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三寸季年不忘君
三寸季年不忘君

三寸季年不忘君 果子酱 著

完结 霍司宸安景汐

更新时间:2021-09-20 14:27:46
《三寸季年不忘君》作者:果子酱,都市类型小说,主角:霍司宸安景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三寸季年不忘君》是作者果子酱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霍司宸和安景汐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图片里,清一色的没有一个女人,但是那些男人却像女人一样,摆弄出撩人的姿势,甚至还有一些双人照,多人照,他们相互摆弄着身体,在略微昏黄的照片里,引领着引人遐想的动作。我死死的咬着牙,仍旧暗示自己没关系,谁电脑上还没有点这东西,我自己白天不也刚看过岛国片吗,虽然我看的是男女对战的。而下一秒,当我点开照片最下端那个视频的时候,胸膛里蓦地涌出一股酸腐的气息,与此同时,之前所有的自我安慰都瞬间化成一抹血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站起来,我说帮她去收拾收拾房间,逃一般的进了客房,我怕我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我想象不出,如果她知道了我和莫凡的现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又是否能够承受的了。

客房收拾到一半,婆婆走了进来,她一手拿着自己的手机告诉我莫凡打过来的,一手拿着我的包,说刚才有人按门铃,结果包就放在了门口。

我愣了下,忙问她有没有看到谁送来的,她摇了摇头。

那天我被霍司宸带走后,包和车都留在了现场,应该是那个姓白的女人处理的这件事,至于我那辆车现在什么状况,我还没来得及去管。

接过电话和包,婆婆理解般的帮我把客房门关上。

“喂,小汐……”

“有事吗?”我语气冷淡。

“没,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死不了,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挂了。”

不想听到他的声音,我恶心,不过心里却暗自嘀咕,我前脚刚出院,他就打来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安排了谁在监视我。

其实如果可以,我是想帮蓝宇转院的,让叶北继续做蓝宇的主治医生,我是疯了才会那么做。

可是西城医院在锦城来说,是一家比较好的私立医院,按说私立医院的费用都比较高,但是它却给我减免了很多费用,不然这么久了,我也不可能能支撑费用到现在。

如果真的转院,我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前后的路都不好走,我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莫凡这会听到我说的却急了:“小汐,你先别挂电话,那个,我妈听说你病了,非要来照顾你,你也知道,她心脏不好,咱俩的事你先别说,好吗?”

突然一下,我心里又涌上一番酸水,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压低声音跟他吼:“你知道她受不了,你让我替你瞒着,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知道你那些事的时候能不能受得了,莫凡,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再说了,你如果真的怕她受不了,为什么还特意打电话,把她叫来?”

“我......”

莫凡被堵得无话可说,我冷笑。

莫凡啊莫凡,你对我还真是上心,知道我生命中最看重的是什么,就打算用你妈来给我打感情牌。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之前对你好,对你白般顺从那都是因为我爱你,可以不爱你,我还会对你有任何不舍吗?

我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继续说:“你要是真的替你妈着想,我们就找个时间,好好谈一谈。”

“好……”

我知道莫凡憋着一股气,这种猎物脱离把控的感觉不好受,他又想说什么,我直接挂了电话。

看到手边的包,我从里边翻出了自己的手机,充上电,结果刚一开机,里边就传进来好几条短信和未接提醒,大部分是诺言的。

原来那天他去壹号公馆前给我打过电话,也发了短信,但是我当时已经被霍司宸带走,并没有看到。

她说彭子阳给她打电话,有点急事,让我别担心,可是那一去,却差点毁了她的一生。

我看了看时间,给她打过去电话,结果手机关机,我心里有点空,只能上微信给她留言,让她开机后给我回信息。

想着这几天过的日子,我胸闷的厉害,草草吃过晚饭,回了屋。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曾经的往事在脑袋里不自觉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让我心乱如麻。

当初莫凡追我的时候,我是抗拒的,因为蓝宇,因为我爸,我真的不想把其他人扯进这种负担中,可是他却告诉我,他会跟我一起等我爸恢复,他也会跟我一起等着蓝宇苏醒,因为长久以来缺失的温暖,我彻底爱上了他。

可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跟叶北勾搭在一起的,是跟我之前还是之后?

