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捡到姐姐的男人当老公
捡到姐姐的男人当老公

捡到姐姐的男人当老公 曲中则 著

已完结 阮帅哥

更新时间:2021-02-28 22:57:31
《捡到姐姐的男人当老公》作者:曲中则,女生类型小说,主角:阮帅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人都盼望,在世上,能够遇见一个对自己好的人,终期一辈子都死心塌地地爱她一个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女人都盼望,在世上,能够遇见一个对自己好的人,终期一辈子都死心塌地地爱她一个人。所以说当汤邂雨遇上阮祁佑的时候,邂雨的眼里从此在容不下旁人,而阮祁佑的心分割的次数太多,遇见她,他的心只能有十分之一的地方去爱汤邂雨了。女人的心很小,小到碰到对的人,心里只会有他,男人的心很宽广,像热闹非凡的超级广场,路段交错纵横,迷路的是女人,永远不会轮到男人,男人只会迷茫。汤邂雨第一次看见阮祁佑是在下雨天,那天的雨瓢泼的吓人,整个北方的小城都像在玩泼水的游戏,每一个雨滴都在拼命地拧水龙头,邂雨被雨挡在屈臣氏的屋檐下,店里的冷气被风呼呼地送来。明明凉快的时候,店里的空调还是打得很低。就像明明是两个本该没有丝毫交集的人,被生生地牵扯到一起。彼时,汤邂雨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她的收入来源于灵感的故事,还有键盘手指下跳动的文字。六十平方米的小屋,是她倾尽了一切倔强和骄傲的梦想换来的唯一妥协的余地。母亲和父亲斩钉截铁的话还在耳边:“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以后后悔了,别哭哭啼啼地跑回来。”汤邂雨捋起散落一旁的碎发,苦涩的一抹笑在乒乒乓乓的雨点声里,就像突兀的黑绽放在纯洁的白色桌布上。她毅然决然地拿起扔在桌上的钱,提着箱包,重重地合上了家的门。门合上之后,她的身体被亲情绊得软软地摊在地上,颤抖的身体和倔强的表情让她深深地知道,握在手里的钱,是她用叛逆换来的。那晚的风很冷,不是冬天,是暖春,却让汤邂雨清楚地设身嗅到寒冷的味道。那时,阮祁佑正摇摇晃晃地喝得醉醺醺地越过汤邂雨的身边,褐色的头发下垂,遮挡住男人眯起的眼。一身阿曼尼西装包裹住了男子伟岸的体魄。汤邂语的眼望过去的时候,男人的双腿已经跌落到她的身上,等到汤邂雨推开沉重的包袱后,又一波的惯性,反射到她的身上。故事的最后,大起大落,几下男人都是准确无误地触碰到汤邂雨的身上,汤邂雨的手,就那么鬼使神差地扶着男人,走进了变成细雨的天幕下。好在屈臣氏离她租住的地方不远,三百米的距离,汤邂雨却感觉自己用了半小时的功夫,才打开了门,舒服地躺在暗红色的沙发上,盯着熟睡的男子,眉角分明,弧度好看的双眼形状。头顶橘红的灯光都在天花板上躁动着,暗藏着暧昧的情意。幸而男子早就醉得过分,对于有心想要大胆的汤邂雨,某人也只能用眼狼吞虎咽一顿了。某天的以后,汤邂雨一直在想,如果当时霸王硬上钩,她和阮祁佑,会不会开始的更早一些,晚到她孤单地坐在电脑旁,等着随时告急的身体,用手指去回忆和想念。那晚过后,清晨的红色朝阳升起的时候,汤邂雨的眼慢慢地睁开,沙发上某个静止不动了好长时间的庞然大物,也在她翻身的某个时间里,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穿着粉红色拖鞋的汤邂雨懒洋洋地站起,舒服地拉开了同样粉色的窗帘。汤邂雨喜欢所有一切关乎红色的东西,在淡红的衣柜里,你会捂嘴大叹,因为那里除了红色,你不会发现其他多余的颜色。男人的目光狠戾,清冷,犹如那天两人偶遇的雨透凉。他的目光顺着背对着自己的女子的脚踝向上游移。粉红色的拖鞋,粉红色的保守棉质睡衣,粉红色的背影,男子的眉皱起,瞬间又放下,唇边拉出半圆的弧度,是否面前的这个女子连相貌也是给人粉色的温暖和温馨的感觉?额头因为宿醉此刻突然牢牢地捣鼓着他的太阳穴,男子费力地坐起,抬起手臂,半眯着眼睛,斜靠在沙发垫上,自然而然地揉捏起来。