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神瞳校霸
神瞳校霸

神瞳校霸 相晓云溪 著

完结 张子涵杜子长

更新时间:2021-10-21 10:56:45
主角是张子涵杜子长的小说《神瞳校霸》此文是相晓云溪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不小心成老大,傻里傻气闯天涯。 “你不要逼我,乖乖男也是有底线的。” 这是一个校草逆袭的故事。 “我就是爱你,咋的啦,我是校花我做主!” 这是一个花样美女泛滥的季节。 生命如花,家国是花,且看主人公如何护花,齐家,爱国,平天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小伙子,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哦,不,不,不,是一天没有吃饱饭啦。” 望着老丐充满祈求的眼神,杜子长略一迟疑,便将身边的十块钱又交给了他。 老丐大是感动,又是仰天长叹,“这个世界真的还有好人哪,好人一生平安!” 杜子长向老丐展颜一笑,“谢谢老伯!”他授人钱财,反而向人道谢,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到了学校,他不得不主动向洪亮打招呼,洪亮倒是很大度地一挥手,“子长,咱们是同学,干嘛那么认真呀,明天,明天只要你带来就成,至于利息嘛,咱也不缺那点小钱。” 杜子长很是感激,他虽然经常听说有人向洪亮的亮龙会借校园贷,结果积重难返,有不少人不得不加入了亮龙会,受他的控制,更有不少人多方筹款,也是难以支付高额的利息。看来,那些传言都是假的吧。无论如何,自己明天一定要将十块钱还给洪亮。可是,万一那老丐再向自己讨要呢,那又该怎么办,不会的,他一定不会再出现的,哪有一个乞丐会死盯在一个地方啊,那些电影里的乞丐全部是四海为家的啊。即使是万一再遇上他,自己也可以跟他商量啊,等还了洪亮的校园贷,明天再给他。这样一想,杜子长总算心安理得了。 只是,杜子长怎么也不会注意洪亮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那一抹笑意。 当天回家后,卫玉珍便关切地问,“子长,这两天你的脸色好像不对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杜子长勉强笑笑,“妈,没什么,我很好啊,可能这两天学习任务比较重吧,嘿嘿,有点紧张。” 卫玉珍嗔怪地说:“傻孩子,学习紧张更要注意身体呀,呶,给你十块钱,去买点饮料,提提精神,别给我累趴下啦。” 杜子长有点扭扭捏捏地说:“妈,你,你就会宠着你儿子,这样下去,他,他会变坏滴。”说归说,他还是伸手接过老妈手中的十块钱,感觉异样的沉重,“妈,等我以后能挣钱了,一定加倍地补偿你们。” “又胡说八道了不是,有哪一家的父母是要儿女补偿的。”卫玉珍大笑,“乖儿子,只要你以后给老妈我挣脸,老妈我比什么都高兴。” 杜子长接过老妈手中的钱,几乎是逃跑一样地离开了家,一路上他一直在想绕开那株老槐树,可是,一个信念却是异常的执着:杜子长,你就是一个懦夫,不敢面对那个孤苦的老伯,你是在逃避!没有一点担当,算什么男子汉! 然而,当他远远望见那如一片云霞一般的老槐树时,心里却又在暗暗祈祷,老伯啊,你今天最好不要再出现,算我求您啦,明天,等海星超市开门了,我一定给你要几根火腿肠来,再用我挣的钱买两瓶啤酒,我陪你好好地干两杯。 虽然杜子长在心中设想了无数个场景,但是,当那个憔悴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时,看着他满脸的绉纹竟然比老槐树还要粗糙三分,秋日清晨的风已经有了些微料峭的寒意,老者竟然有点瑟瑟发抖。 他忽然心里一动,自己虽然有点困难,但是与眼前的老伯一比,又何止生活在天堂之中呢?自己有爸妈的爱,有同学们的关怀,老伯却是一个人孤孤零零,每天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与自己一比,他更需要关爱。 所以,这一次,杜子长不等老丐开口,便主动将十块钱塞进了他的手里。 老丐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却并没有说什么。 到了学校,杜子长主动找洪亮打招呼,洪亮依然很大度,大手一挥,“没事,子长,不过,咱丑话说在前边,以后我可是要收取利息的哦。” 杜子长只能唯唯,“应该的,明天我会连本带息一并还给你的。” 洪亮笑笑,笑的意味深长。 接下来的几天里,杜子长每天早上依然从母亲手中接过沉甸甸的十块钱,虽然他下定决心不再给那老丐,但是,每当他经过老槐树时,只要面对老丐那沧桑的脸,他所有的坚持便化成了一缕秋风,荡涤得无影无踪。他对老丐的态度竟然越来越诚恳,对于没能多给老丐一点钱而心存愧疚。 不过,到了学校以后,他不得再一次向洪亮说好话,打保票,洪亮倒是很泰然,一直到第十天,洪亮忽然一改以前的和颜悦色,正式通知杜子长,他所借的十元钱连本带息,外加滞纳金已经变成了五十多元,而且,三天内必须边本带息全部还清,否则,后果自负。 杜子长吃了一惊,他实在没有想到,短短的十天,自己所借的十块钱竟然变成了五十多,而更让他吃惊的是洪亮最后那一句“后果自负!”这让他想起了种种关于校园易贷的传说,不禁不寒而栗。他下定决心,明天,无论什么情况,也不能再将老妈给的钱给那老丐了,不就是五十多元钱吗,一天十元,厚厚脸皮,大不了一个星期也还清了,自己如果再遇到那老丐,好好跟他说说,想来他也不会再要自己的钱了。 这样一想,他也就释然了。 