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悍妃来到:鬼王请出去
悍妃来到:鬼王请出去

悍妃来到:鬼王请出去 吃土 著

连载中 小巷子荣幸

更新时间:2021-01-20 00:16:01
完结小说《悍妃来到:鬼王请出去》是吃土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巷子荣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作为顶尖杀手,月轻狂在异世大陆重生。 惩恶仆,斗仇家,虐渣渣,月轻狂有仇必报! 欺负她的人,她必践踏回去,想杀她的,她绝不手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月轻狂的影子突然顿住,消失在一棵树后。 暗中跟在后面的柳玉儿也停了下来,眼中有些疑惑,那个丑女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一阵风吹过,树叶带着冰碴摩挲的声音有些诡异,柳玉儿抖了抖,心中发寒。 “丑丫头,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的,别躲了!” 月轻狂坐在柳玉儿头顶的树冠上,望着脚下的柳玉儿,只觉一阵好笑,从来到这里开始,除了千夜无邪,似乎所有人都和她有仇一样,她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命煞孤星?但是,若是没记错,她似乎和柳玉儿没什么深仇大恨吧,即便是柳玉儿故意找茬,她都没有回过她礼物,那么,现在又是为何? “小姐,别找了,回去吧。”柳二从一棵树后跳出来,眼中尽是无奈,那女子的速度连他都追不上,就算是人家出来了,难道等着被杀人灭口么? “你?你怎么出来了?混账东西,谁让你跟踪本小姐的!”柳玉儿俏面含霜,大声呵斥着柳二。 月轻狂弯起唇,有些人就是这样,就算你对她再好,她也未必会领情,足下一点,柔软的腰肢扭动,几个闪身便消失不见。她没有时间跟被宠坏了的小女孩玩,但是,她不介意给他们一点教训,就算她开始还很赞赏柳二,现在那点好感也被这两人磨光了。 柳二心中不是滋味,如果不是答应了家主将小姐安全带回去,他现在就该对那些死去的兄弟们自刎谢罪。 柳玉儿自知寻人无望,朝天翻了个白眼,这才理所当然的跟在柳二身后,朝着营地走去。 月轻狂精灵般的影子在这凌晨的微光下跳跃,一身的白衣似雪,若不是脸上那狰狞的印记,当真是个绝色的佳人,这一切都落入了另一个人的眼里。 月季秋正斜倚在树冠上,雪白的袍子上覆盖着雪花,似乎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 是她!就是她!终于等到了!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月,虽然知道等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想到,今天终于等到了! 若不是他不想冲进洛家多惹枝节,早便冲过去了,一个翻身,从树上翩然落下,带着一身的冰雪晶莹,却是无声无息。 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动让月季秋停下了步子,尴尬的红了脸颊,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串火红的果子,随意摘下一个丢到了嘴里。 月轻狂已经靠近了传说中的山谷,越是往目标处行进越是觉得诡异,若是真的有赤朱果,这一处的气息该是无比单一才是,但是,眼下的情况是…… 幽绿的眼睛在月轻狂的四周忽闪着,甚至可以听到喉咙滚动的声音,月轻狂沉下脸,野狼!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先是被野狼群攻击,现在赤朱果也长在野狼窝里? 一声微弱的人类痛呼声从前方传来,听声音似乎无比的虚弱,月轻狂眨了眨眼,这里面,还有人? 想到掉到冰窟的经历,月轻狂准备忽略这突如其来的痛呼声。 可惜,天不从人愿,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四周已经聚满了垂着舌头的野狼,月轻狂手腕一转,那把奇异的匕首便出现在手中,白衣蹁跹,足下踏出繁复的步子,不像是一场杀戮,倒更像是一场华美的视觉盛宴。 野狼倒也聪明,山谷口来时的路已经被层层叠叠的野狼阻塞住,几乎没有留下落脚的地方,若是想施展开就只能往山谷里面深入。 罢了,不经历生死怎么淬炼实力?权当作是一场历练便是。 月季秋一身白袍,就那么突兀的立于狼群之中,居然没有一只野狼靠近他,野狼甚至擦着他的衣角而过,却没有一只狼对着他张开口。 若是月轻狂此刻在他的身边定会发现他那微弱到近乎虚无的气息,这样的人,天生便属于黑暗,暗夜的王者。 