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莫离传
莫离传

莫离传 刘三醒 著

连载中 莫离赵大娘

更新时间:2021-11-25 11:38:50
《莫离传》由网络作家刘三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离赵大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莫忘本真,修心自然,踏破虚空,离断恩仇。心潮澎湃,无限幻想,迎风挥击千层浪,少年不败热血!星空之下,天道轮回,可愿与我再走一遭那世间繁华?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天门中断楚江开,力拔五岳烟霞断。

绿野仙踪何处来,回首波澜云雾间。

玄天宗,传承悠久,至今已数千年历史,在修真界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居正派之首。

昔日正魔大战,玄天祖师与人族一干修真人士与妖族结盟,功能抵御魔族侵略。大战之后,天地间疮痍一片,魔族虽退回穷山恶水西南之地,但玄天祖师恐魔族入侵之心不死,恢复元气之后会再度入侵,遂从人族、妖族中各收道一、太初为徒,传其道统。

因正魔大战后,玄天祖师修为再一次突破,强行压制百年。

授业之余,玄天祖师凭一人之力,移山填海。移五岳之山,疏大河三川,于世界中心建立玄天宗。五岳之山分别命名为栖霞峰、水月峰、云霄峰、百草峰、玄天峰,并以五峰构建五行诛魔大阵以御外敌。

百年之后,玄天真人羽化登仙。

弹指间,数千年过去,玄天宗香火鼎盛,人才济济。五峰传承玄天祖师道统,又自成一脉。五脉之峰呈东南西北中相拥,五峰之间又有大河三川之活水互通,抱山坐水,山水间多奇珍异兽,绿植林立,翠窦烟岩,好鸟傍花,芳香四溢,四季常青。巡峰而上万尺有余,云雾弥漫,更伴有仙鹤飞禽往来,映日烟霞,灵气充沛,好似人间仙境。

西峰为栖霞峰,因日落而西,云雾见好似火烧云般壮丽而成名,正所谓:“遥指高峰笑一声,红霞紫雾面前生。”现任首座为定阳真人,统管玄天宗炼器要务,玄天宗所有弟子的法器装备皆出自栖霞峰。

北峰为水月峰。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水月峰,更是因水月潭而得名。每当月挂高空,星辉垂地,水月潭倒映出的星月会与空中星月相互辉映,似仙女织就的金银丝带从天际悬落而下,甚是美丽,而水月潭得以吸取星月之精华,水中孕育出诸多宝物。现任首座为静华真人,统管玄天宗的内务,水月峰只招收女弟子。

东峰为云霄峰,由于该峰云雾的浓度相对于其他四峰更为浓密,由插入云霄之中,因此被命名为云霄峰。云霄峰因常年云雾密布,水汽充裕,山上枝繁叶茂,多有奇珍异兽,玄天祖师妖族大弟子太初为第一任首座,后虽历尽岁月沧桑,如今云霄峰不复当年般光景。而该脉所遵从的“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群共处”亦逐渐被后人遗忘,云霄峰最珍贵的震脉之宝莫过于太初真人留下的人、妖共修的《太初宝典》。现任首座为紫云真人,统管玄天宗刑罚事务。

南峰为百草峰。百草峰坐北朝南,紫术黄菁,锦囊香麝,嫩苔和水,天才地宝遍地,更有百草园,种植得仙草药材、奇珍异果不计其数,远远便可闻至扑鼻药香。百草峰现任首座为百草真人,炼药宗师,统管玄天宗医药事务。

中峰为玄天峰,五峰之首,峻拔高嵩,用“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亭台楼阁,屋宇林立,雕梁画栋,仙鹤环绕,好不壮观。主殿晶石铺地,白玉筑墙,琉璃为顶,日月之下,光芒万丈,宛若那神仙的日月精轮烨烨生辉,主殿前广场辽阔,白金浇地,大殿正门至广场台阶上下拾级三千,广场正中央设有一巨大圆形水池,池中锦鲤浮游,清荷碧翠,荷花绽放,散发出透人心脾的清香。各类修为对战石台、大小经阁悬空而立,玄天峰背四峰而拥,云雾寥寥,更显壮观且庄严。青玄子为现任玄天峰首座,亦是玄天宗掌门。

五峰山脚下,又有各小峰横切组成为玄天宗外门修士修炼之所,只有经过内门选拔,或者直接成为各峰各脉亲传弟子,方能进入内门。

莫离虽入门五年有余,但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因此也只能在留在外门。而瑶光不同,刚进入宗门便被水月峰静华仙子看上,直接带入内门收为亲传弟子。他们的每一次相见,也只能在外门后山竹林之中。

这一日,莫离与诸多外门底子一般早早便聚集在授业台,等待长老授业传法。

“快看,那怪人来了。”

“入门五年,还在坐观,简直是废物一个。”

“我听说,他一直跟瑶光走得很近。”

“就他?瑶光可是静华仙子的亲传弟子,五年修为已达筑基之境,听内门朋友说,隐约快突破至金丹期。”

“什么,五年时间修为进步至如此地步,真乃天子骄子啊。”

“这样看来,这莫离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可不是怎的。”

莫离一路走来,听着周边这些师兄弟窃窃私语,心生好笑,不作言,找一个蒲团位坐下,闭目坐观。

“莫离师兄,我坐你旁边可好?”