窸窸窣窣的细微的声音,终于进入汤邂雨清晨的愉悦欣赏美景的兴致里,她转身,好奇的一双眼充满了打量的含义,汤邂雨可是等待这个男人的醒来,折磨了整整一夜了。“你醒了。”清脆的如细水长流般静好的温婉的声音,在阮祁佑的面前响起。男子抬头,那一摞发被扬起,放下,不过一点都没有影响汤邂雨看到他的样子,果然是跟他的阿曼尼西装相搭的一双冷酷高傲的眼,闪着狠戾的绿光,有那么一刹那,汤邂雨揉着眼睛在想什么时候她的小窝里出现了一头狼。对,就是狼的眼睛。夹杂着厚重的防备面积。让那双粉色的拖鞋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胆怯的汤邂雨从那一刻开始后悔,自己是否会被这头狼生吞活剥了。男子循声仰头时,那张面若桃花灿烂,自然天真无邪,微笑的一张脸,真真地像头浑身闪着粉光的小绵羊。绵羊小姐。那双闪着戏谑的眼,挑起了狼的征服兴趣。他的目光牢牢地锁住女子不断后退的身体,前凸后翘,估摸着有三十八号,阮祁佑的目光着实有些淫荡和不怀好意。那么明确的侵略性的目光,让汤邂雨的脸酡红成早上的太阳,那双白嫩的手,紧紧地拉拢了衣服的领口,是逃跑,带着慌张和不安地躲进了卫生间。男子的笑慢慢地放大,关于宿醉的不适,竟在顷刻间完全自动好了。很有意思的女人。男子的眼里发光,盯着那扇紧紧关闭的门,门上粉红色的心形挂饰来回地晃动着,像极了那个女子慌张不安的心。再次站起来的时候,阮祁佑已经彻底恢复了清醒,昨天的事开始筹备,制成电影,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倒带,倒带。他是北方小城的一方霸主,所有有名的电视剧都是出自他的工作室的手笔。婉心工作室。读起让人心醉的名字,有江南的绿水青山的韵味,女子款款走在青石板上的淡然。富有女性化的名字,是为了纪念某个女子,一碰心就会隐隐疼痛的名字。正如某个一触就疼的伤口,在清醒的日子,痛就会来,源源不断。为了忘却这痛,他隔绝了与这个名字所有的关联,足足两个月,成天与酒为伴,用酒精去麻痹自己,让自己沉睡,破碎。如同工作室缺了一角的门匾。心碎了就不会完整,也无法去想念。他不断地换女人,每夜在各种各样的女人的温香软玉中沉睡,然后宿醉后,爬起,继续醉,继续不知死活地游走,去忘记,忘记那个女人是如何头也不回地擦过他身边,离去。某女的脑袋里,还在迷糊地羞愧,小心翼翼地拉开一点门缝,她看到了面对着她站着的男子,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那双狼眼里布满了无尽的忧伤和疼痛,连带着眉头深深地陷进皮肤里,俊脸纠结地扭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事,被强行扣在男子的血液里,要他去承受。汤邂雨脸上的怜悯,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竟是在触碰到男子冰山般的哀愁时,就已经出现了。她心疼这个有着修罗般冷酷和哀愁的男子。这样的认知让她的心里如惊慌的兔子般冲撞。怎么可能呢?门被重重地再次关上,这次是变本加厉地上锁。汤邂雨有些不相信地一直拍打着自己的脸。阮祁佑的脸再次转向了那扇紧紧关闭的门,或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的心在见到这个绵羊小姐的时候,心里的某处筑造结实的城堡开始倒塌了,他能听见冰封的心融化积雪的细腻的声音。他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却又在想起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时,心剧烈地疼起来。拿起扔在一旁的外套,男子终于决然地不带一丝留恋地离开了那个粉红色天国的地方,在那个地方多呆一刻,他的心就会多融化一分。可是他的心里已经有百分之五十的空间都给了那个女人,还有百分之四十用于应对这个世界上说不完,看不完的妖娆女人,怎么办,只有百分之十的地方可以给了。当汤邂雨整理好终于不会随时神经发作的情绪之后,视死如归庄严推开那扇似乎可能会决定她生死的大门之后,房间里粉红色的风铃应声叮叮当当地旋转起来,沙发上没有人,窗帘处没人,所有的可能藏匿一个人的地方,都被某人飞快地扫荡了一通。