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军相公别追我
将军相公别追我

将军相公别追我 焉络 著

已完结 罗芙小姐

更新时间:2020-05-09 03:46:39
《将军相公别追我》由网络作家焉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罗芙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舞倾城,再舞倾国。  一代佳人席卷朝堂与江湖,吸引了无数帅哥的眼睛。 她虽刁蛮古怪,可性子却聪慧灵敏。  对于唐茯罗而言,皇帝哥哥是高傲的,同时又是腹黑的;将军相公是冷酷的,却是最深情的;加上风钰影三兄弟的痴恋,是动人而且让人难忘的。 先不说她为何要勾引这么多人,就说她逃婚这事了。啊啊啊,相公别追我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那是一个体型彪悍,下巴长满了一寸长胡子的男人。那种露胳膊肩膀的装扮,让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抢匪一类的人。

见着那大汉,罗芙被他吓了一跳,“啊”了声,身子猛地靠在了车角落。就在这时候,另一边传来了那个好听的马夫声音,他悠悠然的说道:“赵三,你可别吓坏她了!这可是个上等货色。”

说完,他像是打了个呵欠,那种慵懒的声音,根本不像是绑了一个姑娘,倒挺像在说“你别老影响我睡觉!”。罗芙浑身打了个激灵,颤颤的看着眼前的那个大汉。只见那大汉用他那两只小眼睛上下打量着自己,随后阴冷的笑着,又将车帘放了下来,隔着车帘对那马夫道:“这次我们可要发了,到时候一定要让郁娘多给些银子才是。”

“放心,郁娘何时亏待过你我兄弟二人了。只不过……这丫头只能看不能碰,这才让人心痒难耐!”这时还能感觉到马夫那不怀好意而又有些失落的笑。

赵三显然被他的话说中了心思,语气里也多了点失落,愤愤的说道:“也是,美人在前,却什么都做不了,真可气!唉,四哥,你说这郁娘叫我们抓这些姑娘去干嘛?”

那个叫四哥的马夫,沉顿了会,才说道:“郁娘做的那事,我们能不知道就别知道,总之有钱给,不用被官腿子抓,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与其想那些,倒不如想想拿了这次的钱,该干嘛去吧!”

赵三嘿嘿一笑,道:“我自然是要去找小桃了,我可有些日子没见她了。”

那两个人紧接着就谈到了风花雪月的事,听的躲在车内的罗芙一阵阵的恶寒,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会被他们……

她拼命的摇了摇头,平复自己被打乱的心。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她唯一要做的,便是开始审时度势。如今已经算是被绑架了,而那两个人,想必就是人贩子了。没想到天子脚下,竟然还有人贩子如此猖狂。

听他们那样说来,已经有不少的姑娘都被卖到那个所谓的“郁娘”手里了。看来那个什么郁娘也不是什么好角色。想来我罗芙可是太尉千金,皇后手中宝啊,没想到这逃婚的第一步,就直接被人贩子抓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外面那两个人似乎谈论的很是开心,压根就没在注意车子里的罗芙。而此时的罗芙,正在苦思冥想着怎样逃跑。就在她决定大喊她要解手,然后趁他们不注意逃跑时,行走了多时的马车却突然的停了下来。罗芙暗自一惊,想着:难道是休息了

可是事实却摆明了告诉她,这是错误的。车帘再掀起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因为她一直躲在车里思考,所以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事。

赵三似乎生气了,不耐烦的吼道:“别磨磨蹭蹭的,赶紧给老子下车!”

被他这么一吼,罗芙只觉得脑子清醒不少,表面装着认命的模样,可是心里却紧张的直打鼓。她是要逃跑的,她是要逃跑的!

她拼命的在心底说着这句话。随后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由于身子不稳,落地时她崴了脚,吃痛的皱紧的眉头。赵三推着她瘦弱的肩膀,不悦的吼道:“别给老子装矫情,赶紧走!”

罗芙转过头,想要瞪他一眼,可是天太黑了,加上赵三本来人就长得高大,光看那身板就已经让罗芙那股子狠劲消失了。就算在黑夜里,赵三那阴冷的阎王脸还是给人很清晰的感觉。

罗芙努了努嘴,只好迈出步子走着。手里却是死死的拽着那个包袱。可见她已经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了。

这时候,那个四哥却不知道去哪儿了,赵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不停的催她走快点。这可真让人气愤!

