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为父不仁
为父不仁

为父不仁 九圆 著

完结 林陌红光

更新时间:2021-01-01 01:20:01
独家完整版小说《为父不仁》是九圆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陌红光,书中主要讲述了:【注:本文1111文,不喜者请勿入!】  父亲,多么亲切的称呼~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不曾逃过唤作父亲的人的掌控。  一颗炙热赤子心,换来的却是名为父亲的人的欺骗和利用。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是否还会像飞蛾扑火般……沦陷其中。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禀退暗二,玄凤阳并未立刻就寝,而且背着双手在寝宫内转了两圈,最后做了什么决定般对着门外高呼,“马得福~”

“奴才在~”

门被推开,马得福从外走了进来,刚要跪下就被玄凤阳挥手制止,“行了别跪了,朕叫你进来不是下跪的。”

“是,皇上!”

跪礼虽免,马得福仍旧恭敬行了一礼,刚抬头就看见男人坐在床边朝他招手,立刻屁颠屁颠跑上前,“皇上,有什么要吩咐奴才的?”

“有事让你去办。”玄凤阳看着他,“你现在去芝华宫把五皇子给朕接过来。”

“啊~现在?接到这里?”马得福两颗豆眼瞪的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接到朕这儿来。”顿了下,他接着说:“若沐妃阻拦,你就说是朕的命令,好了,快去快回。”

心中虽万般不愿,但马得福也无可奈何,谁叫这人是自己主子呢,主子的话敢不听,那是他不想要脑袋了。

“是,奴才这就去。”

刚到门口,身后又传来那人声音,“朕只要结果,至于中间过程你斟酌着办就好。”

“是,奴才明白了。”

得到这句话马得福心中有了底,但对沐皇妃他还是有好感的,毕竟她不像庞贵妃那般目中无人,所以不到最后他不会强来,尽可能的说服与她,那样对谁都好。

…………

一个时辰之后,马得福如愿带回了五皇子玄子陌。

伸手接过被包的极为严实的小家伙,玄凤阳将他放到床上,亲手褪下他身上的层层衣物,同时询问,“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吧?沐妃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马得福立刻回答,“沐妃娘娘是个明事理的人,奴才稍微将这事的利弊好坏跟她一分析,她立马就明白了,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很感激皇上为她们母子所做的一切。”

“呵呵,这么为她说话,你是收了什么好处吧?”玄凤阳扯开锦被给小家伙盖好,然后转身看向他。

马得福急忙摇头摆手,“没有、没有,奴才发誓这次真的没有。”

“罢了罢了。”

玄凤阳挥手制止他,笑着说:“朕不管你到底有没有收,至少这事办的让朕很满意,所以赏你白银五十两以示奖励,明日自己去内务府领了吧,好了、朕有些乏了,你退下吧。”

“是~”

马得福喜滋滋退出,五十两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皇上的夸奖和信任,这可是千金都买不到的。

门一被关上,玄凤阳立刻转身看向床上的小家伙,依旧睡的一幅香甜的模样,即便刚才将那么折腾也没有丝毫要苏醒的迹象,应该是力量消耗过多的缘故,他暗自猜测。

低头想了想,他突然伸出右手食指贴于小家伙眉间,然后闭眼,一幅非常凝重的模样。

在这期间,他食指顶端突然出现一簇淡黄色的火焰,眨眼的功夫便没入玄子陌眉心消失不见,有些不解的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食指发呆,“怎么这样?什么都感觉不到?而且试探之焰还不见了,难道给吸收了?”

盯着床上熟睡的孩童看了半天,放弃般的伸手戳了戳那软软的小脸蛋,玄凤阳唇角勾笑,“呵呵,朕的皇儿,你身上的秘密可不少呢,待为父慢慢来研究开发,千万不要让朕失望,听到了吗?”

而沉睡中的玄子陌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他这辈子最想躲开的人盯上,终究难逃命运的魔掌。

一夜好梦!

玄子陌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腹中饿的难受,但依旧困的睁不开眼,身体如被抽了筋般绵软,一动也不想动。

感觉到身旁似乎有人,想着一定是娘便想也不想的拱啊拱的靠了过去,直到头顶传来阵阵低沉的笑声,他才意识到不对。

费力睁开双眼,呆呆望着近在咫尺的绝色丽颜,那明艳的笑容晃的他头晕眼花,脑子糊成一团浆糊,过了好半天才想起这张脸的主人是谁,顿时吓的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完全清醒,“父、父皇!”

他怎么会在这儿?还未注意到周围环境的玄子陌抱着这个疑问手脚并用的想要立刻爬起身,好让自己赶紧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因为这个男人拥有跟前世那人极为相似的狭长双眸和锐利的眼神,让他感到害怕和恐惧。

但事与愿违,他太高估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爬到一半脑子就彻底被晕眩击败,一头栽回床上摆了个脸朝下屁股撅起的姿势,极为狼狈,让他郁闷的想要挖个坑将自己埋起来。

“哈哈哈~~~”看见他如此模样,玄凤阳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孩子实在是太逗了,从睁眼看到自己那刻起,一连窜的反应都让他忍俊不住想笑,但怕伤到这孩子的自尊心便愣是忍住,可终究还是破功了,没办法,谁叫他碰到个这么好玩的孩子,以前从没注意到,自己的五子竟然这么有趣。

听到男人一直在笑,玄子陌懊恼悔恨,暂时忘记了对这人的恐惧,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笑笑笑,笑死你好了,没见过你这种父亲,看自己儿子出丑不帮忙不安慰竟然在一边笑,还笑的那么大声的,哼,你笑吧,现在笑得欢,以后有你哭的。’

脑子里的晕眩感渐渐停歇,玄子陌某足了劲儿正准备自己解除现有的尴尬,一双大手却突然从后伸进他腋窝下,一把将他抱起,当背后传来热度时,他知道自己被男人抱进怀里了,先前遗忘的恐惧一下子钻了出来,整个人瞬间僵硬。

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玄凤阳将他翻转架起,与自己的视线平齐,看着小孩垂下的眼帘轻声开口,“陌儿,你很怕父皇?”

温柔的语调,平和的气息,感觉不到丝毫威胁,但玄子陌依旧不敢抬头看他,只是在心里犯难自己该怎么回答男人的问题,而不至于惹恼他。

说不怕吧他说不出口,说怕却又怕惹男人生气,到底该怎么回答才好?

正当他在左右为难之时,人却被放坐到床上,那人用冰凉的手指抚了抚他皱起的眉头,柔声道,“好了别想了,父皇跟你说笑呢,陌儿睡了这么久也该饿了吧,洗漱完咱们就开始用早膳,嗯?”

扬起的声调似乎在征询他的意思,玄子陌被这个男人的行为弄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真乖~”

脑袋被摸了下,紧接着就听见男人凝起的低沉嗓音,“马得福,叫人进来侍候朕和五皇子更衣。”

“是~”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