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半人鬼
半人鬼

半人鬼 深湖 著

连载中 胡玄乎

更新时间:2021-01-05 05:34:01
《半人鬼》作者:深湖,都市类型小说,主角:胡玄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无人敢去的山谷,流传着诡异的传说。我和伙伴深夜闯入,只为解开禁区神秘面纱,不料却遭遇怪物,是人还是鬼?为什么伙伴离奇失踪?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我心想我何必去看呢,反正我这次来也只是想走马观花,浏览一下我们这个村子被废弃三年后的大致状态,并没有怀揣解谜之心。

倒是胡多多明明有这个心,反而现在被所谓的大眼睛给吓着了。

现在的他跟刚来时那付模样判若两人,由胆壮气豪变得惊悸恐怖。

真的有一只可怕的大眼睛?

我没亲眼见着,就没有他那么巨大的恐慌,我的心思放在那个神秘人影上。我用目光在树林里环视,想搜索一下有没有那个人影。

胡多多见我的头转来转去的,问我看什么?

我就提到刚刚我听到一声怪叫,然后隐约见到一个人影闪过。

“你也看到那个人了?”他忙问我。

“是啊,好像有个人。”

“是不是上身的衣服挺紧的,下面有裤子挺肥的?”他又问。

我摇了摇头说没看清。

“你也没看清啊。我刚才是看出他穿的什么衣服,只是没看清他是什么人。”胡多多分析道,“如果是咱们自己村的老乡,我瞥一下就认得出来,可这个人不像是我们村的人。”

我打断他说,如果是咱村的人,见我们来了还不赶紧出来相迎?为什么要躲起来,偷偷摸摸地看我们呢?

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发出奇怪的叫声?

“会不会是一个哑巴?”胡多多猜测道。

我认为哑巴发出的声音还是挺好分辨的,那人的声音不是哑巴,应该是有明确字音的,我听到的是“啊呀——”一声,很清脆。

我们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不知所措。

胡多多再不想多呆下去了,他向我挥挥手说我们还是走吧。

刚才是我催他快走,现在轮到他来催我了。

要出村必须从村中心穿过。我们从树林里出去,先把村子再打量一下,能看到的地方并没有人。我们也不想细细搜索,直接穿过村中心的那片广场就往村外走。

到了村头时,胡多多回了一下头,啊地一下站住。我也急忙回头,看见一个人站在村中心的小广场上。

小广场的中央有一棵歪脖子樟树,年深月久了,树干直径有一米吧,那人迅速闪到樟树后面不见了。

这次我看清了,确实是一个人,由于他头上扣着一顶破旧草帽,看不清他的面孔,但能看出他上身穿着一件小褂子,下面是一条肥大的长裤子。

那个人的个头并不高,身体看上去不瘦不胖,应该挺结实。但看不出多大年龄。

“金童,你愿不愿意过去认一认?”胡多多问着我。

他是不敢返回去了。

我也没劲头回去寻找了,我说我跑过去他早就跑掉了,因为他压根不想跟我们见面。

天不早了我们耽搁不起,只管匆匆地走出了村庄。想到来时胡多多的那种豪情,扬言要在老村宿一夜呢,现在他的步子比我更急。

这趟回老村探旧的旅程就这样结束了。路上我再次问胡多多有关大眼睛的情况,胡多多说想起来就很可怕,还是不要多提了。

他再三提醒我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趟行程的所遇,包括自己爸妈。不要提到大眼睛和那个神秘人。

我完全同意。本来我们村的人就存在着恐惧心理,我们不能再往他们心上添阴云了。

我们其实心照不宣,可能那些久远的恐怖传说,真有那么点事实依据……

胡多多并没有再陪我回县城,他回外婆家,我回我的家。我们在中途分头走的。

我是半夜到家的,对爸妈说去看生病住院的同学了。父母在我高考完后就对我松绑了,不再管得那么严。

回家后我守口如瓶,没有对父母吐露这次行程的一丁点信息。高考结束后老爸慷慨解囊给我弄了一台破电脑,虽只花了一千块钱是别人淘汰的二手货,但我挺高兴的,总算拥有一台电脑了。还给我买了一个二手手机,正是我去贵村时带着的那个。

我进自己的房间后就开了电脑,联上手机,想把里面拍的照片贮存到电脑里。

照片拍得相当清晰,就在我一张一张浏览时,突然发现,在我们家窗子里面,好像有一张人脸。

放大了看,确实是一张人脸,正贴在玻璃窗往外窥探。

奇怪,当时我拍照时,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人脸,怎么照片上那么清晰呢?不过由于他把脸贴得太紧,在玻璃窗上压得有些变形,所以仍辨不出他的具体面相。

难道这就是我们见到的那个神秘者吗?

他是住在了我家老屋里,还是当时临时藏在里面的?

我有点后悔当时为什么不进屋看一下。

不过又庆幸没有进去,天知道这是个什么人?会不会有攻击性?

他明明看到我和胡多多的到来,为什么躲在屋里那样偷看我们?是不是有意在防着我们?

