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风华盛宠:倾城毒后惑天下
风华盛宠:倾城毒后惑天下

风华盛宠:倾城毒后惑天下 予西 著

完结 燕燕婉茵

更新时间:2021-01-01 08:57:01
主角叫燕燕婉茵的小说是《风华盛宠:倾城毒后惑天下》,它的作者是予西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超宠,虐渣渣】这是一个坏人和坏人相爱的故事。她虽貌美如花,权势滔天但冷酷狡诈,无恶不作;他是风流顽劣的落魄皇子,还是邪魅超神的江湖魔王;她风光一时也落得破落下场被他有所目的的救下,从此她是他的,冠他姓,为他用。无言的默契一路相互扶持,这浮世动摇不平,总有人揭竿而起为求一个盛世安稳。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不等他说,她已经接着道:“可我还是信你,毕竟——我的一条命都是你的。”

“吃饱饱好睡觉,晚安。”满足摸了摸肚皮,她转身挥手。

一条命。

夜禾凉凉一笑,他语气低低传来:“别信我。”

夜樱脚步顿了顿,淡淡一笑,没有回头。

她从没有想过复仇是真的,没有必要了。她一点也不恨那些人,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就如同深潭毫无波澜,仿佛她真的只是夜樱。

夜禾救她当然有目的,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可她却是一点也不想被卷进。

闭了闭眼,她将这些烦闷扫清。

天程皇朝建国六十周年,举国欢庆,大赦天下。

此天下三分,为天程、虞南、新乌。三国间本来友好相处相互贸易,但由于新乌推翻政策扶持新君便是蠢蠢欲动隐隐想打破这和平之势,再是原燕国现虞南的南国,一年前卫初岚还是燕国一介大将,结果风起云涌他弑君夺位改朝换代,虽然如此之举为人不齿可是他手段铁腕将一切压下无人敢异,而卫初岚的野心显而易见。

这和平之势陡然剧变,逐鹿之争隐隐爆发。

夜樱在茶楼最高处倚靠窗台望着长街之上的热闹非凡,红绸连绵,欢声笑语,空气中弥漫桂花香混合着炮竹的气味堪比过年,这么大的欢庆以后是否还能再见……

如今的天程也并不像看着的那样平稳,当朝皇帝昏庸无能,贪色恋酒夜夜笙歌,皇子间蠢蠢欲动大有夺嫡之势,朝堂上分派明显。

这浮世明显的动摇不平。

“皇上怎的迟迟未立太子……”邻桌的一群人士聊起来。

进来茶楼喝茶的人不是聊八卦就是谈天下,所以才说茶楼是收集信息的好去处。

“能做太子的只怕只有二皇子了吧,虽然未立太子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母家雄厚,皇上宠爱,又是沉稳睿智之人。”

“诶,二皇子虽然沉稳,不过不及十一皇子胸怀天下,如果是十一皇子,那我们才是真正的大兴吧。”

“十一皇子Xing格虽好,不过年纪尚浅,怕是个优柔寡断之人。”

“……仔细想来似乎没有十全的皇子人选。”

叹气声此起彼伏。

“当然有十全的人选。”

听到一旁的说话声,花锦忍不住低哼了一句,不过声音很小只有坐在他前面的夜樱听到了。

夜樱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家伙今天不跟着夜禾跑来跟着她……难道又是夜禾再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殿下今天有花尧跟着他。”前面花锦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家伙是巫婆吗……

花锦十全的人选说的自然是他家主子……不过换做二皇子或者十一皇子的属下过来也肯定捧他家主子啦!

六皇子夜禾。

母妃为贱婢所以他一出生就是落魄皇子,受尽欺凌,不过他从小就展现他小聪明并且伶俐的Xing格,嘴巴也甜得不行,虽然不得皇帝的宠爱

可却很得太皇太后的喜欢,所以后来的日子也不至于过不下去。

然而他虽然英俊潇洒,却是风流纨绔的人,风流史一大堆,夜夜逛青楼简直声名狼藉,当然不会有人把他和太子之位联想在一起。

然而,越是想不到的人才越是出人意料。

夜樱托腮望着窗外流露一抹笑意,目光深深。

夜禾从来在伪装,连她也不曾看破。

“你该知道殿下为何救你。”盯着前面的夜樱,花锦说道。

夜樱转眼看他,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幽深晶亮,明明平淡冷静他却猛的有些心悸,一瞬间才恍然——她是燕晚樱。

燕国的传奇,最受宠爱的公主,甚至比太子更甚一筹,传闻她铁血冷酷,阴险狡诈,无情无义,她甚至害死了自己的哥哥。

万人唾弃,却还是只能被仰望。

后来她是夜樱,无耻狡猾,从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迷糊又乐观,以至于他都要忘了她原来的身份。

只一眼,他便冷汗淋淋,那种压力向来只有他家殿下才能带给他的。

“我知道。”

她再次看向窗外语气冷淡。

花锦顿时松了口气,目光里复杂万分。

“我最讨厌被威胁。”她清冷的声音传来,漠然又有隐隐的压迫,“哪怕我是夜樱。”

花锦一愣,又听她接着说。

“这条命,要还我便还回去。”

不容置疑。

花锦哪里接得了话,他不禁有些后悔,怎么的他就忘形了还想打压打压她,结果,反被打压到崩溃的是他!

“樱樱,现在是你在威胁。”带笑的声音响起,窗外倏然出现一道身影,轻巧的悬空,一手扶着窗柩,墨发微扬,俊美无双的容颜上笑意轻浅,一双桃花眼盛满戏谑。

“那又怎么样?”明明该是充满冷傲的话,她却跟着笑盈盈,仿佛刚才那个冰冷压迫的人不是她,她还是那个俏丽爱笑的姑娘。

她的眼睛很漂亮,睁眼时眼珠子漆黑如黑曜石又泛着光芒,璀璨万分,笑时眼睛是弯起来的如月牙般。

“怎样?”他的语调上扬,扬眉望着她,紧接着他伸出手,眨眼间她已经被提了起来如同一阵风一般迅速卷走。

邻桌的人听到一点动静纷纷看过去,却只看到那靠窗的桌子上只有一名男子低垂眉眼的在喝茶。

咦,明明记得方才有个姑娘……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喂!”

“我怎么能是一般的君子呢樱樱。”偏偏就是这么勾人心魄的妖孽声线总是这样危险!他充满笑意的声音总是能叫她漏了一拍心跳,一个是因为好听,一个是因为血腥。

不见血的血腥。

“我既动口又动手的。”

听此夜樱一咬牙,有些奋不顾身的感觉了,她当即前臂一挥旋身离开夜禾的控制,再次出手,招招狠厉。

夜禾轻松应对,也不出击只是一味的退后闪躲,他轻松戏谑的笑容让夜樱特别无力。

反手一握,他就轻易滑在她的身后,下巴轻轻靠在她的头顶上,一手拥着她,这样的姿势,彼此听得到的呼吸声,暧昧又诡异。

夜禾在耳畔喃喃:“不错,恢复了许多。”

夜樱低垂眼睑。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