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邪凤不好惹
邪凤不好惹

邪凤不好惹 可可 著

完结 泽林舞

更新时间:2020-05-13 08:02:36
《邪凤不好惹》为可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是一个皇子,却喜欢上了学医,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学医,直到后来,这个皇子成为神医并且三番五次的将她自死神中抢救回来,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是为了自己。 他只是护了她四年,而她却欠他一生的幸福……...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凤远东用袖子挡了眼睛,“委屈”的道:“抱歉抱歉,可……本皇子的屋子……漏雨!” 修罗王爷终于忍不住了,蓄满内力的大掌拍过去:“凤远东,你找死!” 细雨中,两个绝美的男人你一招我一招的在花园上空打斗,惊动了整个龙王府的人,那打斗的两人打得激烈,下面围观的众人看的精彩。 还有些单纯的小丫鬟双眼冒红心:“啊啊啊,是咱们家王爷和凤四皇子在比武呢,仙人似的,真好看!” 诸如这般的事情多了之后,林舞也受不住凤远东的骚扰了,这天,她专门将凤远东请到花园的凉亭,盯着那男人妖孽的脸,凉凉的问:“凤四皇子,凤楼主,您到底想干什么?若是您因为那天我坏了您的好事迁怒,给个痛快的话,想让我怎么赔礼?但凡我林舞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这男人,传闻中不是杀伐果断,做任何事都不拖泥带水的吗?怎么竟跟块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掉了? “本皇子瞧上你了!倘若你愿意跟本皇子回云陌……”凤远东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望着林舞,眸子里是弄弄的兴趣。 “除了这件事!”林舞马上打断凤远东的话,冷哼了一声,道:“凤四皇子,你也瞧见了,我跟我夫君感情很好,你这墙角挖的,是不是有些不太道德?” 未等到凤远东有什么答话,林舞便又道:“凤四皇子,狩猎场上那事情我还未跟你计较呢,不想堂堂云陌四皇子,竟使些卑鄙手段!” “狩猎场上的事情,确实是本皇子做的过了些,本皇子在这里给你道歉,但是你,本皇子绝对不可能放弃,就算是,你是箫逸龙的王妃,就算是,你怀了箫逸龙的孩子!向来本皇子想要的人,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凤远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冷的阴寒! “你……”林舞气的身子发颤,她还以为,她能跟凤远东好好的谈,没想到他口口声声不离对她的企图,妄图抢夺别人的妻子,还说的这么嚣张的,他凤远东可谓第一人也! “既然如此,凤四皇子便继续死皮赖脸的在龙王府里耗着吧!”抛下一句话,林舞气呼呼的走开了。 “恼了?很好!”凤远东立在原地,自花树上折下一朵花,放在鼻下轻轻的嗅了嗅,一脸陶醉的自言自语:“能激起你的情绪,挺好的,我凤远东就不相信,我就争不过箫逸龙!” 突然,凤远东的眼睛一眯,手中的那朵花利箭一般的朝着一处假山石而去:“谁?给本皇子滚出来!” 那多柔弱的花砸在石头上,竟将那石头砸的石屑四飞,身穿玫红长裙的闵佳柔捂着胸口处走了出来,嘴角挂着一线血丝,脸上却勉强扯开了笑:“凤四皇子,莫误会,是本侧妃!” 侧妃?凤远东眼睛半眯,藏起里面冷冷精光。 箫逸龙有两个侧妃,这个他倒是知道,只不知道这个艳俗的女人是…… “原来是侧妃娘娘,不知道侧妃娘娘怎么称呼?”凤远东拍了拍自己衣裳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脸上浮起邪魅的笑,盯着闵佳柔那张堆满了脂粉的脸,心底一阵厌恶。 没想到,这种货色,箫逸龙竟也瞧得上!不过……这女人在这里偷听他和林舞说话,想必也是有些心机的,许能好好利用一番? “臣妾闵佳柔,”闽家柔朝着凤远东盈盈一拜:“说起来,凤四皇子的未婚妻闵佳倩可是本侧妃的妹妹呢。” 凤远东生的俊美,再加上他方才对闵佳柔的邪魅一笑,惹得闵佳柔的心儿“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她在心底暗暗地想,原来这凤四皇子对林舞起了霸占的心思,林舞有箫逸龙护着,她是不能再动手了,不过,若是借这凤四皇子的手呢? 自己如今这残破的身子已然再离不了汤药,父亲见她这么不受宠,对她的态度也大不如从前,她过的这么悲苦,都是拜林舞的那个贱人所赐! 命运不济,她认!可上天又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送到了她的面前,她当真要视而不见吗? 不!决不!就算是死!她闵佳柔也要拉着林舞一起入地狱! 还有闵佳倩那个小贱人,凭什么她就可以嫁给眼前这位凤四皇子,享尽荣华富贵,她闵佳柔就活该在这修罗王府耗到油尽灯枯? 