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主星河
剑主星河

剑主星河 一杆梅子酒 著

已完结 陈陈寅

更新时间:2021-01-13 16:09:32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杆梅子酒原创的玄幻小说《剑主星河》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陈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昔日剑府妖才,却遭人背叛,受尽折磨而死。 重生凡域,身怀诸多谜团的陈寅,再度踏上修行之路。 这一世,踏遍山河。 这一世,袭卷诸域。 这一世,破灭乾坤。 这一世,剑主星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陈府,议事厅。

陈寅坐在原本属于自己父亲的太师椅上,看着苏秋然以魂力细心勘察弟弟陈君竹体内伤势的样子,有些发呆。

即便星河域中的不少娇美佳人,都对陈寅都十分倾心。但是当年纵横星河域,一味追求剑途大道的陈寅,并没有心思去想些儿女情长之事。

不过从此时的记忆之中,陈寅很明白,那个已经故去的自己,对眼前的苏秋然爱慕许久。

只是,已经改换灵魂的躯体,还能保留那份曾经的痴情吗?

伴随着几声低咳,一团散发着腥臭气息的鲜血,自陈君竹口中喷涌而出。

“君竹,你的体内,大多是长期以来淤积的废血。今日排出之后,伤势很快就能恢复。来,吃下这颗丹药,对你的身体有帮助。唉,也怪我忙于修行,倒是没尽到身为姐姐的责任。”

深吸一口气的苏秋然,从袖中取出一个木盒。顿时,一股清亮惬意之感弥漫于议事厅中。

“哦?清元丹?那连云剑宗果然对苏秋然极为看重,这种凡品五阶的丹药,在这小小的青阳城估计是千金难求之物吧。”

星河域,除了剑府,还有丹、儒、道、佛四府。陈寅当初对丹药一途兴趣颇浓。当年的丹府之主,为了与剑府更加交好,还亲自为陈寅这位剑府天才传授了诸多炼丹秘法。所以苏秋然一拿出木盒,他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虽然凡品丹药在星河域并不如何贵重,但在凡域的一座小城,随随便便就拿出凡品之中品阶最高的丹药之一来供人疗伤,足以见苏秋然对陈家,绝不是简单的报答抚养之恩,而是有着极为真切的亲情。

陈君竹没有拒绝,接过了苏秋然递来的丹药。他知道这枚丹药十分贵重,但几年来,眼前这个明明与陈家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从来都不吝啬对于他们兄弟二人的帮助。

“谢谢秋然姐姐,你已经对我很好了。”陈君竹抿了抿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陈寅,心说这么一个好姑娘,哥哥这几年为什么总是表现的如此冷漠?

读出陈君竹心思的苏秋然微微一笑,对着几步之外的陈寅皱了皱眉。

她深知陈寅曾经对自己的情愫,也知道陈寅几年来对自己的冷漠,是来源于那所谓的男人应有的尊严。

但现在的陈寅,似乎有些不同。

今日她独自离开宗门,前往青阳城采买物品,想着顺道去看一眼陈家两兄弟的情况。恰巧得知陈寅在郊外老屋之中将王家仆从重伤,还挑断了王云天的四肢经脉,带着陈君竹回到了陈家的消息。疑惑之余,她的心中更多的是担心与不安。

以王家的脾气,会放过陈寅吗?

所以,才有了方才喝止王之策的那一幕。

虽然及时救下陈寅让苏秋然松了口气,但以她的修为,可以看出陈寅体内没有魂力起伏。

寻常人,只要通了一脉,便可修行而衍生魂力。没有魂力起伏,苏秋然自然会认为是陈寅九脉仍然受阻的缘故。

但这着实让苏秋然吃了一惊。

在得知陈寅回陈家的消息之后,苏秋然便以魂力为引,时时刻刻关注着陈府之内的状况。她深知王云天不过是一个靠丹药修行的纨绔子弟,自身实力远远称不上聚灵初境,如果陈寅真的怒火冲天,发起狠来,也不是没有伤到王云天的可能。

但陈明前不同,凝气顶境的修行者,虽然修为不算如何出彩,但也不是靠发狠就能将之轻松击败的。

所以,苏秋然的心中,充满了对陈寅的好奇与猜疑。几年来醉生梦死的他,为什么会突然回到陈家,又凭什么重伤王云天,击败陈明前?难不成,是学到了诡异的邪法,或者说偶然吞食了可以短暂助长自身力量的丹药?

看着神色愈发严肃的苏秋然,陈寅苦笑一声,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我的想法很简单,不想再让自己和君竹受欺负,不想再让陈家做王家的狗腿罢了。”

苏秋然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这不是她想要听到的话,但陈寅展露出来的样子,却是她一直以来最想要看到的。

“陈明前已死,李老三不见踪影,想必没了靠山的他已经逃离了青阳城。今后的陈家,不会再有人对你和君竹发难了。我马上就要回宗门闭关以求突破,陈寅,你若是想让今后陈家的日子过的舒服些,就要有自己的实力。依我之见,你不如去往连云剑宗做个记名弟子。我也会请求师尊,看能否将你的经脉打通些许,助你修行。”苏秋然缓缓说道。

“苏姑娘,此事日后再议。”

看着陈寅似乎毫不在乎的模样,苏秋然目光一凛。

“明日,会有我宗门弟子来接你。你若是不去,我也不强求。在我看来,你今日也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如果不是君竹对你念念不忘,我早就把他带去剑宗,让他离你这个混吃等死之人越远越好!”

话罢,苏秋然便不再理会兄弟二人,身形一动,消失在议事厅之中。

陈寅一愣。这看起来温和又灵秀的少女,脾气怎么这么大?这前后的变化,简直比自己今日给青阳城造成的反差还要让人吃惊。

在议事厅门口东张西望,确定苏秋然已经离开的陈君竹,对哥哥诡异一笑。

“哥,我觉得吧,秋然姐姐一定是喜欢你。按老人们的说法,是不是应该叫恨铁不成钢?你应该答应秋然姐姐,明天就去连云剑宗的。”

“你这个小兔崽子,知道什么叫喜欢吗?乱说话可是要挨打的。”

陈寅作势扑向陈君竹,议事厅中响起阵阵少年欢乐的笑声。

一番嬉闹过后,陈寅倒是比陈君竹更先觉得劳累。

这副躯体,毕竟过于瘦弱。而方才与陈明前相搏,已经将他在重生之后的些许星魂之力消耗殆尽。

“君竹,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陈家没有长辈主事,王家必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哥,如果你走了,我便去西疆报名参加军伍。日后我当了将军,还能保护你呢!”

看着弟弟认真的表情,陈寅心中一暖。

前世,他没有所谓的亲人,剑府就是他的家。只不过,曾经他用心去保护的剑府,最终竟然与魔界之人联手,让他在深渊魔谷受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而如今,自己有了一个流淌着同样血脉的亲弟弟。

“君竹,哥累了,打算回房休息。如果我不叫你,就不要来打扰我的美梦喽。”

“好。哥,我在问问家中的近况,毕竟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呢。”

看着陈君竹离去的背影,陈寅这才将额头渗出的汗滴擦去。

以自己目前的身体,强行用出星云身法和镇魂诀,让陈寅有些吃不消。

这么一个病怏怏的自己,连保护弟弟陈君竹都很难做到,凭什么为陈家报仇,以及重回星河域?

“是该看看体内的星魂武脉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