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情恨干戈
情恨干戈

情恨干戈 忠实的卫士 著

完结 始元柔儿

更新时间:2020-10-22 06:09:00
火爆新书《情恨干戈》是忠实的卫士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始元柔儿,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说,上天关上一扇门,必然打开一扇窗。 对于黄金预言者一族,宿命就是这样。 千万年来,黄金预言者一直作为最优秀的预言家,神性的传承者,预言一切的灾难与幸福。...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一个月过去后,阿茹再次进行预言。 这一次,柔儿一袭黑衣,心情忐忑地站在祭祀大厅。不是因为心中对阿茹的愧疚。阿茹对于柔儿,始终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呵护备至,甚至愿意与它共同拥有陈抟的爱。在这一个月里,柔儿已经向阿茹道歉,得到了阿茹的原谅。陈抟与阿茹和柔儿度过了一个月的美妙时光。 始元早就已经回到永恒之地。在哪里,不能少了始元的镇守。 祭祀大厅,祭祀仪式再次开始。 和平时祭祀一样,阿茹一袭白色宽大祭祀袍,手持祭祀法杖,闭上眼睛,舞动双手,做出各种神奇的仪式。 “上古的神啊,感谢您赐予我族的神性,感谢您赐予我族的生命与鲜花,我将以你的名义,打开未来的大门,看到未来的景象,指引现在的迷茫的人啊,找到前进的方向……”一番祷告之后,阿茹陷入物我两忘的混沌状态。 多次见过阿茹预言的陈抟和柔儿知道,此刻阿茹已经用自己的神性连接了未来,开始用神性承载自己的意志进入时间河流,窥视未来的将要发生的事情。 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整个大厅寂静得只听到阿茹粗重的呼吸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突然,阿茹一口鲜血喷洒出来,脸色苍白,身体虚弱无力,容貌瞬间苍老了百岁。 陈抟和柔儿甚是吃惊,往日阿茹预言从未出现吐血的情况,今日的预言居然出现了吐血受伤的状况。 陈抟手搭阿茹的脉搏探视其身体内部,所幸她身体无大碍,只是内脏受到一点损伤,稍加治疗便可痊愈。 轻轻给阿茹擦干嘴角的鲜血,陈抟抱着心爱的女人,关心地问道:“阿茹,阿茹,你没事儿吧。” 阿茹睁开眼睛,虚弱、低低的声音说:“陈郎,我没事。只是,可惜,我没有看到原始之地内部全貌,我只是看到你进入到原始之地,之后,出现一个怪物,这个怪物修为非常恐怖,居然察觉到我在过去的时光窥视未来,发出攻击将我伤到。”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察觉到阿茹的存在。那它的修为,简直比陈抟还要强悍许多。难道是被万劫风暴困锁在其中吗? 许多念头瞬间闪过陈抟和柔儿的脑海。 许多疑团暂时无法得解,陈抟先将阿茹抱回她的房间,见阿茹安然睡下之后,随后与柔儿一起离开阿茹的房间。 灯光摇曳,映着阿茹绝美清纯的脸庞,一颗眼泪悄然滑落。 千万年后,永恒之地。(幽冥深渊之战前夕) 始元手持描天金戟,站在云端,直指对面的黑袍人,怒声道:“幽冥深渊之主,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深入永恒之地,难道不知道这里有我镇守吗!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幽冥深渊之主冷哼一声,用嘶哑、阴沉的声音说道:“哼——始元小辈,你敢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什么?我与你师陈抟同辈,论起来,你该叫我一声师叔,如此不尊,岂不是欺师灭祖吗?” 提到陈抟,始元心中一惊,慌张之色稍稍浮现在面容之上随即消失。“胡说,我从未听说过你的名字,千万年前,根本就没有你这个人。” “嘿嘿——小辈,千万年前你师傅陈抟曾重伤我,今日我伤愈归来,就是要找陈抟报当年之仇。始元小儿,快点把你师傅陈抟找来,不不想跟你这个小辈过招。”黑袍之下,根本见不到幽冥深渊之主的真容,黑色雾气缭绕遮挡住他的大部分身体,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超强实力说明此人修为已经相当恐怖,只是在精明的始元看来,还是较师傅陈抟差了一些。 知道幽冥深渊之主当真是见过师傅陈抟,始元冷哼一声,眼中已经隐然显出杀机。“我的师父陈抟一生杀死奸邪无数,你既然重伤于我师父的手中,想必是大奸大恶之徒,既然师父没将你杀死,今天我就要将你毁灭在此。” 感受到始元的杀气,幽冥深渊之主并不慌张,反而调侃道:“嘿嘿,小鬼,既然你师父都没有将我杀死,你就自信能将我杀死吗?” “能不能杀死你,稍后就能知道!”