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狼女天下
狼女天下

狼女天下 漫天飞舞的桃花 著

完结 祝月眉落无双

更新时间:2020-10-25 05:58:11
《狼女天下》为漫天飞舞的桃花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一生,绝不与人同侍一夫!这是出嫁前,她的明令要求! 她若嫁,也绝不受男人支配与呼喝!这是她的自信与骄傲! 她若活着一天,宁愿玉石俱焚,也绝不受人辱!这是她的最低隐忍!"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林峰高处,一颗百年老树之上,白衣男子悠然而卧,耳旁笑声阵阵,唇间花香阵阵,凌狂醉意的听着风中的打闹,一颗称雄逐鹿的心,竟然慢慢的淡了开去。 "呵呵!丫头,等办完了事,我就来接你喔!太子妃之位,这言无殇,还真是大方呢!" 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抽出一柄象牙骨的玉扇,玉凌狂喃喃的说着,唇角一抹温柔的笑,晃花了树上飞鸟的眼。 南朝太子玉凌狂,便是这凌狂。南朝又与东唐,北魏,成三国鼎立之势,此番同时得到消息,共同前来祝家寨,没想到,却是谁也没得了便宜。 祝世雄那老狐狸,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吗? 玉凌狂轻笑一声,忽尔若有所感,手摇折扇翻身飘落,足尖轻点,几个纵身便消逝在茫茫林野之间。 纵然那生性机敏的狼群,也只是略有疑惑的扬首张望了一下,便也作罢。 或许是林叶飘落呢? 两女渐渐的停下了打闹。 耳际沙沙作响,飞鸟忽然绝迹,众狼开始烦燥不安,一切的现象都表明,这林间危险。 忽的,有诡异的腥气入鼻,狼群一阵骚动,然后在狼王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将祝月眉与小语两人,密密的保护在了中间。 狼是忠诚的,更是团结的,从这一点上,便可看出,狼性的可贵。 "小姐,有些不对劲!" 小语侧眉看着这反常的一幕,有种不好的预感。 祝月眉挥手制止她,侧耳细听,沙沙之声越来越响,好像雨打芭蕉的声音,又像成千上万条蚕虫在吞噬树叶的声音,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 祝月眉脸色大变:"小语,快跑!是蛇!" 又忽然,一声犀利尖锐的笛音骤然拔起,沙沙之声轰然爆响。 祝月眉接连快速几个手势连连打给众狼,唇间又一声长啸,领着大狼,祝月眉一马当先,飞身向外疾冲。 "天哪,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蛇?" 震惊过后,小语一脸惨白的看着那不断从地下,树上,前后左右密密麻麻钻出的各式各样的毒蛇鼠蚁,几乎腿都软了。 "快走!" 祝月眉一声咆哮,扯了小语用尽全身力气的向前狂奔,身后众狼全力跟随。 片刻时间,两道身影,一片狼踪,全力奔跑。前后四方,成千上万条各式各样的毒蛇,巨蟒,鼠蚁,在一阵阵笛音的催促之下,向着两人众狼犀利的包抄而去! "混蛋!" 祝月眉脸色抽搐的瞪着这万千毒蛇,天上,地下,到处是蛇的踪影,这么跑,根本不行。 小语大急:"小姐,那笛声不除,这毒蛇就停不下来!" 而最怕的却是这些见血就疯的狼,也突然丧失了理智,反而对她们二人攻击,那她们这前有狼后有蛇的,必将尸骨无存。 "那有什么办法?如今这情况,停下便只有死路一条!小语,杀出去!" 摸摸腰间,才想起自己的兵器已经落入言无殇之手,无奈之下,抖手取下树旁枝条,飞速拧成长鞭,向着拦路的蛇群狂甩而去。 一时之间,但见鞭影重重,暴响声声,那些被笛声蒙蔽了心智,不顾一切冲上来的蛇群终于被她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祝月眉拉了小语:"走!" 素手再扬,鞭起鞭落,血影翻飞,众狼跟着嚎叫,顷刻之间连成一片。却是到底不如被言无殇拿走的那根长鞭用得顺手,单单这份力道,也是很不适应的。 而鲜血的刺激,也果然让这些原本还忠诚相随的狼群,渐渐的失了理智,竟有几只扑向了前方的祝月眉。 "小姐!" 小语大惊,立即拼力相护,"哧啦"声响,单薄的衣服被狼爪开了一道血色的口子,小语吃痛,一脚将那饿狼踢了出去。凌空一个飞跃,稳稳的站在地方,被狼咬破的地方,却是隐隐的发麻。 狼牙有毒,这是很明显的。 狼牙见血,狼性已经彻底沸腾,反而舍弃了那漫山遍野的蛇群不顾,竟是向着小语奋力扑来。 形势陡然逆转,也同时恶劣到了极点。 "嗷!" 狼王龇着牙跳出来,威吓着扑上来的狼群。却也只是一瞬,这些原本就是被临时招来的狼群,因为受了鲜血的刺激,已经不再听狼王的命令。 "不要!你们都回去,回去!" 眼见形势危急,小语胡乱的惊叫着,红了眼的拼命喊着那些狼,期待能顶一些用。 "小语,危险!" 祝月眉眉目怒沉,反身扬鞭,但到底是心疼这些被鲜血迷失了心智的狼朋友,长鞭一卷,便将冲在最前头一只狼远远的甩了开去。 也就这一瞬间,蛇群再度冲上,其余的狼只更被激怒了凶性,前扑后一拥而上,小语已近绝望。 "小姐,不要再管我了!你快走,我来断后!" 再这么纠缠,两人谁也走不了。 