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 狗脂鲤 著

连载中 德克士梅

更新时间:2021-09-14 13:46:11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由网络作家狗脂鲤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德克士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叫德克士,今年32岁,穿越者,我在异界已经生活了三十年了。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次的事件非常严重,堂堂巴克帝国审判庭总部被一群反叛分子掀了个底朝天,死亡人数近千,而且居然还让那群复国会的人把梅琳娜给带走了。

这相当于是打了巴克帝国的脸,更别提隔壁的马琳帝国知道了以后更是在报纸上大肆宣扬,而一些国外小道报纸上写的则更吓人:什么巴克帝国首都遇袭,死伤人数破十万,巴克帝国皇帝夜晚睡觉被刺客阉割这样的新闻都有。

这些新闻让二世皇帝十分震怒,据说目前已经下达了死命令,一定要把被救走的梅琳娜给抓回来,同时,立刻在全国范围内搜捕复国会的同党,以及隐藏的同党。

那个梅琳娜具体是个什么身份德克士并不知道,但就从那天晚上的阵势上来看,估计是那个什么复国会里极为重要的人物,能让这个组织不惜代价跑到帝都来救人。而一想到这个被救走了的犯人之前还是交给他来拷问的,更是让德克士不由地生出一阵后怕。

他可不想不明不白地就被暗杀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复活手段并不是万能的,既然有复生死人的法术,那么自然也会有防止被杀者复活的法术。德克士可不想这样。

但事已至此,就算再怎么不想那也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在回到红酒区提心吊胆的过了几天发现没有任何异况之后,德克士那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是稍微放下了一点。

现在属于非常时期,帝都境内各方面的地下势力都十分低调紧缩,毕竟谁都不想一个不小心就招惹上那群急着拿人会去屈打成招领赏的审判庭的人。

负责审问梅琳娜的相关人员里死掉的并不多,也就是那天晚上没离开地下审讯室的相关防卫人员,而其他的不在审讯室里的人则全都幸免遇难。

事件中不幸身亡的审判庭人员中的大部分都被复活了,除去少部分灵魂已经消散的人以外,其余的尽数被复活。审判庭在这一点上做得还是很不错的,不至于说死了就不管你了。当然,复活不是免费的,复活费用会从后续的薪水里扣除,不过也不会扣太多,每个月扣掉当月薪水的50%,也可以提前全数缴纳,复活费用统一都是20万赛罗纳。

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毕竟当时所有死者里没有一个人的尸体是完整的,到处都是七零八落的人体残骸,按照这个尸体完整度,市场价的话起码得花一百多万。

这次的事件并没有让德克士受到什么追责,也没有什么高层甩锅给下层背的事情发生,参与审问的人员全都获得了奖励,德克士获得了20000赛罗纳的奖金。

【#######】

“嘿!德克士!”

塞利纳城红酒区警署内,德克士像往常一样走进警署刑讯部,几个同事在看到他之后,纷纷和他打起了招呼。

德克士五天前刚从核心区回来,在最初的几天里他还一直提心吊胆,不过现在已经回复正常了。他抬起手,对着几个向他打招呼的同事们一一回应着。

“早啊,玛丽!”

“早,埃夫斯!”

“早……”

拷问官的工作在没有犯人需要审问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比较清闲的,红酒区座落在巴克帝国最大的咸水湖森里斯湖旁,占地面积为198平方公里,人口十五万,有着众多的港口。仅在德克士工作的总警署管辖范围内就有着三座港口,德克士的家也住在这片湖边,罗夫特大街。

森里斯湖其实并不是真的湖,而是一片海湾,面积315621平方公里,除了首都塞利纳之外,还有其他两个城市与其相接。

在没有犯人需要审问的时候,德克士会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带着耳机听收音机,这个世界照片还是刚出现,没有电影,但是有收音机这样的东西,发展的也已经很成熟了。除了收音机之外,他有时候也会看看报,不过他看到大都是一些更接近于杂志的报纸,而且是那种带颜色的,毕竟他也就这点爱好了。

刑讯部的人并不多,尽管这里是总署,但整个刑讯部里一共也就只有四名拷问官罢了,每个拷问官四名助手。整个刑讯部加起来一共二十二人。四名拷问官里有两个已经辞职了,至今仍没找到愿意干这个的,因此要减去两人,仅有二十人。

拷问官的酬薪很高,但同样的,危险性也很高。毕竟干这一行的人名声都不会太好,而且刑讯手段也没有不残忍的,这些元素的存在就导致了他们在审问犯人的时候往往很容易被记仇。

被人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这虽然算不上是一个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但危险性也是有的,虽然碍于审判庭的威名不会有人真的敢干什么,但又有谁知道那人是不是个脑袋一热就不要命的亡命徒呢?更何况拷问官这个职业也算不上什么有排面的职业,像德克士这样的正儿八经的来自审判庭的拷问官并不多。大多数只是请的“临时工”罢了,可不受审判庭保护。

就像德克士,他就已经在整个塞利纳城出名了,就是由于他的审问手段高超,根据那些经他之手审问过的人的描述上来说,其手段更是残忍无比。

也许他在普通民众间的名声不显,但在这个城市的地下社会里,那可就是属于比较响当当的名号了。

三号拷问官德克士,或者是美甲师德克士,还有一些其他的乱七八糟的外号德克士没怎么注意过。

他会将你的指甲一个一个的用钳子扯下来,又或是在你的十个指甲缝里钉上一根又一根的细小的钢刺,而且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脸上不会有任何表情。不会显得狰狞,更不会露出什么残暴的笑容。他似乎并不会以此为乐,他询问的语气往往十分平淡。但往往就是这种平淡的表情,反而是最让人觉得害怕的。

而且哪怕是你因为承受不住而将一切全盘托出,他也不一定就会停手,而是会继续用刑下去,因为他还不确定你当时所供出的是真是假。

只有当你的供词得到了核实之后,他的手段才会停止。

拷问官德克士的审问往往并不会在你的身上留下过多的伤痕,你的外况也不会显得多么凄惨,但他给你留下的心理阴影却是这座城市里任何一个拷问官都无法做到的。

关于那些地下社会里对于德克士的宣传,德克士本人其实是嗤之以鼻的,那些人只是没见过真正的审判庭审问罢了,那地方的手段可比他要残忍的多。当然,德克士的确是有一些相较于这个世界的审判庭所从未用过的“新奇”手段,毕竟他有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吗。但德克士也没想到,这些手段的效果居然这么好。

审判庭用来刑讯的手段往往极度残忍:喂虫、剜肉,挖眼割鼻,开颅破膛,再搭配以专门的恢复师,能让受审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手段极为骇人。当然,效果也是极好,就是开销有点大,还得专门配个人在一旁加血。

德克士自认做不来这个,而且警署里也没有这样的条件。他的手段要更温和一些,更多的是依靠着给予受害者以巨大的心里压迫来让他们招供,肉刑只是辅助的手段。

德克士喜欢看小报的原因之一就是小报上往往会有一些新开的花柳场所的广告,作为这方面的资深爱好者,德克士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方面的消息。而电台的功能也是一样的,广告时间往往也会有这种场所的广告。

“贝壳街125号,贝壳姑娘,坚硬的外壳之下,是那无比柔软的身躯……”

“广告结束,欢迎回来,下面请欣赏著名歌后米索拉的《今晚我是你的》!”

德克士翘着二郎腿搭在办公桌上,双手放在腹部,双目紧闭,享受着耳机内传来的悠扬歌声。

“咚咚咚。”

门响了

“请进。”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