说着,始元高举描天金戟,暴喝一声,那声音如同一声炸雷,随着一声暴喝之后,天空中乌云密布,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无数的闪电聚集在描天金戟之上,从声势上看去就知道这一击异常恐怖。 幽冥深渊之主静静看着始元挥舞巨大的描天金戟,沙哑着声音一阵桀桀冷笑道:“小鬼,你都离开你师父陈抟一千万年了,怎么还吃老本,用老招式,难道你吃着你师父陈抟的奶不松口吗?没一点长进的东西!” 听到幽冥深渊之主的挖苦,始元的脸色铁青。心中知道,幽冥深渊之主与师父陈抟动过手,自然认得这一招。“即使你认得这招‘叱诧风云’,相比也知道此招乃我师父陈抟的得意招式,也应该知道这招的威力。下面就让你看看,我这一招比我师父陈抟所使是否更强!” 说着,始元额头青筋暴露,天空中的乌云更加浓厚,遮天蔽日,雷电轰鸣,恍若末日一般。蕴含了无尽天地能量的描天金戟,被始元攥在手中,猛然化作一道刺眼光芒,卷积着大量的乌云,向着幽冥深渊之主冲去。 幽冥深渊之主冷冷看着始元,直到“叱诧风云”能量集结完毕,朝着自己冲来,才伸出双手。但见他的手中,黑气澎湃而出,在挥舞的手中凝集成一个有如实质的黑色球体。黑色球体不断翻滚,最后竟然幻化成一颗黑色的骷髅头。 面对始元刺眼的雷电光芒,骷髅头张开黑色大口,将第一波袭来的汹涌雷电尽数吞没。 始元从未与幽冥深渊之主过过招,不认得对方的招式,但是,看到那可说大如斗的黑骷髅头,心中大吃一惊,但见黑色骷髅头将能毁灭一切的雷电尽数吞没之后,发现幽冥深渊之主的修为绝不再自己之下。这一招黑色骷髅头,蕴含着无尽黑暗力量,绝对不能小觑。 当下,始元运起全部修为,挺神器描天金戟,穿出浓密的乌云,如同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快速刺向幽冥深渊之主。 幽冥深渊之主以不变应万变,双掌控制巨大的黑色骷髅头挡在身前,让骷髅头作为盾牌,直接面对始元的描天金戟。 在空中,黑色骷髅头与描天金戟轰然相撞,震动天地,就连距离两人十里的地面,飞沙走石,被冲击波撞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始元与幽冥深渊之主,两人的修为是在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人物。两个人的争斗堪称近千万年来最激烈的战斗。 在描天金戟与黑色骷髅头对撞僵持的刹那,幽冥深渊之主操纵骷髅头面向始元,张开大口,喷出一股至阴至毒的黑色毒气。 始元不知眼前的物质为何物,但依然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至阴至毒的能量。于是,他撤回描天金戟,身体后纵,身旁携带的狂风乌云,瞬间形成第三波攻击,与至阴至毒的毒气相撞。 毒气与乌云势均力敌,皆消弭不见。 两大顶尖高手,每次攻击都是连环招,一次攻击就造成了三次交手,这三次交手幽冥深渊之主与始元打成平手。然而,从两个人的招式和进攻、防御上,就能看出两个人皆是宗师级别,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强大的进攻力量和毫无破绽的防御。 始元在空中挥舞描天金戟准备再次展开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始元的亲信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跪倒在地上,急切说道:“禀报神主,有大批高手进攻神性山!” 在永恒之地,众修炼者被称为众神,而位于修炼界顶峰的始元被人尊称为神主。 听到亲信的禀报,始元眉头微皱,立刻明白幽冥深渊之主此次大张旗鼓的独自前来挑战自己,显然是想牵制自己,而他的真正目的是进攻神性山。 始元平端描天金戟,直指远处的幽冥深渊之主。“幽冥深渊之主,你这点雕虫小技,能瞒过本主吗?我看你是痴心妄想。想要攻占神性山,哼——恐怕你是在做白日梦。” 知道手下已经动手开始进攻神性山,幽冥深渊之主淡淡地说:“至于能不能攻占神性山,那边的战事此刻你我都无法控制,你我还是安心在这里放手一搏,你看如何。” “幽冥深渊之主,少要在这里装出一副沉稳的样子,现在我想你应该更担心那边的战斗,你来的目的根本不是跟我一较高下。”始元立刻揭穿幽冥深渊之主故作沉着。 幽冥深渊之主桀桀一笑,沙哑着声音说道:“嗯,不错,始元小鬼你还是一如千万年前那么精明,真不愧是陈抟的好徒弟。” 始元微微一迟疑,似乎很介意亲信在身边听到自己与幽冥深渊之主的谈话,于是收起神器描天金戟,静立在云端,冷冷说道:“你既然想要牵制我在这里,那好,我就如你之愿,就在这里好好陪着你,我们一起等待那边的战果。” 说完之后,始元不再开口说话。幽冥深渊之主也撤功收起神秘的黑色骷髅头。 两人相视无言,静立高空之上,虽然内心警戒着对方,但外表表现出极度的放松。 始元的亲信按照神主始元的命令,回到神性山战场。 过了许久,一股寒风咋然吹过,吹动始元的七彩战衣与幽冥深渊之主的黑袍随风飘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