莫离闻声,睁开眼睛,看着这一脸憨厚、身材壮实的师弟,回道:“师弟随意。”

“师兄,忘作自我介绍,我复姓拓拔,单名玉”。拓拔玉裂开嘴笑着说。

莫离听这拓拔玉自我介绍,又看看这虎背熊腰,声音浑厚的样子,不禁想笑,给他起名的长辈肯定没想到,拓拔玉会长成这般模样。

“师兄,你想笑就笑吧,我已经习惯了。”拓拔玉憨憨地说。

“师弟,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无关紧要,不要在意。”莫离看着憨态可掬的拓拔玉补充说:“师弟,你是什么时候入的宗门,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师兄,我加入师门已有2年,师兄你平时都独来独往,也不在意任何人和事,自然也不会注意到我。”拓拔玉挠了挠头说。

“奥,那师弟修为肯定精进不少吧?”莫离对这位师弟好感倍增,顿时也打开了话匣子。

“我天资愚钝,入门两年,刚到坐观中期,门内师兄弟也不少嘲笑。”拓拔玉惭愧的说。

莫离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发现长老来了。

“老师来了……”莫离低声说道。

只见那手持拂尘的老道踏着七星步,身后跟着一位丰神俊逸的年轻道士,老道不紧不慢的走到台前金线滚边蒲团前,撩了下前后衣摆坐下,身后跟随的年轻道士在老道身旁点上了两炉烟翠沉香,随后向台下众人说道:“今日,由云霄峰首座紫云真人给各位授课。”

台下顿时嘈杂一片。

“紫云真人怎么会来给我们授课?”

“以往不都是外门长老来授课,紫云真人此次前来用意何在?”

“不好说,事出寻常啊。”

“……”

莫离听闻是云霄峰首座紫云真人,便细细大量这位首座,慈眉善目,头戴朝天冠,身着紫衣道袍,仙风道骨,身前两做紫金炉不时传来一阵香气,让人神清气爽。

紫云真人忽地睁开双眼,台下众人顿觉眼前金光一闪而过,顿时鸦雀无声。

紫云真人轻摆了一下手中的拂尘,缓缓说道:“台下众弟子,有的入我玄天山门已有一年,有的两三年,也有的三五年,按照以往的惯例,给你们授课的老师应当是外门的长老。今日宗主命我前来,一来看看在座众弟子修行进展,二来有些弟子与我山门缘分已尽,特来送一程。”

台下弟子听闻都心中忐忑,却不敢声张。

莫离心中一紧,缘分已尽莫不是指的就是他自己,入门五年还未入得坐观境,不由得双眉紧锁,神情变化不定。

过了一会儿,紫云真人道:“既来至授业台,便给各位讲上一课,能参悟多少,便看各自造化了。”

“何为修真?学道修行,求得真我,去伪存真是为修真。

“大道无为本自然,功夫不到不方圆。三岔路口寻真种,八卦炉中炼性天。没底法船能渡海,随身药物可延年。刑中藏德人难测,害里生恩心要专。四象调和归本面,五行攒簇长金莲。有增有减方为妙,知吉知凶始入玄。脱尽牵缠尘垢物,全成父母末生前。修仙作佛皆由此,余二虚悬俱是偏。”

……

“修真之法,有性命双修,有仅修命者,有仅修性者,依其得诀多寡之不同而有差异。上乘之法乃道家性命双修之法,中乘之法乃修性之法,修命之法乃下乘之术。

仅修命者,未得真诀,不悟大道,枯坐顽强,日守干锅,假烹假炼,不辨水源清浊,不明采药法度,长期神入气穴,死守不退,神被包,结成“死丹”一颗。求祛疾延年则可,最多炼至一鬼仙而已。民间得一诀得一法而修者,大部属于此类。

有专炼性而不炼命者,这类修持者得诀不会,即使修性亦是性的浅层次。修持者静坐有时,究道讲经,穿透世事,涤去人心,复见天心,默证道心,再则存心养性。其修为只是涵养元性,误以为性光闪现就是真本,而不知收光培神,不知调炼元神,不知以性入命,性命双修。

修真之学,实乃性命双修,神形兼修之学。如求修真大旨趣,而归于正觉,则必须走性命双修之坦途。所举的两种修习方法,可以说是半偏残缺之法,不足取也。”

这一课,一讲便是三天三夜,期间有聪慧者纷纷突破徘徊已经的境界。

紫云真人的这一课打开了莫离的修真世界,他从未如此系统的听过关于修真的总论,虽然在外门这五年翻阅了藏书阁里的书籍,但总感觉很多地方不能融汇贯通。他一时间陷入其中,仿佛置身于星空之中,徜徉在山川大河之下,又仿佛来到云之巅……其义深,其理奥,简直妙不可言。

紫云真人忽然感觉空气在快速流动汇聚在这少年身边,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微笑的点了点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