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帝王宠:倾国皇后
帝王宠:倾国皇后

帝王宠:倾国皇后 翎羽菲 著

完结 小姐翠茹

更新时间:2021-01-01 16:03:01
《帝王宠:倾国皇后》由网络作家翎羽菲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姐翠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爱她如掌上花,却只能囚系身侧给予伤痛,将这份爱沦为沧海桑田。他爱她似水中月,却只能倚傍命运娶了旁人,将这份爱化成南柯一梦。“命运待我不公,我必逆天而行!”这是念馨瑶的不归路,她要将老天欠她的一一夺回。惑乱君心,颠覆江河,扭转乾坤,她能改变世界,却独独得不来一夜宠爱……他给的爱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一时利用?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翠茹翻了个身,鼻子吸了吸,身体犹如被招引一般的坐了起来,揉着眼睛下了床,心里疑惑着哪里飘来的淡淡清香?

只见海棠树下那张残破的石桌上摆放着碗筷,翠茹愣着出神,只听身后响起纤柔之音,“翠茹醒了?”

翠茹回身如梦初醒,心跳漏掉一拍,伸手接过念馨瑶手中端着的菜盘,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奴婢不该起得这般晚,误了小姐的早餐。”

念馨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脚下步伐轻得犹如踩在棉花上。翠茹放好菜盘便回身去扶她,生怕她一个不稳便踉跄跌倒,念馨瑶纤瘦的手指软软的搭在翠茹的掌心里,一步一生莲的走到石桌旁坐好。

倦若无骨的说道,“快坐下,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玉兰花溜肉片,还有玉兰花糕,这清粥也是用玉兰花熬成的。”

翠茹站在桌边不敢坐,凝视着念馨瑶的眼眸已经含着水雾,“小姐……”

念馨瑶一伸手便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的石凳上,“整个玉林国都不知道我的存在,这念府上下也没人承认我是三小姐,爹爹让你前来伺候我,我只怕苦了你!我在锦华山的尼姑庵呆了十年,早已习惯清苦,你却……”

翠茹赶紧跪身在地,心里感动之情犹如开闸的潮水肆意泛滥,“能伺候小姐是奴婢的福分,这棠花南院虽然简陋,却被小姐善待的心填补,翠茹为能找到如此善良的主子而满足。”

念馨瑶俯身扶起翠茹,“这里只有你我,也不必以主子下人相称,你比我年长三岁,给馨瑶当姐姐吧,馨瑶虽然有两个哥哥,却不相往来,形同于无亲无故,馨瑶一直期盼能有亲人袒护的温暖,不知翠茹愿不愿意?”

念馨瑶眼眸晶莹,闪动着水光,祈求的看着翠茹。

翠茹想都不想,展开双臂便抱住了念馨瑶,“怎会不愿,翠茹几世修来的福分能给小姐当姐姐,小姐放心,翠茹一定会誓死保护小姐的!”

念馨瑶搭在翠茹肩头的小脸风云变幻,原本晶莹含水的眼光不见,闪动着得逞的雀跃,心里暗自想着,还是女子最为了解女子,知道唯情方可拿捏,自己稍显柔弱便会博得翠茹的同情,从此翠茹便成了自己养在爹爹那里的眼线。

念馨瑶倒也没有别的想法,爹爹不待见她,她也向来不将丞相府当成家,眼下她只想给自己寻条出路罢了,总不能一辈子被囚禁在这个四方井底般的院落里了此残生吧,念馨瑶心里隐隐的恨着,不清楚为何会遭受此番待遇,念府上下视她如空气,没有人肯告诉她缘由。

念馨瑶轻轻的推开抱着自己的翠茹,甜甜的说了声,“姐姐用餐吧,凉了不好吃!”

巳时一过,翠茹准时回到棠花南院,步履踌躇不安,念馨瑶听着脚步声便知道翠茹心中的犹豫,靠在树下的竹榻上没有动,眼睛看着手中的书卷,心里却在祈祷。

只听翠茹轻叹了口气,终于加快脚步进了院子,念馨瑶暗暗舒气,除非翠茹自愿帮她掩盖,否则自己则是寸步难行。

“小姐,当真要出府?”

念馨瑶放下手中的书,倦倦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姐姐帮我!”

翠茹被她说得一阵心酸,当下怜惜起念馨瑶,却又不放心,“前日陪小姐去南山,小姐不顾危险的爬到树上,翠茹还以为小姐在山中十年身体矫健,谁想小姐是意气用事,最后竟从树上掉了下来,若不是得人相救……小姐这般体质让翠茹如何放心?”

念馨瑶起身拿过翠茹手中的下人衣服,“这不是让你偷了男装来,我发誓绝不意气用事,定好生保护自己!”

棠花南院位于丞相府最里侧,是个无人触及的空间,穿过一旁的树林便是高高的院墙,此处院落极为清幽的另一个原因则是背依青山,相隔溪水,寻水东流便可步入南山玉兰花海。

念馨瑶看了看高高的院墙,又看了看一旁满脸发难的翠茹,走到一颗大树下伸出了手。

翠茹瞬间明白她的用意,上前阻拦道,“小姐又要爬树,难道忘了……”

念馨瑶轻轻推开她的手,“放心吧,这次我小心点,一定不会不慎跌落的!”

翠茹伸着双手在树下跟着念馨瑶的身影移动步伐,做好随时接住她的准备,念馨瑶战战兢兢的沿着横出墙外的树枝朝前走去,两手展开保持平衡,身体无法自控的左摇右摆着,翠茹看在眼里屏住呼吸,感觉若不是紧抿双唇,心脏能飞出身体。

豆大的汗珠顺着翠茹的脸颊流下,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只见念馨瑶演杂技一般的走到了探出墙外的位置,竟回眸朝翠茹露出胜利的微笑来。

“小,小姐,小心,小心点!”翠茹已经紧张的结巴了,一句话让她说得断断续续。

“放心吧,第一次作为铺垫,难免会危险一些,以后再出去就简单了。”

这话说得翠茹惊心,看来以后的日子都要在提心吊胆之中度过了,虽说没人关心这个三小姐,但她毕竟是丞相之女,丞相有令不得让她离府半步,若是让人发现可怎生是好?

念馨瑶似乎看出她的忧虑,安慰道,“院外乃是南山后山,无人跋涉来此,形同于空山一座,不会有人发现的。”说罢不紧不慢的解开事先系在腰间的粗绳,取中的绑在粗壮的树枝上,手一抛,粗绳便贴着高墙垂到院外,然后反身谨慎的向下爬去,一张兴奋的小脸临要没过墙头的时候,还不忘朝翠茹俏皮的眨眨眼睛。

念馨瑶舒了口气,终于离开了翠茹的视线,两手一松,人便从两米多高的地方跳落下去,还没等雀跃,腰间便被利器抵住,念馨瑶盯着墙面上反射出的银白光芒,不用猜也知是剑锋。

凝神听着身后的呼吸声,细细辨别之下至少有四个人,念馨瑶怪自己光顾着兴奋却忽略了周遭环境的变化,紧蹙着眉头分析着当下自己的处境,马上识时务的举起双手,“这位大侠,我乃是下人一名,不知何处得罪了大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