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桃花遍地美男艳:风月传奇
桃花遍地美男艳:风月传奇

桃花遍地美男艳:风月传奇 白月流火 著

连载中 杜钟灵

更新时间:2021-12-06 09:44:37
《桃花遍地美男艳:风月传奇》作者:白月流火,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杜钟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竟然成了穿越一族?架空历史,借尸还魂!皮相不错:美女一个身份不错:当朝公主环境不错:女权至上可是,但是,可但是:这身体原先竟然是一女!男子见了就躲,小孩见了就哭.没事儿出门遛弯儿都能差人抗个美男回来.一次霸王硬上弓之时,让人给推了一下,一头撞树上,香消玉损,完了我就穿来了.立誓要改变现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听完他所谓请求,竟然是想今后也留在府中。这就奇怪了,难道他家中无人?可他的言谈举止,绝对不是普通的布衣一族。不仅受过教育,八成是饱读诗书,而且为人很是精明,经过下午的接触,我完全肯定他这个不简单!观察人心里十分透彻,怎么说我也是学工商管理的,人际交往一类的算是专业范畴,面前的人儿正是这方面的高手。 我目光一转,紧紧的盯住他的眼:“我说的那些话,你全信了?不觉的是另有所图?” 扶苏用手轻轻往前走了一步,美目毫不退缩的望着我:“既然公主这么说了,小人就相信,在我们这些人面前,想必公主也不屑耍什么手段才是。方才小人的请求,您答应么?” 太近了,危险,我不着痕迹的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杯菊花茶,喝了口:“你不想出府么?依你的头脑跟相貌,出去了一样能风生水起,想要找个好的女子嫁掉也并非难事,恐怕人多的会踏破门槛。” 优秀如他,跟了公主这么长时间,若是用些手段,并非一点出去的机会都没。现在看来,他到是宁愿的呆在这公主府中,是为了什么呢?当然,若是大美人愿意呆在这府中,我是求之不得的,功用极大啊:养眼明目,心情舒畅,吃饭下饭,喝水下水,活血化瘀,呃化瘀估计不大可能。 “小人既然已经是公主的人,这辈子便诚心诚意的服侍公主,不作他想,还希望公主能成全。” “是么?”有些狐疑的看着他颠倒众生的脸,哼,我才不信你是为了洁身自好才呆在这府中的。 扶苏没有回话,莞尔一笑,修长的手指抬起,拉起腰间系着的衣带,白色的上衣滑落,露出白皙的胸膛,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光滑的泛着晶莹的光。然后他又是一扬手,头上挽着的黑发瀑布般散了下来,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身子一下靠近了我,吓的我慌乱的抬起双手支住他的胸膛。 “小人这就给公主看诚意。”红唇倾吐,在我耳边魅惑的说着。 不行,太刺激了,STOP!我心中呐喊,全身的防疫机关全开,虽然我也是花痴一族,看见美人没抵抗力,但也绝不会见了两面就能跟人这么亲密接触,况且他完全有接下去做的趋势,我可是承受不了啊。 脑子是这么想,但身子却被惊的一动不动,忘了反应。 扶苏的双手轻轻的覆上我的我腰肢,低下头在我耳边私磨,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我陷入老人一片混沌。 “公主” “主子,影春有事禀告!”突然地声音让我的精神有了片刻回笼,而扶苏仍旧激烈的吻着我。 见屋内久久没有回应,虽然怕打搅了主子,但事情紧急,所以影春又将声音放了大禀告:“主子,于公子的伤势加剧,大夫说是恐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我身子一僵,失了的魂终于归位,吃力的推开扶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用手摸了脸颊,果然是很烫!啊,虽然说之前有过打KISS的经验,却没有一次这么甜美,让人完全陶醉其中。 “进来吧。”我尽量平静的回答,而后仓皇的朝门前走去,生怕再看见他的脸,会羞得想找地缝钻进去! 影春推门而入,看着我们俩一脸的红晕,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咬了嘴说:“主子恕罪,本不想打扰您,但是于公子伤的太厉害,今儿回来就开始高烧,人已经昏迷。请来的大夫说是伤的面积太大,体内又有积火,现在发烧也散不干净,有些危险所以奴婢这就” “他人现在安置在哪儿?”