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红糖姜水 著

连载中 福晋凌厉

更新时间:2021-01-02 21:41:31
主角是福晋凌厉的小说《医女倾城:皇子盛宠》此文是红糖姜水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飞机坠毁的二十一世纪医学博士,穿越到青家不受宠的嫡女身上。 为救父亲,她悬崖采药,却被妹妹亲手推下山崖,只为夺走进宫的医女资格。 青宁冷冷的勾唇一笑,她可不是懦弱原主。 什么医女! 她不稀罕!看她一个受宠的庶女,如何咸鱼大翻身!发家致富! 福晋重病! 看她如何分分钟,手到病除!...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青宁见状,拉了青玉岩的衣袖。 “妹妹还小,怎么也不应该赶出府去,就打顿板子就行了。” 青玉岩闻言叹了口气,愈发觉得自家闺女懂事体贴,丝毫不让父亲为难。 他招了招手,说着:“也罢,我就先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先饶了你。” “但是这顿板子却是绝对不能少的。” “给我拖下去,狠狠地打!” 说罢,他摆摆手,像是不愿意再见到青礼一般。 青礼吓得腿一软,这五十大板一打下去,她不死也得瘫痪。 青宁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 急什么,我的好妹妹,我还没玩够呢,后面收拾你的机会有的是。 这样想着,青宁听着身后传来的杀猪一般的声音,带着紫云悠悠闲闲的晃回了屋,一夜好梦。 第二天,就见紫云喜气洋洋地走了进来,像只快乐的小喜鹊。 “姑娘,姑娘,大家可都在夸你呢!” “哦?” 青宁懒洋洋地掀了眼皮子,乐了。 “夸我什么呢,说给姑娘我听听。” “你昨天救活了五王妃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大家都在说着姑娘是活神医呢!” 紫云说着,看见青宁要起了,连忙贴心地给青宁递了衣裳,喜滋滋地说着:“姑娘,要不咱们今天去街上走走吧,奴婢刚好也带你去听听,沾沾喜气。” “还是算了吧,从没听过上赶子赶着去听别人夸自己的。”她瘫在紫檀木芙蓉椅上,一副将睡未睡的模样。 汀烟阁 青礼躺在绣着缠枝睡莲的罗汉床上,疼的龇牙咧嘴得,连动都不敢动弹一下。 她自己默默地想着,青宁这个该死的,下次我一定要连本加利地讨回来。 想着,又扯动了伤口,疼的小脸上冷汗直流。 她一扭脸,冲着小丫鬟金穗骂着:“没长脑子吗,不知道下手轻点啊。” 小丫鬟登时垂下了头,也不敢辩驳只是默默挨着骂,手下的动作越发轻了。 别人不知道,她自己的主子自己可是清楚地很,这青礼平时在外面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但是却最是喜欢折磨下人。每每犯错,非打即骂,还总是喜欢用一些阴招,让你想要伸冤都没有办法。 小丫鬟彩绣急匆匆地跑进来了,“小姐,小姐,这白吴公子来了。” 自家小姐自小就喜欢那白吴公子,也是,那白吴公子风度翩翩,器宇轩昂,哪个姑娘不喜欢。就是因为自己知道了白公子来了,才眼巴巴地赶了过来,告诉姑娘这个消息,想着能在姑娘面前留个好印象。 果然,青礼听了,连眼眸都亮了亮。 她在心中想着,自己这才刚刚受罚,白公子就上门来了,难道这是心疼她了,专程来送伤药的? 青礼心中顿时变得美滋滋的,仿佛连自己这一身的伤都已经不疼了。 她想着,自己现在怕是动也不能动,不然一定要盛装打扮去见见白公子的。 她连声催促着:“彩绣,你赶快去前厅,听听他们正在说什么呢。” 彩绣得了命令,连忙一阵小跑跑了出去。 前厅。 青玉岩大笑,声音爽朗。 “白公子,有失远迎啊。” 白吴今日穿着一袭素锦白衫,腰间坠着一块青玉,体态颀长,很有些清雅公子的气韵。 他面色白皙,面如冠玉,此时却透着几丝红。他抬手施了一礼,恭恭敬敬,又带着一丝忐忑。 “白某今日是给自己提亲来了,还望青老不要嫌弃晚辈才好。” 青玉岩怔了一怔,说实话,这白吴是这京城中少有的青年才俊,礼部尚书之子,温文有礼,又是一个前程光明锦绣的青年。若是要给他做女婿,他自然是乐意的。 “这,不知白公子到底看上了我哪位姑娘?” 白吴笑了笑,带出几分少年的爽朗。 “实不相瞒,在下心悦青宁姑娘已经很久了。” 青玉岩听了,心中一片舒畅,想着,我就知道我这姑娘是个宝,看吧,这么快就有识货的人上门来了吧。又想着青宁的娘尚且还在世时,就和白吴的娘是结义金兰,当时还差点直接定了娃娃亲。如今这样看来,倒是了了青宁他娘的心愿。 想着青宁的娘,青玉岩一时感动,当即就答应下来。 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就开始上谈起订婚事宜。 两人相谈正欢的时候,彩绣却已经退了出来。 她登时就犯了难,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应该眼巴巴地上赶子去触这个霉头。 现在可好了,白公子要订婚的人是青宁,自家姑娘要是知道了还不得直接拔掉她身上的皮。 她想着,在雕花游廊处溜达着,迟迟不肯往回走。 能拖片刻就拖片刻吧,她这样想着。 “彩绣姐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姑娘在家里眼巴巴地等你,脖子都等长了。”金穗说着,跑了过来,一把拽住彩绣的胳膊就往汀兰苑走去。 两人才刚刚进了屋,就看见青礼一脸的盼望。 “怎么样,白公子在和我的父亲说什么啊?” 她想了想,面上浮现一丝娇红,说着:“他是不是听说我受伤了,所以特意来看我的啊。” 彩绣看着她惴惴不敢说话。 青礼察觉出异样,她重重拍了拍梨花木床沿。 “说,再不说把你的皮给扒下来。” 彩绣吓得猛然一抖,连忙磕磕巴巴地说着:“这...这...青公子其实是来订婚的。” 青礼看着彩绣的面色,心中已然已经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她咬了咬牙,声音带着一股子阴翳。 “说下去,白公子是要跟谁定亲?” 彩绣偷偷看了看青礼,声音都开始发颤,“回小姐话,是...是青宁。” 哗得一声,一杯滚烫的茶水直直泼向了彩绣,彩绣脸上立刻就烫出了一道红印子,苦着小脸不敢说话。 青礼死死地拽着床上的玫瑰色刺花锦被,恨恨地说着:“这不可能。” 她想着,这青宁的医术远远不及自己,这次她医好五王妃,一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白公子想必是听信了那些市面上吹嘘青礼的谣言,才会来找青宁订婚的。 青宁,我要你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