量靠墙根站着,把自己往阴影里藏。

她不敢走出清心殿的范围,就怕一出去就会被藏在暗影里的人用麻袋套上打死了。

那些人还不肯放过她,吆喝着赶她:“快快,赶紧找地方待着,别叫我们难做。”

钟唯唯只好硬着头皮往外走,结果脚还没踏出清心殿的宫门,又被侍卫的金枪给拦住了。

好嘛,既不许她出去,又不许她在这庭院里待着,是要她上天吗?

钟唯唯转过身,将手扒着宫墙作壁虎状,用力往上纵,一群侍卫和宫人都奇怪地看着她:“钟起居郎这是要做什么?”

“我没地方去,只好爬墙上天了。”

有人看不下去,好心提醒她:“钟起居郎在宫里不是有值房的?”

“还空着的?”钟唯唯颇有些意外。

之前她奉命记录先帝的起居言行和国家大事,经常要伴驾,是以先帝特意在清心殿后指了两间屋子给她住。

只是因为皇帝换了重华,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又摆明了厌恶她,她自然认为这屋子已经换了人住。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钟唯唯立刻利索地往后面跑去了。

屋子里还维持着她离开时的模样,每件东西都整整齐齐地放在原处。

钟唯唯一阵狂喜,直奔屋角隐秘处搜寻她藏的银子,一摸一心凉,整包银子不翼而飞。

“天杀的恶贼,姑NaiNai我赏给你买药吃。”

钟唯唯肉痛不已,摸索着在铜壶里摸到了半壶冷水,狂喝一气之后随便洗了洗,蜷着身子躺下去,胡思乱想许久才睡着,睡着了又总是做梦。

一时梦见阿爹阿娘带着她和弟弟在上巳节游玩,阿爹手把手地教她辨认茶叶茶香,阿娘送她珍贵的牙瓷茶具,夸她有茶道天赋。

一时梦见义父抚着她的发顶轻声道,从此后你便有了家,有我在,便有你姐弟一日平安。

一时梦见她和重华在苍山里设网捕鸟烤了吃,她馋,被烫着了手,重华把她的手指放在他的唇边吹,口里怪她不争气,眼里却全是怜惜。

一时又梦见弟弟抱着她哭,说,阿姐,可算等到你回来了,我好想你,我想吃肉,不要吃药,不想和阿姐再分开。

窗外四更鼓响,钟唯唯睁开眼睛,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下床洗脸梳头,打开门坚定地走了出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