听了影春的一番话,我完全的清醒了过来,那孩子竟然伤的这么重?早知道在路上的时候就应该多注意才对,我感觉前所未有的恐慌,第一天穿来,难道就要看见这样的情形? “回主子,是在吟风园。” 让影春在前面带路,一路紧跟着出了揽月阁,心里七上八下的,若是那孩子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是有一份责任的。心不在焉的走着,一个不小心,绊了一下,身子直挺挺的向前倒去,郁闷啊,事越多越添乱。 “主子!”影春惊叫一声,回过身想扶住我。 而我已经跌入了一个带着花香的怀抱,抬起头,正是扶苏。 “公主别急,天黑,要万分小心才是。”又一次闻到了他的气息,心里一慌,蹭的跳出了他的怀抱。 “多谢。” 吩咐影春继续带路,我在后面走着,依旧能感觉到身后紧盯着自己的视线,带着灼热的温度,搞的我心神不宁。 匆匆跟影春进了吟风园,付管事正在房门口等候。 “公主,您来了,于公子恐怕”付知盈面有难色,像这种事儿,之前定不会去专门请示公主的,这府中少一两个男宠是常事。有些大人过来拜见公主时,看上哪个,会私底下跟她讨要,作为公主府的管事,也是帮公主做了个顺水人情。可公主现在失忆,转了性子,一路上对这新买来的于秋又十分挂心,她思前想去,还是差人去带了信。 “伤的这么严重?”看见付管事,我也没停一步的向屋子冲去。付管事神色严肃的点了头,便没再多说,跟着我们走了进去。 屋中十分安静,能听见蜡烛霹雳巴拉燃烧的声音。圆桌边,一个白发老者在急笔写着什么,靠里间的床上,面色潮红的于秋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身边的小厮不停地更换着他头上的帕子。 我紧走几步来到床边,看着他一直紧皱的眉头,干裂的嘴唇,虚弱万分,本来青肿的面庞,因为发烧的原因更加狰狞起来。颤巍巍的身手摸了他的额头,我的天,这么烫! 一下慌了神,这地方也没有温度计,就刚刚那一下,我敢打包票绝对不下38°C。这温度,换做是在现代,也要紧急输液然后物理降温的,烧的时间太长,不但会引发肺炎,对脑子也是相当不好,再加上他那一身的伤,这下确实麻烦了。 “大夫呢?大夫怎么说?” 方才写东西的老者从我一进门,便随了过来,听到我问话,沙哑着声音说道:“这公子鞭伤面积过大,感染引起了发烧,一般说来是正常。但是公子受伤之前身子也比较虚,加上受伤后一路颠簸,食宿不善,体内的炎症激发,这烧才一直退不了。小人早些时间已经开了药给公子服下,并让人不断冷敷其额头,但是效果不佳。现在的状况来看,怕是撑不了多久,凶多吉少啊。” “发个烧就治不了?”虽然一直高烧不好,但也没听过发一天烧就烧死了啊,这什么大夫?庸医 看到我一脸的怒气,老人慌张的谢罪,又解释说,不止是发烧,怕是于秋心中有结,没有生的**,所谓意识支配身体,也是他治疗的一大阻碍 这意思莫不是说他一心求死?这花季年龄的孩子都怎么搞的。 “不能再配别的要么?药效强点的!一阵见血的那种。”啊啊,我想念阿司匹林~ “这公主,是药三分毒,方才小人配的药力已经很霸道,再加下去的话,怕是毒多余效了!”老者一脸的为难。 我挥了挥手:“有的话就开,赶紧找人熬药喂他喝,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他副作用大不大?” 老者松弛的眼皮一紧,小眼登时精光乍现,拍着脑门子说:“是啊,小人为何没想到找一点?”说完便屁颠屁颠的跑去开方子了。 崩溃,崩溃的我想吐血绝对的智商问题。 低头看了看于秋,光用帕子冷敷额头不行,按说最好的方法是用酒精擦拭身体,但他这一身的伤,弄点酒精上去,不蛰的稀里哗啦的。但似乎也没有其他特好的方法,一下狠心,疼就疼下吧,挑重点的擦拭,先把烧退了才是,酒精还能清洁伤口。 “影春,赶紧找人拿瓶酒来,再一盆温水,干净的毛巾,咱们府中有什么外伤药膏没?有的话找最好的拿来!” 影春应了声,转身吩咐下人准备东西去了,付管事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劝慰道:“公主别太心急,这些事儿下人们操心就好,您自己头上也有伤,这么下去万一严重怎么成?先坐下来歇会!” 我脑子里都在搜罗降温的方法,听见她的话也就慌乱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自顾自的回忆起来。 “公主头上有伤?”一直在身后的扶苏惊诧的看着我。 不自觉的摸摸头,嘶疼,还肿着呢,晚上吃过饭临去牢房的时,影春给我上了药,这伤口被头发挡着,我想着一直用白布包,倒是不利于伤口张合,便非把包着的布拆了下来,大眼一看,确实看不出来有伤。 “呃是,撞了下,没什么大碍。” “为何受的伤?”扶苏伸手欲摸我的头,想看伤口。 