如果按叶北回国的时候来算,莫凡应该是先追的我,可是他应该很久之前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了,毕竟那晚发现的那个视频上,他的样子还像个学生,那叶北在这里边又是什么角色?

叶北跟霍司宸又是什么关系?

我不明白,就算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了,而想不明白的结果就是我失眠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着。

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我出门,看到婆婆穿戴整齐的在客厅坐着,而她身边放着两盆盆栽,土洒了一地。

我认识那个,是书房的那两盆绿色植物。

“妈,你这是干什么呢?”

脑袋有点疼,我按着太阳穴,一边问,一边往厨房走。

从昨晚到现在一点水都没喝,胃里有些不舒服。

可她却突然冲向我,拉住我的胳膊,“小汐,你还记不记得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跟你和小凡说过什么?”

我看着婆婆,没懂她的意思。

她立刻气急败坏的拉着我走到那花盆前:“你说你们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这都结婚一年了,是不是也该准备准备要个孩子,可是……可是你们为啥还用这玩意呢,还有,把这东西放花盆里,你们怎么......”

我看了眼土里翻腾出来的东西,瞪大了眼睛。

塑料质地的筒状物,里边还有白色混杂着土的乳状物。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想再多玩几年,还有什么丁克马克的,可是莫家就小凡自己,你爸走的又早,他死前啊,就跟我说,生了孙子给他捎个信,他也可以安心地去投胎,可是我就怕啊,就算我跟他......”

“不是我用的。”

我冷冷的打断婆婆的话,全身都在打颤。

婆婆愣住,“什么?”

她不明白,我更加不明白。

莫凡迫切想要跟我生孩子,他自然不会跟我用这个,可现在看来,那乳状物还是湿的,而我也就前天晚上和昨晚没在家,难道叶北在我家过了夜,还跟莫凡......

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我猛然蹲下,拿起花盆就摔在地上,拿起旁边的翻土铲子一顿乱搅,一,二,三......

两个花盆竟然翻出来将近十个,有两个是湿的,有几个已经完全干了。

“小汐,你这是......”

“那是你儿子跟别人用的。”

我大声打断她,心里闷的要命,怪不得那晚听到他在书房自慰我什么都没发现,怪不得他总跟我说,我不适合养植物,从不让我碰这个,他竟然......

变态,他就是个大变态。

“不可能!”

婆婆直接否认,将我从地上拉起来,劈头盖脸的就开始数落我,“小汐,说什么话都要证据,小凡从小就听话,他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

“我有没有没跟他用过,我自己能不知道吗?”

说完我直接跑进书房,植物,自.慰,叶北,视频,蛇尾纹身,电脑......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全是这种字眼,混乱的神经让我整个人都有点眩晕。

我满书房的翻,却什么都没发现,婆婆跟上来,开始不依不饶:“就算不是你用的,你也不能就这么冤枉我家小凡吧,说不定是你不行害的我家小凡欲求不满呢,想想也是,一个有妈生没妈养的女人,除了撒泼打滚还能知道啥。”

“啪”。

书架的书扔了一地,我狠狠的看着她,积压的情绪不断的翻滚,什么儿媳妇当女儿养,什么帮我教训莫凡,全是事情没发生时的夸大其词,等遇到事,变脸比谁都快。

但是我还要克制,不把气发在老人身上。

“妈,做人要讲良心,到底是谁出轨你自己问问你儿子就是了,何必说话这么狠毒。”

“狠毒,那能有你狠吗,结婚之后,你就开始吃我家小凡的,喝我家小凡的,还带着个要债的,每个月都要小凡往里搭钱,你但凡有点良心,都应该对我家小凡好点,我告诉你,离开我家小凡,你连要饭的都不如。”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