然而,当他再次经过老槐树时,看到明显比十天前精神得多的老丐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将钱塞进了他的手里,甚至于都没用老丐向他看一眼。他的动作娴熟,一如他从老妈手中接钱一般。 这一次老丐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那一句,“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啦,求求你给我一点钱吧。” 杜子长却很是感慨地说:“老伯,我只能给你这么多啦,您将就一点吧,明天,我再想办法给你!”他只能苦笑,自己授人钱财反而觉得良心不安,可以说是大大的另类了。 到了学校,洪亮一行人立即围上来,杜子长心里发怵,然而,他还是很淡定地向他们保证,从明天开始,每天十元,只到还清为止。 奇怪的是,洪亮居然再次相信了他,不过,最后还是摞下一句话来,“杜子长,明天,我不想再听你说同样的话。” 明天,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杜子长在心中暗暗地想。 当朝霞又一次映红了老槐树那巨大树冠的时候,杜子长紧紧地攥着老妈给他的十块钱,心里打定主意,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将这钱送给老伯了,老伯啊老伯,但愿你今天能遇到有钱的好人,那样的话,就不用我来帮你啦,嘿嘿,有钱的,好像没有好人吧,杜子长又一次自嘲地想。 当老丐那个佝偻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杜子长面前时,杜子长竟然笑了,自己说的没错,有钱人,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好人,老伯这样的弱势群体在那些有钱人眼中,就是这社会上的一抹污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又能有谁愿意来帮助他呢? 没有人帮助他,老伯只能忍饥挨饿,他一大把年纪,老态龙钟,也许自己的十块钱就是他唯一的生机。 可是,自己的十块钱也有大用处呀,如果今天再不给洪亮,可怕的校园贷便会像枷锁一样牢牢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以后的每一天必将是自己的噩梦。 噩梦与生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杜子长忽然很轻松地笑了,然后,他一脸真诚的笑容,双手捧着已经攥出汗来的十块钱,递到老丐面前。 “老伯,不好意思,我只能给你这么多啦,以后,你,多保重!” 老者一双混浊的双眼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小伙子,我知道你不容易,这钱你还是留着吧,我老喽,贱命一条,也没有什么。” 杜子长没想到老者竟然会婉拒自己,但是,他却从老者口中听到了深深的无奈,这反而更增加了他的执着,他硬是将钱塞进老者手中,诚恳地说:“不,老伯,这钱虽少,也许,它对于有钱人来说,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载烟蒂,是他们随手扔掉的一块点心,它不能为贵妇增添一点光彩,甚至于它掉在地上,那些富二代都不会看上一眼,可是,老伯,它却是我的全部家当,我知道它不能为你带来真正的温饱,它只能为你解决暂时的困难,但是,老伯,我真的尽力了,请你原谅我的无能,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是的,我们的明天一定会很好的!” “明天会很好的!”老者喃喃地说,然后,他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小伙子,你是一个有情人,一个好人!” 杜子长笑笑,“老伯,你也是,好人一生平安!” 可是,本来一生平安的杜子长却遭到了洪亮等人的逼迫,杜子长知道现在他无论说什么好话,也不会管用了,所以,他一改以往温顺的做法,开始以他多年长跑练出来的敏捷身手,与洪亮等人展开了大周旋。 在周旋了三天之后,当然了,这三天,杜子长依然每天十元钱恭恭敬敬地递给老丐,不名一文的洪亮终于恼羞成怒,他愤怒地对杜子长发出了最后通牒,明天再不给钱,一定要亲手废了他! 谁都知道洪亮发起狠来一向是说到做到,真正的一言九鼎。 尽管杜子长暗下决心,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再将钱给老伯了,到了明天自己再向家里要钱给他,毕竟自己确实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但是,当他经过老槐树,看到老丐的眼神竟然有点熠熠其华时,说明他这半个月来,他的身体有了大幅度的改变,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将钱塞进了他的手里。 是啊,经过了这半个多月的小小调养,老伯的身体已经大见好转,走起路来也不似以前那么老态龙钟了,自己怎么忍心在这时候让他再次陷入饥饿交迫之中呢? 这一次,老丐居然破天荒地摆摆手,“这钱你也不容易,还是自己留着吧,给我一个糟老头子,也没有什么用处。” 杜子长笑笑,“不,老伯,我很好,我也希望你好好的!”他说完转身就走,身后隐隐传来老丐那颤抖的声音,“小伙子,遇上你是我今生的缘!” 第五章有情天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