“臭男人!等小姐我回京都,一定要让皇帝哥哥他们砍了你的脑袋!”她不停地在心里嘀咕着这件事。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走进了一个小院子。

院子收拾的还算干净,算是四合院形状的。赵三抓着跟小鸡一样的罗芙,大步迈进了正对面的主屋,刚进门,就听见一个温柔似水的声音,像是流水拂过鹅卵石般的嫩滑。

“这次时间可是迟了!”

一脸阴沉的赵三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当即就换了张脸,用那比哭还难看的笑,拎着罗芙的衣领,边走边说,道:“郁娘,这次我哥两可是给你带了个上好的货色,包你满意!”

原来那个声音是郁娘的。罗芙好奇的凑过脑袋去看里面,这才发现竹屏上,印着一个姿态抚媚的女子的身影。那鹅黄的烛火下,郁娘显得更加的神秘而又高贵。

在听到赵三这句话后,郁娘慢条斯理的说道:“上好的?上次那个娉婷就不错,怎么?还有比她更美的?”

“这个姑娘,比娉婷姑娘更胜一筹!”四哥的声音从那后面传来。原来,他是早就进来了,说不定就是谈价格呢!

想到自己像菜市场的菜一样被买卖,罗芙的心就莫名的烦躁。可是郁娘的声音,却像是镇定剂一样,快速的抚平了她杂乱的心。

“你都夸好了,那便是真的好,如此……就进来看看吧!”

赵三笑着抓起罗芙的胳膊,转过竹屏。这时,罗芙才看清了这个神秘的美人。她,年龄约莫二十四,虽不是倾国倾城,倒也是闭月羞花。郁娘该是个极为讲究的人,一头长发梳得中规中矩,紫色的广绣罗裙衬托着她凝雪般的肌肤。头上仅有两支银色的发簪。看似极为精简,可实际上却美的不可方物。

出于对美的欣赏,罗芙可谓是将郁娘从头看到尾。而郁娘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双琉璃目很快的被欣喜染上。她浅笑着说:“果然不错!是个好苗子。给,这是你们的。”郁娘从袖中掏出了一袋银子,放在了桌上。

四哥怔怔的看着桌上的银子,笑容僵在了嘴边。还是赵三反应快,赶忙的拿过银子,笑嘻嘻的说“多谢郁娘!”随后就开始数起了钱。

罗芙以为自己就这样被定了价格,而且这钱还不是给自己的。过了一会儿,听见赵三惊喜而又不敢相信的说道:“五……五百两!”

郁娘莞尔一笑,笃定了这价格是他们要的后,便开口道:“知道你们兄弟两做的都是性命事,这些钱,就当作这么多年来的报酬吧!不过这姑娘……我可得留下。如此可好?”

赵三听完后,忙不迭的点头,脸上眼里全是笑意。对于小老百姓而言,五百两,等于一家三口平常生活的三年开销,这次他们哥两,可算真的发财了。

四哥的眉头却扭在了一起,他抬起眼角看了郁娘一眼,仿佛是充满了无奈,到最后,也只是淡淡的说一句:“多谢郁娘的照顾。钱也拿到了,那我们就走了。”

郁娘点点头,四哥这才走了出去,自然还有满心欢喜的赵三。屋子里可算静下来了,只见这里现在就只有郁娘一人,罗芙安定下来的心又再度燃起了希望。眼珠一转,这才确定真的只有郁娘了。便一咬牙,抓紧包袱就往外冲。

可是脚刚出门,就撞上了一堵墙,紧接着就感到后脖子一痛,罗芙只觉得头一晕,身体就软绵绵的倒下了,眼睛合上前那一刻,她还清楚的看到郁娘从竹屏后走出来,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开口道:“绑起来吧!”

完了!这是她心底最后要说的两个字……

“呃……”罗芙睁开迷糊的眼睛,这才察觉到后脖子的疼痛,抬起手一抚,便听到耳畔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

“醒啦?”