哼!她闵佳柔不甘心!就算是最后,她依然得不到箫逸龙,那么,她也要想尽办法,得到这凤远东! 愚蠢的女人若能本分乖巧,就算生活过的苦些,却终究能安稳一生,然而愚蠢自私又歹毒的女人,也不过是会在一次次算计中走上不归路! 触到了箫逸龙的逆鳞,闵佳柔活生生的由一个俏佳人变成了如今这不死不活的模样,竟然还不知悔改,自以为聪明,妄图在箫逸龙和凤远东之间再来个二选一! “闵佳柔?”这三个字入了凤远东的耳,使得凤远东心里的恨之火蹭蹭就冒了上来,原来是闽家的女儿,这闽家的女儿都是这么不知死活的贱东西吗?用一个闵佳倩让他凤远东吃了哑巴亏,如今又贴上来一个闵佳柔? 看来,在他离开箫月国之前,得好好的玩玩这两个女人,让她们享受享受,他凤远东的“特殊对待”! 仿佛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凤远东的脸上浮起宛若罂粟花的绝美冷笑,他想,折磨毒女人的过程,一定会很有趣! “闵侧妃方才可是在偷听本皇子与王妃娘娘的对话?”凤远东突然逼近了闵佳柔的身体,他绕到闵佳柔的背后,贴近闵佳柔的耳朵,在她的耳畔吹着热气,媚惑的道:“那么,敏侧妃是知道本皇子的秘密了?你知道,本皇子通常都怎么让知道本皇子秘密的人,消失吗?” “我……凤四皇子……”那麻麻酥酥的感觉瞬间传遍了闵佳柔的全身,她缩了缩脖子,声音有些颤抖:“我不是有意的,凤四皇子莫怪……我……我有办法让凤四皇子得到……得到她!” 这凤远东不就是想要尝尝林舞的滋味吗?行!她帮他!她有自信,这凤四皇子就算再放肆,也断不能在龙王府杀了龙王的侧妃娘娘,他在这里孤立无援的,而她的身份摆在这里,他肯定会选择与她合作! “看来,闵侧妃娘娘在这龙王府中的日子过得不太舒爽啊,怎么着,本皇子那死对头没好好疼惜你这娇滴滴的大美人儿?” 见闵佳柔这么快就道出了自己的算计,凤远东在心底冷笑了一声,更加放肆的搂上闵佳柔的细腰,并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沙哑着声音道:“身子这么香。莫非,闵侧妃娘娘,还是完封之身?呵呵,这个事情若是给旁人知道了,恐怕说出来的话不太好听吧,那么,闵侧妃娘娘,需要本皇子,帮忙吗?” “啊!你……”闵佳柔没想到凤远东竟然会这么大胆,开口就暗示她献身! 可同时她又有些得意,她想,自己果然还是有魅力的,不过初见,就将这凤四皇子给迷住了不是吗? 这心眼儿有了,必要的“矜持”也还是要的,闵佳柔转过身子,推了推凤远东的胸膛:“凤四皇子,这……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闵侧妃想与本皇子合作,总该拿出点诚意来吧,这金银细帛本皇子不缺,权势地位你也给不了,总该是有点特别的东西,闵侧妃,你说呢?”欲拒还迎吗?真是个厚颜无耻的脏东西! 果然,闵佳柔不过作势挣扎了几下,便软软的倒在了凤远东的怀里。 凤远东却将她的身子扶正了,语气冷了下来:“那么我们便说好了,本皇子等着闵侧妃娘娘的锦郎妙计!” 言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夜,深深,箫逸龙的书房中排排立了数十人,却一丝声音也没有。 案牍后端坐的男人,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墨云和墨九两人,面无表情。 这诡异的气氛足足维持了半个时辰,箫逸龙才终于开了口,语气平平静静的,听不出来一丝一毫的情绪蕴藏:“上次本王去乡下的事情,只有你二人知晓,是谁出卖了本王,本王心里也已然有数,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是念在你们跟了本王多年,说吧,本王今儿心情好,说不定,会给留个全尸?” “王爷,是墨云,那天王爷一离开,属下就瞧见墨云跟着您出去了!他是敌国的细作!杀了他,快杀了他!”箫逸龙的话一落音,墨九就指着墨云,大声的控诉。 而墨云,只是跪在那里,垂着脑袋,半句分辨的话也没有。 箫逸龙闭了闭眼睛,站起身子,绕了桌子走到两人的面前,他蹲了下来,凌厉的目光盯着墨九,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笑:“是墨云,对吗?” “是墨云!树下亲眼看见的!就是墨云!”强大的压迫感几乎压的墨九喘不过气来,为了活命,他咬了咬牙,再次强调自己的眼见为实。 “墨九,你忘记本王的规矩了吗?”箫逸龙站了起来,慢慢悠悠的走到墨玉的身边,拿走了墨玉手里的长剑,一寸一寸的推着剑鞘,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到清晰:“你们都是万里挑一,从试炼场上走下来的生死兄弟,要相亲相爱,要相互帮助,不得背信弃义,不得同室操戈,本王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你做下的,你发现墨云的异样,如实禀告给本王也就是了,可你竟这么急切的想让他死?那么你也……该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