反正我觉得挺怪异。

看来那个老村子真不能再去了。旧的秘密没解开,反倒添上新疑团。搞得我半宵没睡好。

不过我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个星期以后,我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叫穆佳玉,是胡多多的表妹。她说想跟我见个面,有事情要问我。

立刻我的眼前闪出一个冷艳的小女孩。

胡多多的表妹我算半认识,小时候她来胡家做客时,我经常见的。只不过她的个性比较恬静,也好像有点孤傲,平时跟我们其他男孩不太说话。而我早就对她留下极好的印象,甚至不时春、梦缭乱地想到她。

她有一张很白皙的面孔,眼睛很大很黑,总好像含着一汪春水。虽很少对人笑,但由于嘴角边有一颗圆圆的小黑痣,衬托着脸颊上的小酒窝,让人一看到就产生惊艳之感。

作为独生子的胡多多非常疼爱这个表妹,视如亲妹。其实他们只相差了半岁。算起来穆佳玉今年也高中毕业参加高考了。

最初我听清是穆佳玉特地给我打电话,有点受宠若惊之感。但马上就冷静下来,想想情况有些不对,穆佳玉从来没跟我搭过话,怎么直接给我打电话?她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不过这些疑问见面再问了。我们在电话里约定到儿童公园碰头。

我匆匆赶到儿童公园,果然见到了穆佳玉。

一见之下我大为惊愕,印象中的穆佳玉又发生些许变化,她变得更加丰满漂亮,留着瀑布般的黑发,以前的圆脸变成瓜子脸,那双大眼睛依然神采奕奕,而且有了更多的机敏气。

她里面穿着鸡心领贴身小衫,外罩一件白色的翻领衬衣,下面是深黑的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灰青的运动鞋。

不愧是标准的县城少女,有一份天然的靓艳气质。高高挺起的前胸和曲线分明的身材令我直咽口水。

胡多多寄居在外婆家有这么一个可爱表妹,他居然还觉得寄人篱下,真是脑抽筋了,身在福中不知福哇。

她真是太漂亮了。我在她面前有点局促不安。

“你好,金童。”她先向我打招呼。

我一兴奋顺口叫道:“你好,玉女!”

她略有些惊讶,“你叫我玉女?什么意思?”

我慌忙解释道:“你不是叫穆佳玉吗,你是女孩,叫你玉女不也没错吗?”

她应该识得出我的诡计,明摆着把咱俩说成金童玉女,好像别有用心。

其实我并不想装逼,不知怎么脑袋一热就叫出来,也不知是否智商太高的缘故。

本以为她有点不乐意,她可是个高傲的美眉,不会喜欢我的小聪明吧。不过她竟然微微笑了笑,点点头还夸我一句:“你真聪明。”

耶!她夸我聪明呢。我顿时觉得轻飘飘的,仿佛身价也倍儿增高了。

不过我还是看得出她脸色不太好,蒙着一层焦虑和紧张。

我请她在长椅上坐下来,她却没有坐,看着我问道:“金童,我来找你,是向你打听多多的下落。”

“多多怎么啦?”

“他已经好多天不回家了。”

“你说的,是哪个家?”

“当然是我家,他还有别的家吗?”

胡多多爸爸早已病故,他和妈妈离开贵村后就投奔了外婆家。除了贵村的那个老宅,他们没有别的家。

我还是有点听不明白,“多多去哪里了,为什么好几天没回来?”

穆佳玉指着我:“他不是跟你去游玩了吗?”

我大吃一惊,从坐位上站了起来。“他跟我去游玩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是8号呀。”

“对,就是8号。今天已经15号了。”

“你是说,他8号那天出来就没回家?”

“他是一大早离开家的,说要找你一起去游玩一下,可到今天都不见他回来。”

我顿时呆住了,一个念头飞快地跳出来:胡多多失踪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呢……”我搓着两手转起圈来。

穆佳玉见我的样子不对,更加紧张了,用手拽了我一把:“你别转来转去的,快点告诉我,多多去哪里了?”

“他当天就回去了呀。”

“什么时间?上午下午?”

“我就是半夜12点不到一点到家的。他回你们家的路程,跟我差不多,最晚他到家也应该是12点吧。”

“你们去哪里游玩了?”她提出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她是一定要提的。我却支吾了,能说去了鬼村吗?本来是可以说的,但由于这一趟受了惊吓,遇上怪异的人和事,特别是胡多多提到过最好不向任何人提起我们的旅程,所以我还是有顾忌。

我就谎说是去了卧龙看了看大熊猫而已。

穆佳玉的脸色很不悦了,很严肃地瞪我一眼说:“我来时以为你会实话实说,没想到你是个谎言专家呀。”

“为什么这么说我?”我愣愣地问。

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说道:“我收到了多多的微信,说他跟你去过你们的老村子,他叫我有什么问题跟你联系,一切由你来回答。”

我更不解了:“怎么,胡多多几天没回家,但他又给你来了微信?既然他能跟你联络,你为什么不在微信上问他的下落?”

“我问了,可是他不再回答。”穆佳玉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他既然叫我跟你联络,叫我有问题来找你,我当然来找你了,现在请你回答这些问题。”

我终于意识到因胡多多失踪,我身上可能背上另一层嫌疑了。

“玉女,你不会怀疑我,对胡多多做了什么吧?”我试探地问道。

“对,如果胡多多的失踪跟你无关,为什么他叫我到你这儿来找答案?”

我感到浑身发热。

如果胡多多遇上不测了,我岂不要成了头号嫌疑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