学着小姐,也随手扯了枝条,拧成长鞭,小语拼命的抽打着扑上的狼群,招招杀手。 她不若小姐那般念旧,她不是喝狼奶长大的。她的心中只一个信念,那就是,不论是谁,只要胆敢威胁到小姐,一律杀无赦。 "不行!要走一起走!" "啪"的一声长鞭甩开,祝月眉又气又心疼的大吼着,那边已经有几只狼,被小语勒断了脖子。 "小姐!不要再犹豫了,再不走,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这时的小语,双眼血红,已经真正的杀到红了眼。祝月眉忽的泪流,"小语,我祝月眉不是那贪生怕死之人,今天,要不一起走,要不就一起死在这里!" 小语从小便服侍她,不是姐妹胜似姐妹,而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她又如何能丢得下小语,独自偷生? "嗷!" 正在这关键时间,忽听一声狼啸,狼王疯了般的扑进狼群,左冲右突。 那一身闪亮的灰色,那一身充满野性的杀气,竟是为了救她们,而正在残杀同类? 祝月眉瞬间泪意盈眶。 与此同时,耳边一片嘈杂,狼群开始整个嗷叫,刹那间,将原本高昂的笛声,以绝对性的优势压制下来,蛇群肻间松懈。祝月眉压力骤减,顿时大松一口气,忍不住眼睛一亮。 大狼,好样的! 想不到竟是能出现这种峰回路转的一幕,真是太漂亮! "月!" 她扬声叫着,喜极而泣。 "小姐,太好了,它们退了!" 没了狼群的攻击,没了蛇群的拦路,小语一屁股坐在地下。 面对一群毒蛇与一群见血就红眼的狼群,她的小心肝,还不足以让她够淡定。 "小语,站起来,快,快走!这个时候不能休息!" 祝月眉飞快拉起她,飞身奔向大狼。身后,笛声又起。 两女一前一后,落在大狼背上,个个血色晕染,猛的往外冲,眼看便要冲出这座林间孤峰,却猛然笛音再次拔高,骤起一个高度,尖锐,激昂,直冲天际。 祝月眉脑袋轰鸣,一声怒喝:"混蛋!" 这一次音色的强势逆转,又岂是多加了一倍的毒蛇那样简单?甚至,连断成两截的蛇头都在这种音乐的刺激下,再度弹起,防不胜防! "呜!" 忽的,大狼一声哀鸣,祝月眉一愣:"月被咬了!" 忽然想到,大狼这一路上从不离身的跟着它,本就消耗不浅,这次见她犯险,竟又不顾一切的以身相搏,就算大狼再厉害,也是会累的啊。她怎么就能忘了,大狼再厉害,也是有体力极限的。 "该死的混蛋!" 一瞬之间,她银牙紧咬,手中的长鞭再度挥舞而出,凌空洒脱的蛇血,妖艳夺命! 大狼已受伤,她绝对不会让它再出事。 "大嫂,这边来,快!" 忽的眼前一片空地,一人挥手而立,满脸的焦急,恨不得能感同身受。 "落无音?" 祝月眉眼前一亮,想不通他为什么在这里,但既然招手让她们过去,总归不是会害她们的。 直接手按狼首,凌空跃起,几个飞身,立身于空地之地,几乎是同时,大狼带着小语,领着身后一众狼民,瞬间扑至,又立即栽倒,喘息不止。 连带着小语都软软的跌在了地上,脱力的昏了过去。 几乎同时,笛声堙没,祝月眉刚松一口气,那笛声却又在倏然之间,转为轻灵。暴燥的蛇群渐渐温驯,开始在空地周围,自动自发围成一圈,竟是只围不攻。 祝月眉看得目瞪口呆,难道这驱蛇之人,是要打算活捉他们吗? 心思急转间,开始打量这个空地四周,才发现这片空地,原来是用硫磺圈出来的。也难怪那些蛇群要静止不前了。 "是你弄的?" 她喘口气,抬眼问着落无音,不过,他怎么会知道她们遭到蛇群围攻了? "我一直跟着你们!" 果然,落无音沉着的为大狼治着蛇毒。落家庄的大火,他原以为是她放的,却谁料竟是碰上这么一幕。 言无殇烧了祝家寨,他亲眼所见, 因此,对于祝月眉的怀疑也一下消除了不少。也正因为一路跟着她们,所以才有时间去附近的农家拿了硫磺来救她们。 "你一直跟着我们?" 祝月眉爬起身来,帮着小语包扎着伤口,清理狼毒,心想着落无音的动机在哪里。 落无音点点头,直言不讳:"落家庄的大火,是不是你放的?" 祝月眉猛然抬眸,沉声道:"不是!" 落无音看着她,眸色清澈,眉宇清明,不由得便信:"好!大嫂说不是,便不是!" 祝月眉不悦:"我不是你大嫂......" 话音落下,耳边一阵清静。好像,那刺耳尖锐的笛音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放目望去,整个空地四周,花花绿绿层层叠叠,几乎堆满了毒蛇,却是惧于硫磺的威力,而不敢近前。 "这样不行的!" 祝月眉皱着一双柳眉,转过话题,狼狈奔逃的脸上有着令人眩晕的冷静。 "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冲出去,或者是,想办法杀了那个人!" 她总有种预感,这个背后控蛇的人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们的,他一定还有后招的。 落无音苦笑:"杀?怎么杀?我们连那人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要如何杀他?" 祝月眉扬唇一笑:"等!我们找不着他,可他能找得着我们!" "你是指?" 落无音挑眉,祝月眉接着往下:"古有守株待兔,我们今天就来个守蛇等人!只要他敢出现,我必定会杀了他!" "杀?倒是好大的口气啊!" 话未落下,一声戏谑的调笑懒懒散散的传播在四面八方,祝月眉扬声一笑:"谁?出来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