最后汤邂雨有些小后悔地瘫在沙发上,男子身上的淡淡的酒味,仍旧完好无损地保留着最最芳醇的味道,汤邂雨躺在沙发上的脸安详地闭着,贪婪地嗅着弥留在空气里的残渣。“什么人呀,连个谢谢都不说,就闪人了。”汤邂雨有些小气愤地想起某人的脸,恼怒地扔掉手上的抱枕,对着过道里的门,愤愤地看。“算了,神经的人,干嘛放在心上。”汤邂雨莞尔一笑,重新躺回到沙发上,紧闭的双眼显示出她现在的心情不错。是不错,某女总算拉到了一个帅哥回家,花痴了一晚,值了。汤邂雨是恋爱为零的超级宅女,从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大学,她从没谈过一次恋爱,长相甜美温柔的她,相貌不是问题,性格是实打实的好,是别人眼里出了名的淑女。她有时在想自己是不是天生就和男人无缘,可能是同性,要不怎么不像其他女生,到哪都是异性相吸。“唉,不管了。”汤邂雨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嘴里嘟囔着,走到小书桌旁,打开了电脑。QQ上南方帅哥发来一个信息:“怎么这么迟才上线。”南方帅哥自诩是南方小城的超级大帅哥,和汤邂雨有着同样的兴趣爱好,只是这位是个神人,是职业医生,业余作家。这样的好本领,还着实让汤邂雨羡慕了好长时间,她曾感叹自己怎么没有生就一副天才的脑袋,左脑医生右脑作家。最后她只能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以此来安慰自己不能抱平的小心脏:基因问题。自从某男呲牙咧嘴地登线,是嚣张跋扈地自然管理起汤邂雨的生活起来。有时候她会想这厮会不会是自己同父异母,或是同母异父的哥哥。要不然怎么会像个捻皮糖一样,从此后彻底地黏上了她。好在她知道父母从没离异过,因此排除了他是她的哥哥的可能性。南方帅哥的脸又再次出现,骚扰着汤邂雨深思。“某女,你到底在干嘛呢?”那人再几次询问无果之后,终于带着小宇宙爆发了。“我遇见我生命中的白马王子里。”汤邂雨的手迅速地在键盘上跳动着。“谁呀,这么让你春心芳动了,等不及我的出现就出轨了!“某男狠狠地在南方小城里气愤地打出一行字。”随你怎么想,反正我要结束单身生活了。“汤邂雨巧笑着望着男人的扭曲头像。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一次恋爱,但她明白南方帅哥对自己绝对是有企图的。“好吧,你是不是打算甩掉我了。”某男的脸立刻臭了下去。“怎么会呢,你还是南方帅哥,我的网友的身份,一直不会变。”汤邂雨用坚定的口吻,说道。南方小城的某个开有粉红玫瑰院落的小屋里,某男一双英气逼人的眼睛,一点一点地暗下去。邂雨,你是要离开我了吗?洛言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看见汤邂雨的那个带雨的梧桐树下,那双灵动的眼,来回张望,楚楚动人的模样。就是在那个时候彻底扣动了他心中的琴弦。从此之后相依相随的眼里,只能望得见汤邂雨一个人。他知道汤邂雨的一切。课上女生狡黠的一双眼一会佯装认真地盯着在讲台上认真授课的老师。一会双眼发光地盯着掩盖在课本下的那本戴望舒的诗集。打开的一页上是戴望舒最有名的《雨巷》。她的眼钉在书上,他的眼钉在她的背上,有一千年那么长的时间,他希望她回头,回头望一眼男生眼里缱绻的情。他和她一个前座一个后座,大学四年,他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在她身边守护。只是痴情的男人面对自己钟情的女人,总会少根筋,缺少勇气表白,所以他,洛言,大一错过了汤邂雨,大二继续错过,大三,大四一句简单的话就是怎么都开不了口,他和她错过了流星雨,错过了日食,错过了2010年,2010年他是否还要继续去错过?屏幕上汤邂雨的头像暗了,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有一个男生足足喜欢他将近了四年,而这喜欢的时间还在往后无限期地延长,延长,再延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