瞬间,脑海里划过无数画面,直到最后所有的思绪凝聚成了两个字“绑架!”她豁得睁大眼睛,这才发现眼前坐着一个美丽的紫衣女子。她浅浅的笑着,像春风般和煦。

罗芙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道:“郁娘?”

话一出口,她便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想抬起手来捂住嘴,只听“呤呤”两声,低头一看,腕上的玉镯已经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黑色的铁链,不仅仅是手上,腰上腿上都是。

郁娘微微一笑,将她眼中的震惊尽收眼底。“你在找这个吗?”罗芙抬头看去,发现玉镯竟然在她的手中!

“还给我!”她想去抢回自己的东西,结果还是被那该死的铁链束缚了。还没碰到就被拽回了原位。此时她才发现,这里空间说大不大,说小却有宽敞。还有那摇摆不定的抖动,罗芙瞬间明白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辆马车!

郁娘笑道:“看来我没弄错,这个才是你的关键。”她举着玉镯仔细的打量起来。罗芙咬着牙瞪着她,她发誓要收回之前夸她的那些话,因为这个女人,太可恨了!

“姑娘……”郁娘放下了玉镯,放在了罗芙的包袱上,又抬起头看着她说道,“我郁娘向来不做逼良为娼的事,这点,姑娘可以放心。”

罗芙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那样瞪着她。过了一会,郁娘又继续说下去:“不过……”罗芙没好气的送上了一个白眼,好像在说“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简单的就放过我。”但郁娘也只是笑笑,“不过我从来不做赔本买卖,方才我用五百两银子买了你,你就得让我赚回那五百两。”

“当真?”说到钱,还能有谁比的过她吗?只要她想要钱,还不得有人排着队送上门来。所以对于郁娘这样的,她恨不得她跟她说钱。

郁娘点点头,算是承认了。“此话自然是真,我郁娘从不食言。”

“既然如此,你就赶紧把我放了,你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的!”说着,她拽了拽那两条铁链,似乎很不适应这种束缚。

郁娘浅笑了下,接着慢慢的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子,随后倒出了一粒药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药丸塞到了她的嘴里。

罗芙措不及防,咕噜一下,就把那颗药丸吞了下去。吃了这颗不知名的药,罗芙当即就反应过来,这是毒药!转而用手指去扣,想要将它吐出来,可是干呕了许久,什么都没吐出来。

郁娘对于她从头到脚的行为,愣了愣,转而散去了脸上的笑,道:“看来阿四说的没错,你果然是大户人家里跑出来的。不过可惜了,本来我的确是想放了你,但是现在嘛……”她冷冷的看着罗芙的脸,看的她感觉到一阵寒冷。

迟钝了会,郁娘又道:“我郁娘不喜麻烦,因此绝不能让你逃走!况且我刚刚都喂你吃了药,每个月要是不服解药,你就会全身溃烂而亡!”

罗芙只觉得心里咯噔了一下,弱弱的问道:“你开玩笑的吧……”声音越来越低,都把她的害怕展露出来。

郁娘又再度扬起嘴角,笑道:“你若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你刚刚还说不逼良为娼的!”罗芙大叫着,仿佛是被骗的小孩生气了。郁娘看了会,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孩子!想必是第一次出远门吧?”听着郁娘的话,罗芙十分诚实的眨巴了下眼睛,郁娘心领神会,继续说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郁娘是谁了。”话里竟然透着一点点失落。

罗芙眼珠一转,笑着说:“郁娘不就是你吗?”

谁知郁娘身子一滞,转而掩面笑了起来。罗芙看的郁闷,又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你不是郁娘吗?可是我听赵三他们都叫你郁娘的啊!”

