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娘缘
娘缘

娘缘 漠青鸿 著

连载中 袁锦琛袁禹涵

更新时间:2020-05-09 03:47:00
新书《娘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漠青鸿,主角袁锦琛袁禹涵,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狐仙慕雪去人间了。狐仙慕雪转世为人了。狐仙慕雪要去报答救过她三世的救命恩人,报答的方式是以身相许。可是,失去法力她能理解,为何还会失去所有的记忆?最关键的,为何她没有嫁给她的恩人,却嫁给了恩人的爹,成了恩人的娘亲?慕雪一把拉过那个人:是你捣的鬼是不是?那人笑得得意:阿雪,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好歹做了一世的夫妻……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慕雪脑袋“嗡”的一下,脸上一片雪白。

“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你是不要脸的骚狐狸,也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一点廉耻都没有,我若是有你这样的女儿,我一定早早的掐死了,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栓子的娘马氏有些得意的瞥着慕雪,心中暗道,让你欺负我家栓子,让你嚣张,我一定要骂得你抬不起头来,在村子里呆不下去,灰溜溜的给我滚出村去。

这李小栓的娘马氏是村里里正的侄儿媳妇,男人死得早,留下她孤儿寡母的,村里人看她可怜,又看在里正的面子上,对她多有忍让。

没想到这反而促长了她的气焰,让她只要遇上不顺眼的,张口就骂,动手就打,是村里有名的泼辣货,没几个敢招惹,大多村人见了她绕道走。

马氏长相平凡,又没了相公,心里不免有些扭曲,最见不得别人夫妻和睦,长得好看,所以她这么针对慕雪,一是慕雪触了她的逆鳞,敢教训她的孩子,更多的却是因为慕雪生得好,让她心生嫉妒。

慕雪脑袋里“嗡嗡”响,马氏骂她的话她并没听在耳中,来来回回的只有那句“袁家大郎的媳妇死了”。

那个男人的媳妇已死了?

那么,自己是谁?

涵儿为什么叫自己娘?

马氏见慕雪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更得意了,头一昂,正要说话,突听得有人小声说:“袁大郎回来了。”

马氏一顿,眼中不觉有些惧意。

这马氏天不怕地不怕,村中除了里正外,就只有那袁锦琛她不太敢招惹,袁锦琛身手好,还有他的那双眼睛,阴森森的盯着人时让人忍不住胆寒。

马氏回头看着袁锦琛,慕雪也死死盯着那快步从村东头走过来的高大的身影。

“袁大郞,这女人说是你媳妇,是不是真的?”

马氏的问话袁锦琛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看了看众人,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聚在自家门口。

“袁家小子,你说句实话,这位姑娘是不是你媳妇?”

周观的众人中有位年约六十多的老汉,将手中的拐杖在地上杵了杵,直白的问道。

袁锦琛的眉皱得更紧了,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多少也明白了一些,别人他可以不理,可这位是村里的族老,辈份比理正还高,他不能不回答。

袁锦琛慢慢走到那位族老面前,朝他恭敬的拱拱手,“五叔祖,不知发生了何事?”

族老将拐杖指了指慕雪,“那位姑娘说是你媳妇,大家伙儿都没听你说过,不知是不是,想问问清楚。我说袁家小子,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小姑娘,若是你媳妇儿,就应该跟大伙儿说一声,免得无端损了人家姑娘的清白。”

族老摇摇头,似乎对袁锦琛很有些不满。

不光是族老,旁边围着的年青小子们,心里也颇为不满,这么漂亮的姑娘,袁大郎竟然还藏着掖着,让人家姑娘不明不白的跟着他,如今闹了出来,让这姑娘以后可怎么见人。

袁锦琛的脑袋也有些大,他实在不明白,他不过出去半个时辰不到,怎么就闹出这么多事来。

她是不是自己的媳妇?

这话让他怎么说?

他如果说是,就好象自己有图谋似的,不说他对这姑娘无情,就是有情,这么欺骗一位姑娘家,他也做不出来。

再说了,他承认了这姑娘是自己的媳妇,这姑娘就跟他绑在了一起,以后还怎么嫁人?他不能害了人家。

可如果他说不是,那这姑娘就成了没脸没皮的巴着男人的女人,她的名声就彻底的臭了,莫说嫁人,只怕在村子里一时三刻的都呆不住,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失忆了,她若离开了村子,一个姑娘家,既没亲人照应,又无银钱傍身,她怎么活?

到时只怕真的被拐子给拐去了,下场凄惨。

他有心说这位姑娘是自己救的,失了记忆,可这话谁信?就算信只怕风言风语也少不了。总之,不管他怎么答,都是两难。

袁锦琛不由朝人群中望去,在众人的包围之中,那女人白着一张小脸,神情茫然而无助,此时见他望来,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满是委屈。

可就是这样,她的一双手仍是紧紧的抱着涵儿。

袁禹涵搂着她的脖子,同样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委屈的朝他叫唤着,“爹爹……”

突然的,他的心猛的颤了一下。

他做了一个决定。

“五叔祖,各位叔婶,是锦琛的错,她确实是我媳妇儿,是悦儿和涵儿的亲娘,锦琛本想待会带她去拜访各位,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还请五叔祖和各位叔婶谅解。”

袁锦琛团团抱了一圈。

显得恭敬有礼,可他的话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村人们都议论了起来。

“原来真是袁大郎的媳妇啊。”

“我就说嘛,哪有姑娘家会无缘无故说自己是别人的娘的。”

“不对,袁大郎的媳妇不是死了吗?难道这是他续娶的?可是续娶怎么没见媒人和聘礼?”

“你耳聋啊,没听袁大郎说她是涵儿的亲娘。”

“这么说袁大郎的媳妇没死?”

有人就大声的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着袁锦琛,都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有说过我媳妇死了?”袁锦琛轻飘飘的甩出一句。

“可……可你不是说涵儿没有娘?”

“没有就是死了?”

“这,这,既然她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不跟你和孩子住在一起?”

“这是我的家事,没有必要给大家交待吧。”袁锦琛眼光冷冷的扫了一圈,在马氏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马氏只觉得背后突然一阵寒意,不觉往后缩了缩脖子。

“好了,好了,既然事情说开了,就是个误会,大家散了吧,散了。”五叔祖杵杵拐杖,一言定乾坤。

到了这时,众人早就忘了这场吵闹的初衷,当着袁锦琛的面,马氏也不敢再找慕雪的茬,只得骂骂咧咧的扯着李小栓走了。

众人一看没有热闹瞧了,也跟着慢慢散了去。

李二婶因为家中有事,来得晚,一来就听到袁锦琛说慕雪是他媳妇,是孩子的娘,当时就惊得张大了嘴。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了解实情的,这姑娘只是袁大郞刚救的可怜人,根本与袁家没有任何关系。

好不容易找人问清了事情经过,现在看大家都走了,才走到袁锦琛的面前,带点担忧的说道:“锦琛,这事……怎么闹成这样?那姑娘怎么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