望着月轻狂的招数,月季秋眼中闪过一抹赞赏,没想到在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她居然可以将月氏的功法修炼到这种地步,灵力的使用也是如使臂指,这样的控制能力若是被家族里的那些老怪物知道定会笑个三天三夜合不拢嘴。 再一次将匕首插进靠近的野狼额头正中,月轻狂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实战更加适合她的修炼之路,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手腕一挽,月轻狂又继续开始了杀戮。 野狼源源不断的扑近,月轻狂身体中的灵力几乎已经用完,完全是靠着身体的灵活和前世的经验在支撑。 正在这时,头狼似乎了发现她的后力不济,嗷嗷怒吼几声之后,狼群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 月轻狂的眸子深黯下去,既然出不去,索性便杀个痛快! 突然,一股奇异的香味冲进了月轻狂的鼻翼,清香悠然,小巧的鼻翼轻动,月轻狂有些疑惑,难道是赤朱果么?或者说…… 狼群闻到了这个味道,暴动起来,几欲疯狂,不止是对月轻狂的攻击更加激烈,甚至出现了两狼相斗的情况,月轻狂拧着眉,天材地宝出世之时是有异像,但是…… 一头红了眼的野狼从背后扑了过来,月轻狂不及躲避,月季秋眉头一皱,手指曲起,一颗小石头随着他的动作嵌入了野狼眼中,野狼哀鸣一声,轰然倒地。 月轻狂知道,如果不趁早查明,她迟早会支撑不住。 身形一闪,在手中匕首舞动的同时,朝着那味道传来的方向缓缓移去。 那是一个深幽的洞口,仔细看的话还能在洞口上方发现人工挖凿的痕迹,旁边还有些混杂着冰雪的新土,月轻狂眼神一闪,直接朝着洞里窜进。 洞口中只有一道几乎要消失不见的微弱气息,潮湿的空气混杂着那奇异的香味,着实有些诡异。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被铁栏挡在里面,衣服已经完全被血染成暗红色,嘴边还残留着血迹,看模样似乎是经过了一番大战。旁边两只体型巨大的狼尸提醒着月轻狂之前的战斗有多么惨烈。 小乞丐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月轻狂的靠近,唇角蠕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那警惕的眼和眼中深深的倔强是那般明显。 朝着山洞内壁打量,月轻狂拧起眉,味道是从铁栏里面传出来的? 那就是说,她若是想探个究竟就必须把这个铁栏打开? “没有赤朱果,是假的,假的。”小乞丐抿着唇,指着铁栏里角落的一处,那里有一个翻开的小木匣,木匣中的粉末洒落了一地。 月轻狂一怔,却是顺着那血肉模糊的手指看到了另一处地方,那匹还留有余热的巨狼脖子上的牙齿印记。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般倔强…… “你叫什么?”话一出口,月轻狂自己都讶异了,随即笑开,她为何这般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曾经的意气风发何在?! 小乞丐的眼中闪过一丝亮色,但随即又有些犹豫,伸手握住了那铁栏,“你……你走吧,这里不安全,这是个陷阱……我……我恐怕出不去了……” 声音越来越小,眼中的亮色也慢慢消散。 月轻狂的身上没有一点灵力波动,而且,她似乎是才战斗完的样子,一身的血迹和狼狈,怎么救的出自己? 月轻狂笑了,若是说刚刚自己还有些犹豫,现在倒是完全确定下来,自己要将这个小乞丐救出来。 手腕一转,那把奇异的匕首出现在手中,月轻狂毫不犹豫的朝着铁栏挥了过去…… 背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小乞丐,月轻狂面无表情的出了山洞,望着眼前的一地狼尸锁了眉头,是谁? 暗处的月季秋笑了笑,手指一弹,那串火红的果子激射到了月轻狂脚下,月轻狂没有去看那比赤朱果更加诱人的果子却是在第一时间朝着月季秋藏身的地方望了过去,“是谁?!” 月季秋一怔,眉毛上挑,她居然发现了自己的位置?便是比自己的实力强上一层的人都未必可以发现,她居然发现了?!太好了! 等了片刻,月轻狂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没有么?她明明感受到了那波动的气息,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小姐,这果子是好东西,比那赤朱果还要好,您……”小乞丐眼神发亮,直勾勾的盯着那火红的果子,没有一点掩饰。 月轻狂将果子拿在手里,“说说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