我不着痕迹的低头躲了过去,朝解释说道:“不小心撞得,现在还肿的厉害,一碰就疼。”总不能说我强压小男未遂,被推树上了吧,况且犯人还是躺在这的于秋。 扶苏原本担忧的神色僵了一下,收回在空中停顿的手,恢复了他惯有的淡泊笑容:“小人冒昧了,公主身体要紧,还是听付管事的,坐下来休息下为好,万不能加重伤情。” 扶苏此时心中一阵纠结,低头看着自己刚刚伸出去的手,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对公主一向遵从,公主爱他的面相,比起其他男人,对他算是宠爱有加的,但仍将他一并关于牢房之中。留在公主府也是为了。可是今天,他觉得自己像自己了,方才在揽月阁一如平常挑逗公主的时候,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她环他脖颈的那一刻,他的心竟然猛然一窒,之后便抛弃了理智的对她深深亲吻。 “我真是疯了”扶苏嘴唇缓缓勾起一抹说不出的自嘲,回首望着木窗外皎洁的月色,银白的月光透过窗子洒满全身,若似惊鸿一瞬,一片芳华。 正在我从床头走到床尾,又从床尾走到床头的时候,吩咐下去的东西影春已经带人拿了过来。 “公主,这些老奴干就成。”付管事伸手去接毛巾。 “别别,这个还得按比例调配下,我来!”说完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嗯,比例先小一点,给他负担太大就画蛇添足了。 将酒倒入盆中,稀释搅匀,拧干后回到床边,暗暗给自己打气:Fighting!第一次充当白衣天使,责任重大,千万不要出差错才好。咬咬牙,手脚麻利的开始给他擦身子。擦额头的时候还好,只是呻吟了几声,看起来反应不是太大,但擦到了脖子下面,只感觉手下的身子一震,于秋的眉头紧皱,嘴中断断续续的低吟增加,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滑下。 我看着着急,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公主,我来吧。”扶苏的身子靠过来,没等我回神便夺过了毛巾,快速的擦拭起来:“酒精下去伤口极痛,擦得时间越长,他受的罪就越多。” 我侧头看着他的面颊,一阵恍惚,完美的轮廓,浓密的睫毛,如雪山之莲,醉了人心动了春意。让人忍不住呃,自我唾弃了一下,擦了擦马上就要留出来的口水,都什么时候了,还犯花痴,该打! 佳人在怀 “公主,请在差个人帮小人撑一下这位公子的身子,要擦后背。”扶苏回头看向我。 “啊?”突然的话让我一阵哆嗦,恼着自己半途跑神:“我来就好。”说完绕过他来到床头,支起于秋的后颈,和扶苏一起缓缓翻转他的身子,让他侧躺着枕着我的腿。 扶苏饶有意味的看了我一看,然后倾过身去接着手中的活儿。 “影春,多拿湿过两个帕子来。”接过帕子,敷在于秋的额头,另外的两个折好置于腋下,这是物理降温的最佳位置。一屋子的人打水的打水,拿药的拿药折腾了半天,扶苏也在不停地擦着,次数多了,于秋的呻吟声便弱了下来。看着腿上的人儿渐渐安静,身手又试了下温度,果然退了些。 一旁的大夫过来又瞧了瞧:“嗯,这热能慢慢退下就好,公主宽心,后半夜再喂一次汤药,说不定是有转机渡过一劫。” 我点点头,大大的喘了口气,腿头坐麻了。 “主子,您还是去休息吧,这边有人守着,看着样子是有些希望,您一直在这也是干等,萧公子也累了半天了。”说着看向床边的扶苏。 他轻轻挑了下柳眉:“小人不累,倒是公主,是应休息了。” 付管事也在一旁附和,这么半天确实累了,现在烧退了点,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去,疲惫扑面而来。 “好,我先回去休息,有事儿的话一定通知我。” “老奴知道,影春,好好伺候公主回去就寝。”付管事吩咐着。 我将于秋的头慢慢的移到枕头上,揉了揉双腿,被影春搀着起了身。正准备走,突然想到那美男还没安排,这么晚,让他回沐雪园似乎有点太远了,那园子在公主府的大后边,离花园最近,而这吟风园倒是离揽月阁近,是专门安置阁中的下人小厮的,便于干活儿。 “扶苏,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既然都是男宠了,一间屋子住着没问题吧?我是无所谓,原来和同学一起去旅游爬山什么的,晚上一群人打牌打到半夜,最后都是睡的哪儿都是,没那么多忌讳。况且是还是个大美人。 可这话出去,又是吓的一群人干瞪眼睛,怎么搞的,不是说那公主整天找小男人陪么?我心里嘀咕。 站在那的扶苏也是猛地抬起了头,她竟然让自己跟她会揽月阁?难道是要侍寝?可她明显是一脸疲惫的表情。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