郁娘笑的愈发的厉害了。这时才听到外面的人说道:“郁娘,你确定就用这个丫头了吗?”话里有些不信任。

郁娘止住了笑,对着外面的那个男人道:“不用担心,她一定能够胜任的。”

这样说来,外面的人就不说话了。转而郁娘又对罗芙说道:“这位姑娘,我也不妨对你直言,我们后面的,是落舞坊,是整个南魏……”

“最大的舞坊!”罗芙将郁娘的话接了下去。郁娘错鄂的看了看她,这才发现说到落舞坊,这丫头的眼里还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似有自豪,也有兴奋,总之让她摸不着头脑。可是郁娘毕竟是久经风霜的女子,在一瞬后,又回到了那个从容不迫的郁娘。

她点了点头,继续道:“对!落舞坊的名气大的足矣遍布天下,就连当今的舞仙,罗家小姐,也是由我们的坊主亲自传授的舞艺……”罗芙目光炯炯,她自然高兴了,谁叫郁娘说的,还是自己跟绿儿的故事呢?

她眨巴着眼睛,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认认真真的听起了郁娘的话。郁娘见她颇有兴趣,当即讲的就愈发的卖力了。“……落舞坊名气日益壮大,紧接着是一堆的问题传来。就在半月前,坊主突然说了让位,将坊内的权力分给了梅兰竹菊四个分支。”

这个她知道!罗芙很想做个问题宝宝,可是她又不忍心打断郁娘的话,所以就强忍着心里那种喜悦,选择坐在一旁听。她们的坊主,不用说,自然是日日跟在自己身边的绿儿了。

就因为绿儿跟自己有缘,所以她们从小到大都在一起,包括舞蹈这一方面。罗芙的舞蹈几乎全是绿儿那里学来的,因为绿儿是落舞坊的坊主,所以她会好多好多绝世舞蹈。加上罗芙天生骨骼奇特,所以学起舞蹈,聪明而又快速,几乎所有的舞蹈都让她发挥的淋漓尽致。

绿儿对此都自叹不如。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要辞去坊主一位的主要原因了。在落舞坊,只有舞姿绰约,便可以担任。就在半月前,因一支“凤凰起舞”,绿儿输给了罗芙,因此她才匆匆交代了落舞坊的事,准备在一段时间后,再让罗芙来担任。只可惜,一场大婚,打乱了原来的步伐。

“……梅房的纤舞如今却突然说要在四房内选取坊主,企图独占落舞坊。她还联合了兰房的卿雨,说是在下月中旬,来一场比试,这可谓是一局定输赢!”

“那你是想让我替你们去?”罗芙问道。

郁娘郑重的点了点头,又说道:“我如今是跳不了了,因为我的脚……”郁娘说着,黯然的垂下了头,罗芙纵然神经再大条,也明白了郁娘这后边没说完的话。

她努了努嘴,问道:“说个理由,不然我不会答应的。”其实根本不用郁娘说什么,她也会去的,毕竟那是绿儿的产业,就算绿儿已经放弃了,但她还是希望能为绿儿做点什么,毕竟这也是她多年的心血。

郁娘抬起了头,仿佛是看到了点希望。不过她没有说话,倒是举起了那个小瓶子,在她面前晃了晃。罗芙一咬牙,愤愤道:“卑鄙!”郁娘得逞一笑,最后才说道:“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们闯过了这一关,等到落舞坊不会被纤舞拿去,我自然会让你走的!”

罗芙眨巴了下眼睛,呆呆的问道:“说到底,你就是不想她当坊主,若是我帮你拿到了,最后你是会让自个当,还是我当?”

郁娘正要开口,外面那个男人又说了起来:“你个丫头!比都还没比,就开口说大话!要不是郁娘看中了你身姿绰约,是个练舞的好材料,谁还会让你这个笨丫头去!”

罗芙气的牙痒痒,朝着车外就骂道:“你才笨呢!本小姐说能比过她们就能比过她们!你最好给我记住了,别到时候吓的尿裤子!”

结果是外面传来了一声“切!”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郁娘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若真能赢,我让你做坊主又何妨?只不过……”

“我会去的!”她突然打断了郁娘的话,“不过我可不是为了当那个坊主。”

紧接着听到的是他“哼”的一声,又恢复了平静。罗芙这样说,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尽管她能够回去找皇帝哥哥,可是却变不了她要被指婚的命运。也只有远离了京都,她才能自由自在的生活,寻找自己想要的那一个人。

“唉”郁娘低着头叹气道,“如此……也好!”

之后一路的无话,唯有马蹄儿踏着石子,不停歇的朝着雍城而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